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人。素19-20
[ 2009-9-29 11:06:00 | By: 廖政权 ]
 
 

19

歌词曲   《知道》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上,也可能发生在你身边。

 

101  我家晚上    #

我说:“把n个人当成一个人来讲,这样他就讲得投入,对自己的心情就没有干扰,效果才好。”

国益:“就是这点,就白吃了别人一顿?”

我说:“有些事对一个人事说是一件非常非常小的事;但对另一个人可能就是非常非常大的事,所以说一个人要从不自满。”

国益:“你还真是把生活中的一些小事都当成了学习。”

我说:“嗨!你别说,我觉得我就是处处在向别人学习,当我有一点收获的时候,我内心就充沛。”微笑“又觉得自己长大了一点,或者说这一下我才成熟了。”

国益笑着:“成熟?你以为你才三岁。”

我说:“你还别说,说话是一门艺术。你看!同样的文字,在不同人口里出来它的效果就是不一样,有的人就是不了那个控制不了那个局面,不能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来吸收听众的注意力,不能使听众在他所渡之例。你看!有的人上台,还没开口,听众就坐好了,不说话,等讲课的人开口。”我笑“只要去想的话还是有意思。”

国益:“所以你就不去玩牌。”

我玩笑道:“讨厌,你讨厌。那个麻将19数不累。老年人又是一回事,年青人,你说是不是有点无聊。”我们一笑。

国益:“你慢慢地去研究嘛!”

我笑着:“研究啥哟!说严重了,只能说有点感想。”我们一笑。

 

102 我店下午    ###

店里有几个人,一位大房子面熟的老大娘,高个。说起话来像一个男人。买了我两大包东西。

我说:“大娘您买这么多有点沉,如果不急用,信得过我,我明天送货给您带过来。今天我要送其它地方。”

老大娘笑着:“大哥!信得过,信得过。就是我的儿媳不像话,在家又不做家务事,就只上班,有一点时间就去打牌,好朋友,很少买菜,全是我儿买,她买就是买点小菜,星期天吃好的都是我儿买,她还给你带几个朋友来。”

我说:“嗯!老人家,您儿子是在教书吗?我还是有点印象。”

大娘:“我的儿子教书快二十年了,当的教导主任,工作忙,事多,儿媳妇的钱没有拿出来过。”

我笑着:“老人家,一家人都不说两家话,媳妇的钱也是儿的钱,儿的钱也是媳妇的钱,儿媳妇的钱就是您老人家的钱,是一家人嘛!一道门进出,一锅吃饭何必分那么清!”

大娘:“大哥!你不知道,我那个儿媳妇,在家又不做家务事,不做饭,不洗衣服,自己穿的都不洗,还是个女人吗?我就是给我儿说给她离婚。”

我又笑着说:“离婚?老人家,这两个字不能随便说,您要知道这两个字的分量。当然一个人无论如何都要做点事,是应该的。”

大娘:“不关事,离了我儿子接一个就是,我的儿子很优秀,再说我的儿子还多帅气。”

我忙:“嗯——。老人家,这和帅气没有关系。”我笑着“老人家如果您的儿子再接一个又是那种人呢?除了您以外天下的女人都是那么样呢?再说,您老人家都几十岁了,您听谁说过自己儿女的丑话。自己的都是金子,别人的就是草包。人家女方的父母还不是说自己的女是掌上明珠。老人家,我说的话别放在心上,我年幼,对家事了解不多。”

大娘:“不多心,不多心,大哥!你说得对,我还是看到现在多数女人在家都懒,都是男人惯的。”

我看到大娘说得那么认真,我笑着:“不不不,只能说她们没有您老人家能干,这应该是叫男女平等,一家和气,家和万事兴,您儿子他们就过得好,您何必去参加意见,一家人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不是很好嘛?国家与国家有分歧都要通过谈话来解决问题,思想问题没有解决,打一仗还有可能把事情搞得更糟,最后还是要通过谈、交流、理解。嗯!老人家,人就是怪,两只眼睛生在前面都是看别人,连自己的模样都看不清,是吧!既然都把别人看清了,组成了家庭,相互理解,您的理由是要充分点,您的儿子说过离婚嘛?”

大娘:“没有,我的儿子老实,就是被她欺负。”

我一笑:“哈哈!老人家,我觉得您儿,儿媳妇,生活得很好,只是他们生活的过程不合您意。”

大娘:“是呀!我就是看不惯。”

我说:“老人家!只要他们生活得好,没少您那一份,您应该感到高兴、快乐、开心,是您的福份才对,您的意思是他们每走一步,每一件事都要活你的心,给您请示回报。老人家您 60岁多了吧?”

大娘:“我两个六了。”

我乐观:“对了,我的意思是减少点您的矛盾心理,何不用一种良好的心态、愉快的心情去面对。其实女人在我的心里是伟大的,我认为我母亲伟大,我会好好的孝顺我的母亲。我也认为我的妻子伟大,我现在都没有要孩子,女人生儿育女,十月怀胎,上天赐她来为男人传宗接代,这一点我作为男人都应该用一生的付出来报达女人。老人家,您知道的,一生之计在于勤,一家之计在于和。算了,人家说忍气家不败,您老人家这种情况是本来就没有生气,如果您仍有……,那就自找气受。”老人没有吭声,有点认可的意思。我又乐着:“哎呀!老人家您今天回家笑咪咪地喊一声,儿媳妇好,好儿媳妇,您儿子们过着甜蜜的生活。您所享受的是天伦之乐。”

国益在旁边感到好笑。

大娘悟道:“哦!是这样的,大哥,我是说你不赢,你是读过书的人,你们才是知书懂理的人吗,谢了!”老人拿着沉重的东西走了。

国益:“嗨!你是一个心理学家,还是一个谈判专家。”

我说:“我什么都不是,现在准备去送货。”

一个中年瘦个子男士,急匆匆低着头从我门前经过,我忙瞪眼喊到:“周华!”周华站了下来,“你有什么事呀?我看你急得那个样子。”

周华激动地说:“我老妈肺部感染。”

我忙说:“肺部感染简单噻,各种抗菌素用就是。”

周华:“我不知道有那么严重,我去找我一个亲戚,就在这楼上,他不在,我又没有他的电话。”

我说:“你就是要钱的事吗?”

周华:“是!我今天下午才送到医院,我要明天才回去拿钱。”

我说:“要多少。”

周华:“医生说少都要三千。”

我说:“国益!拿三千给我这位老乡。”

周华:“不!你借一千给我就可以,我明天回去拿就有了。”

我说:“不关事,你拿到,你反正都要交,反正都要还我。你一次交了医院还少开一张收据。”国益把钱给我,我递给周华,“给!你数一下。”我笑着“我怕她多数给了你。”

周华:“今天碰上了你。”周华在数钱。

我说:“不关事,你走了医院没有人照看,你多用几天都可以。”

周华:“谢谢,谢谢!”忙走又回头,“这是你开的店子?”

我说:“是,是我开的小店。你需要我帮忙,你说一声就是。”

周华:“我的意思是我还你就送在这里?”

我说:“我不在你拿给我爱人就是。”我指着了一下国益。

周华:“好!谢谢,谢谢!”就走了。

我自言:“谢啥子嘛?”

国益微笑着:“鲫鱼!反过来,如果你遇到他今天这种情况呢?”

我忙冒出一句:“我当然要说谢谢呀!”国益一笑。我一回想也笑了起来。我回头看见我侄子14岁,有点狼狈地站在我面前,我傻着眼看着他。

侄子说:“叔叔!我借拾元钱。”

我说:“你一个人?”

侄子:“是!我回家。”

我说:“你哪天出来的?”

侄子:“昨天。”

我说:“你咋这个样呢?”侄子流泪“好好好,我送你,好了。”我对国益说“你看到一下店子,我送他一下,一会就回来。”我把侄子带过了公路。

 

103 送货路上    #

在大公路上,有三个小伙子在散步,拦下我的三轮车,一个高个子走到我车门前,恨着我:“下来。”

我看了他一眼,我还有点紧张,一边下车,一边:“有什么事好说,咱们都是人。”我一下车,高个子举手想给我一耳光,我出手挡着:“慢!”他居然把手停了。我问他:“你用手还是用脚?”

另一位同伙过来恨着我:“你什么意思?”

我说:“对不起!我是外行,不懂什么,有得罪的地方,咱们好说,刚才出手这个老哥我想的是他出手还是出脚。”

这位同伙说:“你什么意思?”

我说:“我什么意思,我的见识少,我以为手是两扇门,全凭腿打人,我看他是出的手,所以初次见面是我不懂规矩,我就是想问一下。”

[画外音] 只要缓一句话我就不怕了。 *

另一个同伙:“你想死是不是?”

我说:“对不起,你们要打我每天都可以打,今天不行,今天你打了我我的任务就完不成。”

高个子:“你说那么多干啥,我老婆说的,你给她有问题?”

我自言:“什么?”

他的两个同伙说:“拿钱,说那么多干啥。”有几个路人围观。

我自语:“我给你老婆有问题。”我问高个:“你老婆呢?你把她喊来,我任凭你言。”

他的同伙:“拿五千块钱走人。”

我忙:“五千,是我的老婆要五万。”他们一下看着我“不过我还真想要一个老婆。这个事好办,我多数时间都要走这里过,你们随时都可以找我。”同伙袖口里装着一把刀,在我眼前晃“事实就摆出来了,剩下的就是具体措施。”

同伙:“不拿钱都走得脱?”

高个子:“你怎么不明智,拿五千,你走。”

同伙对围观说:“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与你们无关。”

我忙:“我现在拿五千给你,你还是要你的老婆。我的意思你把你的老婆喊来,她点个头跟着你我拿五千块钱。万一她,她跟着我、我就出五十万。”围观者突然笑了起来“我就是这个意思。”

高个子咬着牙齿指着:“你小子给我记住。”我双眼盯着他,他走了。

围观者:“他们走了。”

我转过神来:“他今天不能打我,打了我的话,我的货哪个来送。”

围观者:“他们是想敲诈你。”

我说:“他为什么要敲诈我。”

围观者:“这种人,他诈得到就诈,诈不到就走。”

我说:“你们说他有老婆嘛?”

围观者:“不知道。”

我说:“我都没有老婆,只有一个爱人。”

围观者玩笑道:“他随便去找一个女人来,喊你拿五十万,你怎办?”

我也玩笑道:“我就发了噻。五十万买个活宝伴值。”我把车发燃,开走了。

 

104 在我店      #

国益在店里,我在店门口伸腰,几个二流二流的小伙子,走进我店里一坐,围在一起。在商量:“准备一百辆辆轮,去把他摆平就是。”

有人说:“弄到什么程度?”

有人说:“还是把家伙带上。”我在一边不高兴的看了他们一眼。

有人说:“还是要给他留点痕迹噻。”

有人说:“如果他报警呢?我们这种队伍可能还没到,就有可能别人都报警了,在三五分钟警察就到。”

有人说:“速战,几分钟就拿下。”

有人说:“我想的是怕还没有拿下,就……

有人说:“要不还是等两天,大哥回来再说。”我在一边又看了他们一眼。

坐着的人站起来说:“走,到时候在说。”

他们走时,经过我跟前,一张一百元的钱,突然拿到我手里:“借用了你的地盘。”急急忙忙地走了。

我看着他们自言:“我就是收下,又怎样?你又做得了一个啥哟,你以为你是韭芽菜老壳,割了又长。”

国益:“他们是干啥子的?”

我说:“做得了个啥子。”

国益:“你把你的侄子送到哪里去了?”

我说:“派出所。”

国益惊讶:“啊?你拿拾块钱给他就是,以后他不恨你一辈子。”

我说:“那不叫做我对错误行为不加制止而任其发展。”国益看着我“还支持他,不对嘛?”

 

105  我家夜   ## ## #

吃饭,我挟着菜放在嘴里时,怕菜接触到口唇,在反复做这个动作。国益忍不着大笑。我说:“我试一下这个动作。”

国益:“你不要做了,那么笑人,什么动作?”

我说:“就是你们女人吃饭时,怕菜接融到口红,是这样的吗?”

国益:“不要做了。”

我说:“不做了,我今天差点去五十万,买个老婆。”

国益:“你啥子意思哦?”

我说:“我今下午在大公路上有三个人拦着我,说我和他老婆有问题,喊我拿五千。”

国益瞪着我:“是是,是咋的,是敲诈哟?”

我说:“我喊他把他的老婆喊来对正,我很理解他,我说你的老婆仍然跟着你,我就出五千,万一他老婆不跟着你,要跟着我,我就出五十万。”

国益:“结果呢?”

我说:“结果他生气走了。”

国益:“鲫鱼!你那样说要气死很多人。”

我忙:“你不得气,我又没有把他买回来。”

国益:“嗯!你出门不小心点嘛!”

我说:“我天天出门,天天小心,时间长了就不小心了。”

国益:“他们没有打你。”

我说:“他就是要打我,我说你们天天都可以打我,我天天都要走这里过,今天不能打我。”

国益:“为什么?”

我说:“他们打了我、我那车货怎办。”

国益:“反正你小心点。”

我说:“国益!他头上长的韭菜脑壳,割了还要长。”

国益:“我没有你那个胆量,我还有点事心里不舒服。”

我严肃:“心里有病还是挺严重的哟?你说说看,说不定我还可以帮帮你。”

国益:“你已为你是哪个,孙悟空呀!”

我说:“我是孙悟空,我只是一个——弼马温。”

国益有点娇气:“鲫鱼!你你你调皮。”

我说:“我改还不行嘛!给我一个立功的机会好吗?”

国益忙:“干什么?”

我羞答答:“我洗碗还不行嘛?”国益忍不着笑。我又重新站着羞答答:“我洗碗还不行嘛?”

国益是笑个不停:“看你那个样子。”

在客厅,我坐在沙发上,国益走进客厅:“不看电视,我给你说个正事。我在想上两次工商所来查,也是来查我们,这次又是,左右两边都不查,是不是有人在举报我们。”

我说:“嘿!我请都请不到,他们不是还给我讲了一遍识别真假嘛?假的商品市场有,我们要去识别,不然我们自己买到了都不知道,他们来给我们讲一番,那点不好,是对我们的帮助,我们应该说的是感谢,你想我们没有做生意前,什么都不懂,说个三无产品都不知道是哪三无。”

国益:“嗨,是呀!我们的鲫鱼就是那么的会处理事,按你的意思,我们是免费得到了培训,我们赢了,不仅我们进不了假货,我们去买其它商品心中也有数了。”

我补充一句:“哪点不好,一个人总要往好处想。”

国益一笑:“哪点不好。”

我说:“其实,我现在想来,我一进城都是想的给每一个人学习,取他们的优点,不去计较别人的不是。所以我和别人谈话都是畅开思路。”

国益忍不着笑:“你畅开思路,畅开思路。你的老婆给我、我拿五十万……

我严肃认真:“我当然是畅开思路,我本来就没有冷病,我怕吃什么西瓜。他敢喊他老婆来对证嘛?”

国益:“他随便喊一个来你怎办。”

我说:“不咋办,实事当中去求是。”

国益:“他那种人是要和你讲实事求是的嘛?”

我忙:“他讲不讲,我又管不着他,他不讲,我要讲,就算我请教他,他也得说出个因为所以。我还不怕出钱,我就是想他要把我说服,话投了机,心情就舒畅。你先说了个会处理事,应该说事情本来就是那样。本来,如来,就是如愿来。呵呵!如来佛——如愿来。”

国益:“他真的捅你一刀呢?”

我说:“有可能,他先就是举手想给我一掌,只不过没有打下来。”

国益:“怎的!”

我说:“打下来了都不好,我痛,他的手也痛,大家都不好。捅下来对大家就更不好。”

国益:“你呀!就是歪理、邪理。”

我坐在沙发上,愣着我写的仁爱知心爱人

国益:“嗯!你怎么不说话?”我没做声,国益玩笑道“我是不是要打你两下。”说道就了我几下。

看着国益我。我回过神来:“下次出现类事者按惊驾论处。”在我们地笑声中国益又了我几下“这就是男人,惨。”

国益补充到:“这是你的福份。”

我说:“好了,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国益你说我身体强壮吗?”

国益:“说那么多干嘛!就说一个字,就得了。”

我严肃:“我亲爱的国益,我想去献血。”

国益:“——啊!你不想活了?”国益惊讶。

我说:“嗯!没有那么严重,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事,还包括献骨髓。这个血呀,我想要么抽一次,对身体有好处……”

国益:“有天大的好处我也不要你去。”国益反对的口气。

我平心静气:“你听我说完,一个人的造血系统,我听医生说。它就像我们找钱,今天掉了一千元,它已经掉了,没法了。那我们就勤快点,把它找回来。就是造血系统造血,要不然造血系统还不是偷懒。再说一个活了几十年的人,血液里难免有点垃圾,抽血把垃圾也抽走了。它用在病人体内,是通过分类处理再用到病人体内。人的造血系统不会造出垃圾。所以我说每年抽一次血对人有好处。你想世界各国都在搞,且搞了那么多年,如果有负面影响,任何一个国家也不敢做,他没有必要,害一个人,救一个人。”

国益:“哦!是这样的,我没有语言,只有认了,就算你把我说服了。”

我说:“是那个理,我打听过,对我而言,就是有点麻烦。主要是当过我的时间。别人也不可能到我店里来采血。国益这事今天就说到这里,大脑里有这根弦,可能的话我就去,怎么样。”

国益:“我不管你。”

我玩笑起来:“嗯!什么,什么意思?你不管我,你不是上天安排你来管我的嘛?你不要失职哦,亲爱的。”

国益哭笑不得的咬牙:“鲫鱼!你看我不把你打痛。”说道国益的手就来了。

我也咬牙微笑:“这是你的福份。”国益双眼一瞪。

我慢慢的用《妹妹坐船头》的调唱:“我就让你打个够,我就让你吻个够。”国益扑在我怀里,我乐着站起来,抱着国益转了两转。

 

106 黄氏诊所     #

来了两个小孩,五六岁,两个顽皮哭着进了黄医生的诊所,其中一个的额头上在出血,黄医生急忙认真的把伤口处理了,

[画外音] 黄医生不错,没有大人,没有钱一样给孩子处理。 *

国益跟着过来看:“现在的不孩越来越聪明。”

我一边回到自己店里的一边对国益说:“嗯!我们还是要往那个方向努力。”

不好意思的国益:“鲫鱼!你多笑人。”

我说:“你说聪明……”

国益:“不和你耍凭嘴,去送货。”

怕老婆的我说:“我去,我去,我现在就去还不行吗?”

 

107  送货在乡村公路上   #

我从大公路刚开进小公路,有10 多人围着一辆红色桑塔纳,我的三轮车过不去,我停了下来。在这些围观者中,还有我认识的当地村民。桑塔纳司机30来岁,高个子,油头粉面,穿一件雪白的衬衣,非常自豪的说:“我的车要管几十万,你们给我损坏了,你们赔不起。”

围观者幺喝着:“你们赔不起,你们赔不起哟!哈哈哈……”

一位70 来岁的老大爷,矮个子皮肤又黄又黑,勾着腰对桑塔纳司机:“我6 块钱,是我种了一季白菜的钱,都半年了,你拿给我吗!我买盐都要吃半年。”

司机眉毛一扬:“我这辆车,管几十万,6块钱你都要问我,真是伤我的面子。”

[画外音] 这位司机还有面子吗?这个老人种了一季菜来的钱,你有几十万的车,几块钱你都不拿,还有什么是面子。嗨!我走到司机跟前去看看热闹。  *

认识我的人大声玩笑道:“鲫鱼!你开过去,你开过去噻。哈哈哈……”

歌词曲  《知道》

[旁白]  呵呵!该是在你身边,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字数统计  7131 

场次  101 —— 107

 

20

歌词曲  《知道》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107  送货在乡村公路上   #

认识我的人大声玩笑到:“鲫鱼!你开过去,你开过去噻。哈哈哈……”

我笑道:“没事没事,我休息一会。”司机盯了我一眼,我感到可笑地点了个头。

一个矮小普通的中年农妇叹息道:“司傅,6块钱你都拿给他嘛!老人就是有病的人,还能活几天?他都70岁的人了,比你老汉的年龄都大,当得了你的一个叔叔嘛!。你抽一包烟也不只6 块钱。并且你确是买了他的菜。一个开桑塔纳的老板,年青有为6块钱,无所谓。”笑着说“喂!你真有面子,你就拿一张拾块的给老人家,而且还说不要补,这样子的话你这个老板才有气派,才有面子。”

围观者说:“对的!这样你才有面子。”围观者在增多。

[画外音] 这个妇人会说,懂道理的人,不一定是脚踏鳄鱼皮的人才会说。司傅我为你脸红。  *

司机走到我面前,激动:“师兄!借6块钱给我,下次我还你。”

我笑道:“风、流、浪、子,莫、叫、贫。”有几十人围观。

一个30多岁,中等个子的男士,咬牙:“脱衣服,反正你也没有钱,老人不知道活几天,你拿6块钱来,老人还你的衣服。”

围观者大声幺喝:“哦……哦……脱衣服……”

司机一看可能走不了,脱下了衣服随手一扔就把车开走了。围观者幺喝着:“司傅你有面子、你有面子。”

我又开了一段,一个小伙子,骑着偏偏倒倒的自行车,小伙子仍然没有骑上去,只好下来推,我停下车笑着说:“小伙子,对不起!我挡着了你路。”

小伙子:“我才学骑。”走过之后回头。“哦!是我挡着了你,是我对不起你。”我笑着又开走了。

我刚过一户人家门前,我手机响了,停车把电话接完,旁边一位老的50多岁和一位小伙20多岁。老的看着我,玩笑道:“怎么啦,不知道是前进还是后退?”

我说:“接了个电话?”

小伙:“开车的级别不够呀?开着车都可以接电话噻。”

我玩笑道:“我怕电话的那头甜蜜的语言把我弄晕呐,注意不到方向,使我最大的器官破了。”

小伙:“你是安全第一。”

我说:“不!安全在心中。”

老人:“注意安全是对的。”看着小伙“像你,开个车横冲直闯。”

小伙:“看我没出事。”

老人:“你愿意拿你的生命当儿戏。”

小伙:“那么严重?”突然想起,双眼一瞪“啊——?”

我说:“懂起了嘛!”

 

108  我店门口  #

我开着车回店,大街上亮着灯。我看到两个妇女,牵着先黄医生敷药的那两个小孩,气汹汹地进了黄医生的诊所。

 

109  黄氏诊所  #

我漫步进了诊所。看到年龄大的那位妇女有50 多岁,气愤地把敷了药的小孩子牵来站在黄医生面前:“我的娃娃是你随便整的嘛?”诊所里几个人都看着她“现在我的娃娃是独生子女,你要给我搞清楚,我今天原凉你,不计较你,也不和你一般的见识。你不要一个堂堂的男子汉,这点我们妇道人家都懂的道理,你还不懂。这个娃娃七岁了,不是风吹大的。算了,我高姿态,我们高姿态,原凉你。”两位女性气冲冲的牵着孩子走了,还念了一句“硬是点都不叫人。”

[画外音] 我看你的外表还是像一个人,戴着金耳环、金戒指、金项链,还梳着头光光头。你还不错噻。   *

我回头看着黄医生和吕护士。我们三个严肃的眼神,放松了,相互对视,突然我们仨哈哈大笑起来。黄医生笑着说:“鲫鱼,你说的多一点开心,少一点烦恼。”

 

110 在我店   #

我在做清洁,一位身材极佳,20出头,烫着黄色头发,白白的瓜子脸,粉红色的口唇,洁白整齐的牙齿。的确有几分女性美。她说:“我拿一件纸。”

国益:“12元。”国益收的钱,钱交后那位女性拿着一张纸条在认真地看。国益玩笑道:“你在欣赏你的存折呀。”

那位女性说:“哦!你给我看一下这是写的什么。”

国益接过纸条一看:“每人。就是每人。”把纸条还了她。

俏女:“谢谢你,谢谢!”

我村企业家李想30多岁,矮个子,短发、圆脸。开着自己的奥的小车,非常热情地来到我店,一下车就笑着招呼道:“鲫鱼大老板,你好!很忙。”

我一看,笑着:“嗯!不忙,不忙,耍一会吗!企业家。”

李想:“啥企业家哟,不值一提,我今天来就是专门来请教你,向你学习。”

我笑着:“别别别!我来拜望你我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李想诚恳:“老兄我今天是专门来请教你,找你地麻烦。”

我笑着:“好呀!我今天得粘企家的气味。”

李想:“别!怎么办呢?你现在没有时间,中午,还是晚上,你安排一个时间,我今天地任务就是麻烦你一件事,要你当过两三个小时。”

我说:“真的?”

李想:“真的。”

我笑着:“现在你说一下中心思想行吗?”

李想:“哎!一会说不清楚。”

我看他是有什么事,我想了想:“那就中午嘛!”

李想:“好!你忙。”走了。

接着有两个人来买东西。客户一走,国益就忍不着笑,我看着国益。国益:“我早就要问你。”

我惊奇:“你现在问也可以呀!”

笑了一阵的国益:“你补零钱给别人……”

我忙:“啊!我补零钱给别人。”

国益:“你随便补就行了。”

我点头:“啊!我是随便补。”

国益:“我看你是把钱牵得整整齐齐地来递给别人。”

我说:“是呀!本来就该那样嘛!我不感到好笑。”

先买纸那个20出头的俏女,带着一俊男还没进店门就指着国益:“就是她。”

俊男:“你为什么要嫉妒她,她就是我爱人”我和国益看着他两,不知所措“先前在你这里买了一件纸,你居然指责她美人。”

[画外音] 什么意思,该不是敲诈?   *

国益感觉到奇怪:“我没有,我那里说了他是美人。”

男士:“你没有,你亲口对我爱人说美人。后来我爱人碰到她一起上班地一说,你这样一说使她们单位上班的几个人都要产生了矛盾。”

国益:“我没有没有,我咋会去说别人是美人呢?任何人我都不会去说美噻。”

俏女:“你亲口对我说的美人。”

俊男:“人家都说你地生意做得公道,我想以后买东西都在你这里来买,不知道你们的人品还这么差。”

我忙:“嗯!女人与女人之间说了一个美人,都产生了那么严重地后果?”

男士对国益:“你今天得给我说个所以然,二道弄得她们几个人上班都矛盾重重,原来她们几个上班关系很好。”

我把凳子拿到他俩跟前:“请!你二位坐。”我把开水给他们倒上“如果我们在语言上得罪了二位,我们理所当然要对所说地话负责。”我看了一下俏女和国益“你们重新做一遍说一遍,我看到了那时她们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我们都是两对爱人在一起,话说清楚了,我们也更了解呐,也可能我们会成为朋友。”我对俊男说“当时我在做清洁,没有注意她们两个女人的语言。”

国益:“就是她来买纸后,拿着一张纸条子在认真地看,我就和她开了一个玩笑,我就不该开玩笑。”

我忙:“嗯!你不要说你该不该,你要说当时是咋说的,咋做的。当时也没有多的人。”

男士:“你今天不把问题说清楚,我对你还是不客气。”国益有点紧张。

我忙:“对!要把事情搞清楚。没有把问题搞清楚,大家心里都不舒服。”我对国益说“你就把当时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来一遍。是严肃了还是不好说。不关事,就算咱们玩游戏。”

国益有点紧张:“我看她看那张纸条,看得认真,我是想和她开一个玩笑,我就说了个你在欣赏你的存折,后来她就拿给我看,她也和我开玩笑说你看上面写的啥。她递给我,我随手拿过来一看,我就说了个每人。”

男士站起来对国益:“你为什么要指责我爱人美,你为什么要说美人,你得给我解释清楚。”

我深呼了一口气:“嗯!那张条子上写的美人,你的爱人拿着纸条问我的爱人,我的爱人当然是纸条上写的什么,就说什么噻?再说,还是女人与女人之间说。”

男士:“问题就在纸条上写的不是美人。只有我才敢说她美。”

我点点头:“对!是只有你才敢说她美。”我看着国益“国益纸条上不是写的那样的字,还是你不认识纸条上的字。”

[画外音] 麻烦了,未必是写的偷恋情。  *

我对俏女说:“你能不能把你那张纸条再给我爱人看一遍。”

俏女:“我现在拿不出来。”

男士:“现在她在哪里去拿。不管咋说,反正你说了那个话。”

我说:“我有一种乐观地想法。这见事,如果我们当没有发生,当我爱人没有看你们那张纸条,行吗?反正也没有多的人在,是女人同女人说。”

男士:“肯定不行,她们几个会都闹成一团糟了。相互指责,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有这样的后果存在,要不然我来找你们干嘛?”

我说:“那我去给他们当个面,解释一下,道个歉?”

男士:“不是道歉的问题,是你为什么要那样子说,这就是你的人品问题。”

我转了一个思路:“国益!那张字条上只写了两个字?”

国益紧张干脆地说:“就写了个每人38。”

[画外音] 这个女人没有38岁,未必她画了妆,我看不出来。哦!未必是另外一个男人38岁,这事还不好办。  *

国益看我没有招哭了起来:“我不信,就是那样一张纸条,我看她一直在瞧,我以为她视力不好,我才看的,上面就写了个38/人。我就给她说每人,会造成后果。”

我突然想到:“这样这样。”我去拿笔纸给国益“国益!你照猫猫画符,把它画下来。”

国益流着泪不高兴地写在纸上。‘38/’。

我拿着纸条一看醒悟了,我乐观自言:“哇!是这样的,有意思,80岁的老人看不懂,是这样的一个故事。是这样的;原来是这样。”

男士:“怎样?”

我自语:“这个问题是得搞清楚。”我对男士说“嗯!不好意思,我可以问你一下,你看了那张字条吗?”

男士:“没有。”

我忙:“慢!”我自语:“我好像搞清楚了是怎么回事,但又不可能。”我看着这位俏女我还点了点头。

我问男士:“我可以问你爱人一个问题吗?”

男士看了我一眼:“你问。”

把国益刚写的那张38/人拿给俏女看。我问她:“是这样写的嘛?”

俏女瞧了瞧:“是这样写的。”

我拿着字条、看着男士:“对了。哎!我都不知道这该给你们咋解释。”

男士:“你这样说我的爱人是美人、漂亮就是嫉妒她或者说是在侮辱她,我们是夫妻,只有我、才敢说这个话。”

我点点头:“老兄!我满分地佩服你,作为一个男人对自己妻子满分的爱。这件事我乐观地说,我看就是一张普通的便条,不存在有恶意。”

我眉头一皱,自言:“嗯!慢……就是一句普通的语言,咋会是这个结果呢?”

国益有点生气:“什么吗?就是一个38/人,倒汉才不知道。”

我这一下才豁然开朗,拿起笔写了一个38,对男士说:“你没有看过这张条子?对不起我问这位女士。”我又拿国益写的38/人,给俏女看“讲你读一下好嘛?”俏女摆头。我又拿了一个我写的38给她看,“请你读一下这是什么。”

俏女:“38。”瞧了瞧“3,8。”

我忙把写成38/人的给她看“讲你读一下。”

俏女说:“我咋读得来。”

国益在一边大声:“有啥子嘛!就是那样一个问题,搞得哪么复杂。”

我问男士:“现在你搞清楚了嘛?”

男士:“我搞什么。什么我搞清楚了?”

我说道:“我有了一个成熟的清楚。我来回答你的为什么。你们是我的客户、邻居,我们相互面熟,你的爱人拿出一张字条在看,要说我的爱人是不应该看别人的字条,由于有点面熟,又是属于同性、同龄,所以就随便地开了一个玩笑,说‘你在欣赏你的存折’。当你爱人拿字条给我爱人看时,我们想肯定不是存折,我爱人看见字条上写的38/时,就只说了一个每人,这时我也听道,所以,你一来说起这事我都成认我爱人说了这每人。我爱人以为你的爱人眼不好,所以就看了,且只是说了一个每人,mei 每、美同读三声,是完全同音不同字。在我爱人的心里,你的爱人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写每人38这个每,是指每一个人、每一年、每一天,我们每一顿要吃饭,的。你的爱人美丽、美貌、甚至有人看了会美滋滋的。但给我们没有关系,我爱人地认为,对一个成年人,美貌的女人,如果要去把它读成是每一个人38的话。别人会感到这个人是个——注鼻子。难道一个美丽的女人,今天能被别人爱的女人连这一点小学都学过的,今天还值得去细说吗?所以我爱人就只说了一个每人,每个人、每天、每年的每,跟你说那个美丽的美是二回事、两回事,这两个字可能在小学二年级都学过。我这样说不知道你先生、女士听懂了我的意思没有。”不知两位搞没搞懂。

国益在一边生气,眼匡里还有泪水:“不要给他们谈,真是个棒锤。小学都学了的,这种简便方法。全世界都通用,唯有你认不到。”

他俩没有语言,我又说:“纸条上就是那样写的,我的爱人就是那样说的,就是那个意思,你们也可以去问一下,请教一下其它小学生,如果我们有恶意,我们错了,我们该负责。我们虽然是租的店子,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搬家。”

我又对男士说:“我还有一个不成熟的猜想,你爱人一般、上班的有几个人,可能是要发点什么东西,或者要分点什么东西,为了使每,就是每一个人那个每,使每个人心中有数,所以简单的写了一个38/人”我把条了拿给男士看“你看嘛!是这样写的。由于你的爱人不认识。所以爱人看了后说每个人的每,每人。你美貌的爱人就是为美丽的人。到你的身边就说了你先说的那些。嗯!还不对,如果你美貌的爱人手里那张纸条是一个女性写的,那别人的议论,也只不过是说你美丽的女人识字少了点。如果是一位男性写的,而且写的是个美丽的人,其它人就有很多的猜想,最后我一个不太成熟的结论,是一场误会。不过我佩服你对你爱人地忠诚。”他俩站起来。

男士说:“原来是这样的。”勉强“对不起。我们走。”

二位一出门,国益:“鲫鱼!我现在才看清了,我看见个愚蠢,我还没有看见个这么愚蠢的人。”

我笑了笑:“不要被着别人说闲话,人家又不在你锅里吃饭。也好,也好,真使我们长见识。”我笑着“嗨!国益,这叫丰富多彩,这种戏是你在电视里看不到的。哇!上天给了她一个满分的身材,票亮。上天也给了她一个零分的大脑,弱智。嘿嘿!有意思,国益你不为这件事感到好笑吗?”我是大笑起来。

 国益:“好笑,好笑,的确好笑。嗯!你先有句话还是没有说得对,满分佩服。”

我说:“我不说满分,我说十分,他还会说我没有说十一分,我说满分他才懂得起。不笑不以为道。嗯——以后你心烦的时候,想这个事,就会乐起来。”

国益:“嗨!还给我们带来了快乐,怪事。”

我看时间11:50。

李想开着车来了:“国益一起去吃饭。”

我说:“国益就算了。”我还想着好笑。

国益:“谢了!你们去吃。”

李想:“国益你不要去饭买饭,我马上给你送过来。鲫鱼上车。”

 

111  胖哥餐馆   #

一间有几张桌子的餐厅。

一进餐厅,李想就忙:“服务员好,请给我炒一个肉丝,我马上拿走,再给我切三两牛肚,我马上要拿走,服务员请给我打三两饭,等会我们一起结帐。谢谢啊!”

我说:“不急。”李想:“鲫鱼!马上菜就好,我去把车发燃。”

[画外音] 不急,何必争分夺秒。 *

李想送饭走了,餐馆里另有两桌人在吃饭,5号桌和8号桌,8号桌,有七男一女,5号桌,有三位男士。

服务员招呼我:“你坐那位置,吃点什么。”

我说:“等一下。”我去拿了两百元给收银台“饭后结帐。”

我在看墙上的字画。从8号桌传来一句男声:“刚才开车走那个人可能是个老板。”我看他们一眼,

一个坐上方,才大气粗的男士,40来岁,头发光亮,气质不凡,带有点普通话:“老板,什么老板我都见过,什么老板我都不怕,我要他出三个,他不敢说出两个,我怕这点权利和胆量都没有。”我回头看了他一眼“我们8个人,坐8号桌,8,就是发,888就是发发发。”同桌哈哈一笑“嗨!我在这个地盘上,是有头有面的人物噢!”

在同桌有一个声音:“主任嘛!实权派,我们会好好的孝敬您。”

主任:“你看!我该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随便一说,都能得到别人的肯定。我在开会时,很多时候,说话根本不去想,随便说,下面的人都说我是对的、讲得好。”我又无所谓的看了他一眼。

他同桌一位50开外,带有点落耳胡,低声道:“哎呀!你怕是算得上八面人物。”

主任:“有了我这个位置,靠别人敬供都得潇洒一辈子。”接着又抱着旁边20来岁,烫着头发,带着金耳环,金项链金戒指的女人,吻了一下“以后你的化妆品,我包了,大不了我一个月给你一万块钱。我随便给弟兄吹口信都不只这点钱,”自豪“我这点面子都没有。”大家只有点头。

女人笑嘻嘻把菜夹到主任嘴里:“帅哥,来!妹妹敬你一口,妹妹这一生都会伺候好你,使你能开心,满助您。”主任乐极了。

这时从5号桌站起来一位普通的男士,中等个子,20出头,文质彬彬的走到8号桌的上方,瞪了主任一眼,抓住主任先就是一脚,主任倒在地上,左手把他抓起右手一拳,鼻血直流,有头有脸的主任倒在地上,无人言之。动手者喊道:“服务员!领班服务员,5号的费,由8号桌一起结帐。”三人无所谓的走了。

8号桌的人还在高兴中没有转过神来。我看着8号桌的人把满脸是血的主任扶起来,我看伤者的鼻骨折了,肿有鸡蛋大。左眼眶明显青紫,受伤者无法无力。同桌地人打120,围观者多,李想只好在店外看热闹。一个中年男子挤去看了后:“鼻骨是折了,眼球内出血。眼球都有可能保不着,少都有后遗症。”

有人忙说:“你咋知道。”

中年男子:“我行了二十多年的医,这点都看不来,这么直观到的外伤。”

有人说:“通知家属,给他家里打电话。”

有人说:“通知单位。快给单位打电话。”

有人说:“就在这里拦一个车快点。”120来了,看了一下。

有人问医生:“怎么样?”

医生看了后:“鼻骨骨折,左眼球内出血严重。”用担架把主任抬上了车。同桌50开外的人横眉怒目:“服务员!我结张,我结张,你认我就是。”对围观者说“就是怪上午那个人。嘿!我给你们说嘛!被打那个是我们主任,这一下他才有头有脸。上午有个人送他五千块钱和吃饭时,他旁边那个女人。当时我都很不想来,主任还认为很潇洒,实际上就是用手中的一点点权力,诈别人的钱,这种人这是一个社会上说地——穿鱼尾鞋的人。”

歌词曲  《知道》

[旁白]  呵呵!这个故事实在,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字数统计  6931 

场次   107 —— 111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