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人。素24-25
[ 2009-9-29 11:15:00 | By: 廖政权 ]
 

24

歌词曲  《知道》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115 我店午后 ##

我说:“一是求得公安机关地宽恕。二、如果要进去的话,好好改造、好好学习,回来后就踏踏实实的做人以后干事业心就踏实了,勉得心里提心吊胆。”我微笑着“气顺才和谐,心安才理得,要不哪个地方再穿个洞,就麻烦了。”

这时来了一个熟人,叫谢荣,男,30多岁,中等个子,小白脸,说话有鼻音。我招呼:“谢荣,你好,请坐!咱们都是自己人,没什么,什么都可以说。”谢荣坐在一边。

五金没有介意谢荣的到来:“那我该怎么办呢?”

我说:“我要说的话,人为天下贵,行为天下先,三军都可以夺帅,匹夫不可以夺志,人格是比身份更重要哦!出了院,自己一点一点地去说清楚,使你的心健康,这时才能说,在这个自由、自在的社会里活着好也。地球村需要勤快人,在人和人之间,我们多少讲点仁爱,有多难?天生你是有用的。随便找个工作都能生活,至少在我们这座城市里,完全能自力,就不啃你老爸噻。”

五金:“大哥你这一说,我觉得什么病都没有了,我一定照你说的办,那怕是定我的罪,我都任哪,至少医了我的心病。”

我笑了笑,点点头:“你看!人就是人,就是有人的本色,不管是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善恶。你今天是人就像个人样,就要有一个做人的道德标准。是条狗就有狗的特点。在这个世界里,在这么多的物种里,我是一个人,我能成为一个人,我自豪。所以我们珍惜点自己。我们也可以理解点别人、同情点别人、爱护点别人、帮助点别人,我们能够做这一点,我们一样的潇洒。”谢荣微笑地点头。

五金:“嗯!五金提个问题,对不起啊!是你说到这里。不!是你帮助我到这里,如果是性善恶,该怎么办?”

我说:“有恶,又控制不住自己,我知道的有两条路,控制不了,要去犯事。一、是人进山,进山之后通过‘仙’辈们的指点,把恶修了,剩余的就是善。”我笑着“所以说人旁一个山读仙呢!”大家一笑。

五金:“还有呢?”

我说:“已经犯了,就是劳动改造,要把自己改造成一个即文明,又道德的人,也是修心的一种方式,你想啊!人都得用勤劳的双手,上天给你的智慧,用来改造世界呢?话大了点,至少要做点有利老百姓的事,至少不得去做坏事噻。哎!我给你一个简单的办法,你敢背一个篼去捡垃圾,只要你去捡七七,四十九天,因为白细胞的平均寿命是七天,你心安里得地捡下来,还得认识到服务于环保,服务于人民。要是你能去捡到过120天就更不错了。”

五金:“什么原因?”

我说:“嗨!红细胞的平均寿命120天,你去捡到120天后,那就不是从前的五金了。到那时我鲫鱼认为你伟大,今后你一定会干出一番事业。”我看着五金“对你而言够呐。”

五金:“鲫鱼,真是这样!今天我什么说的都没有了,得到了你地教诲,实在实在”

我忙:“别别别!我是话多。”笑着“要么,我听别人说,要么,我说给别人听。”

五金双手合拾:“当涌泉相报,我回去得慢慢消化,今天我地收获太大,我一定好好做人,不辜负你今天的一番好意。我心也踏实。”

我笑着:“我们抱着这种思想,和青山绿水同伴,阎王都会把你留。我们仨哈哈大笑。”

谢荣:“有意思。”

我说:“嗯,别!我是随便一说,我呀!我是觉得你在小学时,老师经常表扬你,我认为你还不错。还有你20多岁的人,什么概念……?所以我一激,就说了这么多,反正我没有恶意,有对不起地你骂我就是。”

五金:“你们谈,我得回医院子,鲫鱼!我下次一定笑着见你,就是我对你地感谢。”

我笑道:“嗨!你真的感谢我,就对了,说明我们有投机之处。”大家又一笑“好了,你打个车过去嘛!”五金点头。

五金乐着走了。谢荣说:“这种人,不能自力,我真想捧他一顿。这么好的年代他居然感受不到,360行,行行都是金光大道,他这种瞎子,我随便干个事都有效意。”

这时我才给谢荣沏了杯茶:“刚才这个人,做了胃大部切除术,不能喝茶,就是,这个年龄爱打牌,我都想不到他大脑里是什么。他父母挺老实,一天都是脸朝黄土阳朝天。嗯!你哪个单位叫什么?称局,队,还是所?”

谢荣:“叫所。”

我说:“你就是所长哦!”

谢荣:“现在还没有所长,就只有一个副所长。”

我说:“我比较关心孩子,嗯!你的儿子读初中了吧?”

谢荣乐意:“这个学期读初三了,成绩还不错,他吃住就在外婆那里,到校只要几分钟,我每月给他500元零用钱……”

我忙:“停!我听你说到这里,我还感道有点别扭?”我眼睛几眨眨,头几摆摆“这又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哟?嗨!……”我没有搞懂他的意思,勉强的笑了一下。

谢荣自豪:“怎么了?现在对儿子的投入叫智力投资,投得着。值!”

我说:“是这样的。哎?咋了,你看我还不好开口说。”国益回来了,相互点头招呼了一下。

谢荣:“我们是知心朋友,你看我只要有时间都要在你这里来耍,我们两个,什么话都可么说。

国益:“鲫鱼的话多,你说嘛!”

我说:“我那敢在所长面前多言。”

谢荣:“所长,所长怎么了,任何人都比不上任何人,每一个人都有他的长处,有一点成绩的人,去总结别人的长处,结合自身情况加以发扬光大。就更有成绩。”又微笑“一个人不可能什么都会,那些世界级的明人,他也吃五谷杂粮,他能种嘛?会修好车的人,造不出零部件。我对孩子还是比较重视。”

我说话的兴趣来了,乐着:“是这样的,你说儿子吃住在外婆妈家,你的意思是除了生活费外,你另外每一个月还要给他500元是这个意思吗?”

谢荣点点头:“对!500是给他他自己安排的,这个小子会用钱,每一个月他都计划得好。”

我说:“还对,还计划得好!我不客气地说,你的儿子初中都毕不了业,你还智力投资。”

谢荣双眼瞪着我,国益看了我一眼:“话多。”

谢荣眼睛一眨:“鲫鱼老兄你可以给我说个为什么吗?你这种肯定的口气还使我有点好奇。”

我没有管着我的嘴:“可以,只不过是我一个不成熟地想法。你的儿子吃住在外婆家,几分钟到校,应该是过着无忧无虑的童年,你偏要去画蛇添足,每月给他500元,你说他怎样用,怎样安排时间用。可以说外婆都己经是无微不至了。吃饭打湿口,洗脸打湿手,可能在你的脑子里是,出500元,孩子的成绩都上高一个台阶,再出500元,就再上一个台阶。这和钱有关吗?搞不好在他大脑里就去想如何消费去了,在这方面用的经历比在学习上用的经历还多,还有可能去跟同学比那个的衣服更值钱,那个穿的鞋子是名牌,今天走一个超市,明天走一个超市。你不信你问他,超市里的情况,餐馆里的情况,有可能比你都更熟。我是说有可能是这样。如果我说的成立,ABC他是听不进了。我说的当然是要严重点,但有这种可能,我们为什么要去试一下呢?对不起啊!我还要说一点,谢所,如果我们换过位置,在这样的条件下,你怎样安排你的作息时间。怎样安排这500元。本来孩子都泡在了蜜罐里,你去给他添乱。嗨!你这叫智力投资?所长大人!”

国益看了我一眼,谢荣没有想通地样子,我笑着:“在你的大脑里,就是今天在孩子身上越用得多钱,以后你的孩子就越有能力。”我乐着“别介意,我话多,只不过我想买一个粑给孩子吃是可以的,买两个给孩子吃,叫培养孩子好吃。哎,孩子作为的大小给花钱的多少不成正比。老兄的高见呢?”

谢荣一个好笑地摆头。我说:“在我心里,我都没有一套护养孩子的方法,所以我现在都还没有要孩子。”

谢荣:“鲫鱼!你这一说,多少还是有点道理,我现在还无法反对你,改天我请你慢慢聊,你今天说的有一定的可信度。”

国益:“你听他吹。”

我说:“嗯!我们今天咋说到孩子的身上去了呢?”

谢荣:“你这里有磁性,所以我一有时间都爱在你这里来。”

我乐着:“随时欢迎你地到来,你地到来使我蓬荜增辉。”

谢荣站起来,右手招呼我,乐着:“你没增辉,我地到来,反而我增辉了。我们又准备下一次的增辉内容。”

我乐着:“好……”

谢荣:“我今天下午在你这里已经超时了,我还有点事,我现在还只好打的去。”

我说:“好!我目送你。”

谢荣一边走,一边乐着点头:“谢了……”

国益:“你这个人说话像发表演说样,人家以为你好大个人。”

我微笑着对国益说:“这是我的缺点,我说话的兴趣一来,就成了那个样子,我是得注意。谢谢你提醒我。我的话也多了点,我咋就控制不注我的嘴呢?以后我是得注意,人家是什么人嘛!”

国益:“就是。”我突然笑起来,忍不住地笑“你笑啥子,你忍不住地笑,有那么好笑嘛,你说呀?”

我笑着:“我说,我说。”我仍然感到好笑地在笑。

国益:“你笑成那个样子,说出来我帮你笑。”

我哄了一声:“好!你说我发表演说、好大个人,我就想到,我这样随便一说别人都能感到是一番演讲,是还有一点好的话,我还觉得我长大了。”

国益:“我作为旁人,还觉得有一点那个意思,作为妻子……”

我忙:“怎么样?”

国益:“有点酸。”

我说:“所以说看问题要站在多角度来看,旁人是看得最清楚的。嗯!我还有点自信了。”

国益:“你是天天都自信。”

我说:“当然呀。实实在在地生活,踏踏实实地走过,不要自己折磨。青青的山,绿绿的水,我们一起活。世界中的你,世界中的我,我们一起生活,你说,那点不好。”

国益:“得了!等会你又是一番讲演。”

我说:“嗯,国益!他那个所长是要相当于镇长?”

国益:“我咋知道。”

我说:“哎!这点我都不知道。”

国益:“你叹什么气嘛!你发表了那么好地演说,别人暂时都认可了,现在你地任务就是送货。”

我说:“是遵命,我鲫鱼下一个节目在国益的帮助下,送货。哎,国益!要是那位90岁的老人活过来了,好了,能自理生活了,我愿把货拉回来。”国益一笑“还有一个事。”

国益:“什么事,直接说。”

我微笑着:“我遵了你的命,我喝口开水可以嘛?”

国益:“鲫鱼!我要揍你一顿。”

我喝了水:“该。我不说了,多说一个字要被揍。”

国益:“鲫鱼,我发觉你这个人……”

我忙:“越来越可爱。”

国益:“去送货,回来我慢慢地收拾你。”

 

116  客户熊火明家   #

车经过村小公路,开到了客户家门口,我按了两下喇叭,没有人,我喊:“老熊!货到了。”50多岁的老熊从屋里出来,没有做声,点点头就来帮我下货。

[画外音] 嗨!主人还满意,我第一车送的是烟、酒、啤酒、饮料,老熊认为是办后事中的大事,放心的进我的货。我得去看一下这位快离去的老人。 *

我还未进屋,听到一位妇女,在用棍子在打一个小孩:“你还说不说,你才三岁,老子都管不了你,你敢说老娘放屁,跪下。”

我在外面注意到小孩跪着、哭着:“妈妈我不说了,我不说了。”

我站在门外,不好意思进去,但我想听这一段。妇女一边打一边说:“你要给老子道歉,我老娘生你得下来,我就管得了你,你敢咋子,你要飞,老娘要打断你的翅膀。”

我嘣的一声笑了,孩子哭着:“妈妈!我不说您放屁了,我错了,妈妈您打我嘛!”

我在门外注意到,孩子跪着往前走,抱着妈的脚,继续往哭着:“妈!我在也不说您放屁了,我不说了。”

[画外音] 嘿!三岁的孩子……当妈的也没有说一个因为所以呀。是我,我会语重心长的给孩子讲这两个字的用法,你这样打一顿,达到了教育的目的了嘛?我看没有。 *

我走进屋,病危的老人在堂屋中,躺在一张木板上,没有人在她身边。

画外传来打麻将的声音,我随声音走去。我自言:“哇!都在打牌。”我回到俺俺一息的老身边,祥细看了老人的面容。我自言:“这种面容,他们为噻不守在老人面前呢?真有心娱乐。”有四桌人在别一间屋打牌,我走在一张牌桌前,没有人注意到我,我咳嗽一声后。

身边的一位打麻将者,50多岁,斯文地给我说:“我都来了两天了,这两天我都花了千多块钱。”我点了一下头。

从厨里出来一位女子,不到20岁,矮个子,一双做了饭的手还在胸前的布兜上擦了两下,乐着又讽剌:“田姑爷!您不该来。”我突然眼睛一瞪,不停的盯着小女子,和那位田姑爷。小女乐着“田姑爷、姑妈您们一来,所有的人都围着您转,陪您打牌,您们退休了有钱,财大气粗。您来的目的是看岳母娘,既然如此,您应该守在您的岳母娘身边,您认为您出了钱就敬了孝道,其实您的孽最大。因为我的姑爷没有为他的岳母娘的痛苦担扰,反而把为他老人担扰的后人拉去打牌。姑爷,岳母娘病危,您娱乐啊?”

[画外音] 这样霸道的女子,。田姑爷没有语言,我今天算是长了见识,得好好的学一学。  *

女子:“田姑爷!您出了钱,不但没有做到孝敬老人的义务,还带坏了我们这个大家族的人,您来多了,不来最好。”小女子笑着“这句话重了,我知道,您们是对的话,您们不为娘家人做点什么,应该为你的做点什么吧?给你即将要离去的娘洗次脸,擦次澡,亡人到了阎王老爷那里,才不会贬您。”

旁边几张桌子打牌的人也不打了,也不好走,只好听。田姑爷瞪着双眼,无话说,多少还有点不好意思。另一位50来岁的女性,不服气的样子。小女子喊道她:“姑妈您好!对不起啊?昨天晚上,我要做四桌人的饭菜有点忙,我还是说姑妈您好,请您给祖母洗一下脚,您洗了吗?我把水都打好了,放在了您生命危在旦夕的、生你、养的妈面前。”小女子点点头“我亲爱的姑妈,您没有洗,最后还是我傻女子去洗的,您们不来我们这个家族的人都在围着老人转,你们有钱的人来了,所有的人都围着您们转,真风光。”

姑妈气急了,要发火了。小女子忙笑着:“姑妈您好!您不服气,不服气您现在就去给生您、养您的妈在临终前再给她老人洗个澡。老人去世后,给您作一张您是真孝子的祭文。”小女子幽默“田姑爷!小女子不会说话,嗯!您是当过干部的,知识分子文化人,今天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姑爷站在文化人的角度,当过干部的角度原谅小女子。我心中的田姑爷到了我们农村,除了要不折不扣的伺候好您的岳母娘外,还应该给我们讲点如何做人,或者说道德观,道德水准。我们国家的大政方针,具体到我们农民们如何做,给我们这个家族,这个村提出点希望和要求,这样的姑爷才是我小女子崇拜的,崇拜得五体投地。更多的话我都不好意思说了。”小女乐着“就是国家的钱拿多了给您。嗨!不说了,姑爷还是姑爷,姑妈还是姑妈,血缘关系是断不了的。”

 [画外音] 今天我收获不小,受益匪浅,我还得慢慢地去消化。人生就是美,今天就是意外地收获。  *

 

117  我家夜 #

在客厅。我在写毛笔字,国益在看照片:“鲫鱼!我白娘说你。”我点点头“鲫鱼!我伯娘说你。”我点点头。国益大声地“鲫鱼我伯娘说你。”

我点头:“我点头就表示我听到了。”

国益:“我伯娘说你不帅。”

我一边写字一边说“她挺关心我嘛!”

国益娇气地说:“她是说你不帅。”

我说:“啥子帅不帅哟!”

国益更气地跺了一下脚:“她说你丑,你听没听我说。”

我放下手中的笔:“我听了的,你有一个伯娘,挺关心你,说你的专用品不帅、丑。是这样的嘛!我听了的。”

国益:“你没有反应。”

我说:“我那里没有反就,我答就了你。”

国益:“就是这样?”

我说:“你的意思要我怎样。”我看着国益生气地样子“任何人都可以说任何人,别人咋说是别人的事,你何必要去管着别人咋说。”

国益:“她说你不帅、丑。”

我说:“嗨!我又不是长来哄别人的双眼睛,我爱和别人交流,我也不是哄别人的一双耳朵,我一生不会发出臭味去剌激别人的两个鼻孔,我就是用我获得的一点道、理,去和别人交流,在交流中又获得更多,使更多的人和谐。所以我要用好我的口,我就是要这样去做。嘿嘿!这是我的七窍。”

国益:“和你话说没劲。”在卧室。我躺在床上。

[画外音] 呵呵!田姑爷。小女子还有点气魄,说的话对不对。嗨!还有什么说得对不对的问题,是说的实话,既然是实话就该说呀!那位姑爷又会怎么想,有可能别人就不去想。*

国益在床的另一头:“鲫鱼!晚安。”

我走进卧室,哼着:“爱我的人是你是你还是你。”把灯关了。

 

118 我家早晨   #

我和国益一起起床,我把床单拿到阳台上去亮晒,国益:“你不累,我反正不得拿。”

[画外音] 我每天都把床单拿到阳台上去光照,这是我的习惯,从来不叠被子,被子里容易生长螨虫,这一点是有很多报道,社区的卫生宣传专栏也有所载,使我养成了晒被子的习惯。*

国益笑嘻嘻哼着:“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剌的玫瑰……”

我在一边认真听,没有打搅她。我自言:“这是你对我一点起码的要求。我也是一个男人,该做到的,是给男人们地警惕。唱得好,国益你好!”

 

119   店里  #

我看店子。国益去买菜,买了好长时间才回来:“鲫鱼,你成天都在老实地做生意,我刚碰到一个生意人,她说她们的生意做得比我们大。但税还比我们交得少,我们要交那么多税,我还去看了几家,要数我们的税交得最多,有点不公平。嗯!要不你去疏通一下。”

我说:“国益!这个问题我给你说,我们该交多少就交多少,别去耍那些小聪明。我少交一千,我去贿赂他人500,你是这个意思吗?”

国益:“对呀!我还赚500呀!”

我说:“跟你说的这个人,他是想说他是很聪明的,他有社会关系,具体到税费的事,有可能是他设来说的,证明自己了不得。”

国益:“他是老老实实地说的。”

我说:“我对某些人我还可以说我咋天打牌输了几十万。”

国益:“你说那个话是啥意思?”

我说:“赌徒们认为我是有钱的人噻。”

歌词曲  《知道》

[旁白]  呵呵!我在场地记录,实在嘛!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边。

字数统计  6835 

场次  115 —— 119

 

25

歌词曲  《知道》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119店里  # 

我说:“赌徒们认为我有钱噻!

国益:“反正少交税的还是有。”

我冷笑了一下:“看来我得给你先疏通一下,我们不谈法律,不谈道德。我拿500给他,能给他带来好处吗?可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恶性循环。”

国益忙:“什么,为什么,有那么严重?”

我说:“要搞那些游戏是别人的事。哎呀!我的国益,老百姓说的,捡到的孩子用脚踢,有了不义之财,就要横想,纵欲。如果今天有人来送钱给我,你国益都认为就该的话,下一步就有很多的猜想、疑问,夜都不眠。是不是自找烦恼。”国益双眼盯着我“是自己劳动所得的,用每一分钱都会珍惜。俗话说,人无横财不‘负’。就是说,人得了横财确并不幸福。得了横财的人,始终是负债累累,这种人最后还不是一生搞臭,家门亲戚都抬不起头,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我同情的那个小伙子臭臭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然!当时臭臭的父亲一定会认为是一件好事,现在呢?”

国益:“他一定会说是那些送钱的人害了他。”

我说:“是你,你还会去耍那些小聪明吗?你就原意让别人叫你的孩子,臭臭?”

国益激动:“我肯定不会,那么帅的小伙子,世人叫他臭臭,是我的儿子那怕是个丑八怪,我也不准认何人那样叫。”

我突然一笑:“你看着店子,我去疏通一下,好少交点税。”说道我就站了起来。

国益忙来拉着我:“我错了,我错了,我认错还不行嘛?”说时又忍不着笑。

我笑着:“有那种机会我还是去贪点吗?”

国益忙:“不要……我又不是傻儿,我才不会要你去贪那些便宜哦!”

我玩笑道:“你看国益,夫人之见,就懂这些道理,不简单。”

国益:“鲫鱼你骂我吗!是我错了。”

我说:“不不不,总有一部份人有这种想法,可以理解,只不过我懒,如果我得了这种便宜,先是激动睡不好,后又是公安机关来了解情况,又要积极配合,使我心里不安。明天检机关来调查取证,你得配合,使我心烦。后天周围的人议论我,我脸又要红。大后天周围的人指责我,我不好意思,活得累不累哟!我何必要把精力用在这些烦恼上,聪明人,是把自己的才能,把自己的智慧用在事业上。”国益翘着嘴巴瞪着眼“嗯,国益!上次李想给我谈他儿子读书的事,在胖哥馆子里,有一个什么单位的主任,别人送了五千块钱和一个女人给他,满意了嘛。哈哈!就是在李想给你拿午饭过来的那段时间,那才叫我耳闻目睹了财大气粗的主任,被别人打得个鼻青还脸肿。在场的一位中年自称是医生,现场看了后说他的眼球保不住的可能性大。”

国益:“结果呢?”

我说:“结果还给别人开了饭钱。你看是不是自找苦吃。每个人都会说自己聪明,但聪明过于了就是傻儿。”

国益:“未必他打了别人就那样算了?”

我乐着:“我亲爱的国益,我要看着的就在这里止步,不管他最后结果,那个主任值吗?别人给他再多钱,能代替了这种痛苦,还是能买到一个眼睛呢!问题是这种他不是意外,是不该发生的。懂起了嘛!”我又感到好笑。

国益:“鲫鱼!你说的是事实,但是你的那种语气像是在逗我呀!”我好笑。

来了个中年男子,中等个子,油头粉面。我给国益比画了一下(不说了)。我对来者点头:“你好!需要点什么吗?”

油头粉面的男子:“哦!我不要什么,我想处理点酒给你。”

我微笑:“我还没有过……”

男了:“便宜点嘛!”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是便宜点的问题,我做生意的时间不长,我没有经验。酒又没有失效期。”

男子:“这要什么经验,我拿货给你,你付钱给我就是。”

我说:“我进的每一样货我都有票的,虽然我是个体,但我还是要有(指着国益)一个会计。”

男子:“是这样的,我收的,对半如何,你卖出去都要赚一半。”

我忙:“嗨!我有个办法,哦……”我眼一瞪自言:“不得行。”我点点头说:“你还只有别想办法,对不起。”

男子:“没事没事!”走了。

国益:“你那个办法是啥子,一下就哦掉了。”

我笑着:“我差一点说出来了,你即然就是收的吗?……

国益:“你喊他拿去还人家。”

我说:“既然商品都能用,不假。”我看国益“嗨!你咋知道呢?该还人家。”

国益:“鲫鱼!你的心我多少了解一点。”

我乐着:“完了完了,我的心你就知道了。嗨!是呀?是我,我就还给别人,没什么。是违法的,就有条款处理,未必条文上写的另行处理。我笨,这些事我不去多想。”

国益:“你又会说,自找烦恼。”

我说:“是!得那种钱我还觉得有点下流。”

国益:“你这样不得罪别人才怪。”

我说:“咋会呢?像刚才这个又半价处理给别人又对呀?如果是人家送的,送东西的人都是知心人。嗨!别去说这事了,我们也没有东西拿给别人,别人也没有拿给我的。我下午去送货是,咋天去有很多感受,有时间我慢慢地给你回报。”

国益微笑:“你给我回报,你的东西多。”

我说:“哎呀,国益!你先说那个税钱的事,我这一下又想到一个我做小工时,双眼所见……”

国益:“你说,能说服我最好。”

我说:“是一个冬天,有一个进一百平米的服装店,店主去找了有关人,每月只出十度的电费。”

国益:“就是送点礼也强,一个月他少要用百多度电。”

我说:“一个月他要用上几百度,由于同意了他只交十度。除了他一日三餐,各种电灶、电烤炉,一日三餐围着电炉吃饭,有一天吃饭,当他站起来时,将酒瓶弄倒在电炉上,——易燃也。”

国益:“结果呢,严重吗?”

我说:“他买的全是易燃物,几分钟化为灰,消防车也不可能一分钟到,一秒钟将火消灭。店主俩口子在大街上泪流满面。有人同情他,有人骂他活该。”

国益:“你呢?”

我说:“我没有去想那么多,我只是想他为什么会这样。那个老板娘在大街上苦喊天,天爷都没听见。你说如果他每一度电都要自己出钱的话,他会那样用电吗?所以说这个店主是聪明过于了。”

国益:“傻儿。”

我说:“嘿嘿!你也知道哇!”

 

120 客户熊火明家  #

还没到熊家,都听到了哭声。

[画面]  我和熊火明在清理我送去的货,我拿50元给丧家,在90岁老人的灵堂前磕了三个头,不同年龄的女性有10多人在哭。*

我身边一位20多岁的女性,抱着一个两叁岁的小孩子好笑。我不满意的盯了她一眼。另一位中年妇女过来说她:“熊小妹!你把孩子给我抱,你得去哭一下,你是老人最小的孙女,平时老人最心疼你。把孩子给我嘛!”

抱着孩子的女性奇怪的眼神看着中年妇女:“你要我去哭?”还乐着“我怎么要哭,怎么哭吗?那么笑人,哭。”中年妇女回头走了“那么笑么,人家要笑我。”

[画外音] 自己的老人,死了,有悲痛,难道还有笑声?我都笑不起来。我是人在老人的灵堂前都磕了三个头。眼前总不值一乐嘛? *

 

121  在我店 #

在蓝天白下,我潇洒自如,在店里打里。突然看见工商所的老廖,50开外,花白头发,高个子,我招呼道:“唉!老廖,你好!今天咋穿便装?嘿!你这个人随便穿件衣服都精神饱满,气质不凡。”

老廖:“不,今天星期,休息。”

我说:“哦!欢迎光临。欢迎你的到来。欢迎你的指导。”

老廖:“你经营得很不错,我向你学习还差不多。”

我说:“嗯!你别说,我还真有问题请教你。”

国益提着菜进来看着廖老辈:“廖老辈!你今天有时间。”

老廖:“来向你们学习。”

国益忙把菜一放:“鲫鱼!我刚才去看见一套衣服,你穿上肯定漂亮极了。”

我说:“肯定漂亮,我还以为你说我的鲫鱼、随便穿件衣服都漂亮。”

国益:“你今年还没有买衣服。”

我说:“我每年必须买衣服吗?我在有五年不买衣服都有穿的。”

国益笑着:“我去给你买一套明人明星广告的衣服,你穿不穿?”

我说:“那个明(名),这个问题要问廖老辈,廖老辈是行家。每一个行业都有名人。这个明(名)我都分不清。”

老廖:“我不是行家,只不过这么多年,对广告还是有点感受,我也没有学过广告专业,不知广告的学所含的内容,和实际情况是不是一至,成了认何一种东西,都可以用认何一种东西来包装。在外行的观察中,对广告地理解是有所不同的,我搞不懂的是一个广告猜迷,也就是说广告完了,听、看广告的人,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还要你去猜。咱们吃多了,没事干?去奔走相告,逢人就说,去讨论广告。如果讨论的结果以广告一样,那这群人是傻瓜。只不过广告嘛?就有点像写说明文,我地想法是用最普通易懂,最简单的语言,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商品的来龙去脉,事实求是的告诉别人就行了。给画面上的没有关系。”

我说:“嗯,老廖!如果真的要你来写一个广告词,你会怎么写?比如食品、药品广告。”

老廖:“我会写这个商品是谁,在什么情况下产生出来的。如果要人物形像,当然是这位带头人,或法人。水稻那当然就是老袁,还要有生产这个商品的生产过程的镜头,真实的展现给消费者。事实求是地说清楚,你那个商品就老百姓地可信度会高一点。”楼上人家的阳台在往下滴水。

国益对老廖:“就是何必要去夸张吗?嗯!楼上这户人老是意识不到,楼下有人,怕还是去给他打个招呼。”

老廖:“不管他如何夸张,在所有的人群中,总有一个人去信。不怕有一百个人,一万个人骂。我一个非专业人事地认为,要想得到更多人地口碑,只有实实在在,不折不扣的,赵妈的秘方。”

我乐着:“货真价实。”

[画外音] 只不过有的人想的本来就不一样,一万个人中总有一个人上钩就够了,本来人家就是整一个算一个。 *

国益乐着:“广告得满好的一个商品,自己不用,自己的职工不用,才是大笑话哟!”

旁边一位中年男士,也认识老廖,相互点头后就随口而出:“明人,谁是明人,谁不是明人,一个人在自己的一块、人群中,在自己的一个圈里是明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圈,我们要用明人这个词来赞扬一个人的话,也有人用夕口名。

我乐着:“老辈还有研究嘛!”我给他两各沏了一杯茶。

这位中年男士接着:“我生产了产品,我是厂长,我是法人,我的形像就敢出现在电视上、报刊上,我的产品假,我走到天涯海角,都会得到人民的审判。为什么不敢光明磊落,没有自信。自己都不信自己,去找别人给你打广告,我作为消费者我咋相信你的商品。我是法人,我的形像、我企业的整个生产线和我的员工,都敢堂堂正正地出现在广告中。要么是自己看扁了自己,要么就是自己虚伪。你又不是这个产品的问世人,你就不了解这个产品的来龙去脉,你凭什么在电视、报张杂志上撒眼。是不是呀?这就是给了我消费者一个不真实感。由其是食品、药品、自己都是外行,还在电视上美恣了。不懂就不懂嘛?做什么宣传。反而别人把他看扁了。”

我忙:“嗯!老人家,带有情绪哟!”

这位中年男士:“是呀!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找的是明白的人,还是图名的人。要不去用马克思的形像来打广告,那就所有的人都去买他的商品。由其是药品,我作为一个消费者,我要知道的是这个药品的直接问世人和了解这个药的作用和用途,功能和主治。”

我看他说得认真,我乐着,他拿出50元钱,指着他要买的烟:“我拿一条。”

我乐着:“老辈子,这个不打广告,这个是不打广告的。”这位把话说了,心里舒服了,回头就走了。

我笑着:“老廖!刚才这一说,我对广告还得留个心。我又想起一个问题,嗯!广告不就是要使别人知道你是什么吗?嗨呀!我的文化不高,我听我们的老前辈说,我们区是怎样解放的,就是来了七个解放军,拿一副标语《毛主席很好,大家做大家吃》走到区公所,区公所马上放鞭炮欢迎。简单易懂,文盲都听得懂。老百姓一听,五体投地,自然高呼‘毛主席万岁’。怎么样,老廖你比我内行,我有时间慢慢的请教你。”

老廖:“嗯!我没有学过广告。外行。”

我说:“老廖!你有其它事吗?你是我的主管部门,我随时欢迎你。”

老廖一笑:“那里,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群众的眼睛才是雪亮的。”

我抠了一下头:“哎呀!我这个人只故说话,茶都没有冲。”我拿起茶杯去冲“咱们烟不抽,茶该冲噻。你来指导,感谢啊!嗯,我们是上下级关系,有了党的方针、政策,望及时给我们传达,你别等我犯了再来罚我的款哦!”

老廖一笑:“不及时传达党的方针政策是要罚你的款?我的任务就是要急时传达党的方针政策,为你们保驾护航,使老百姓放心。不然,我们就失职,我们不可能不向你传达,就来处罚你。那时你会请我坐被告席。”

我笑着:“别!我还没有那个胆量。”

老廖:“没有那个胆量,如果我们真的把上级部门的文件放在办公室,不给你传达,过一段时间来罚你们,我敢说第一个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就是你鲫鱼。”

我乐着:“我真的没有想过,我没有那个胆亮。”我眼睛瞪着老廖“嗯!真的是这样子的话,还是很好的锻炼机会。”老廖点头一笑。

我突然的笑过不停。老廖说:“你笑什么?”

我笑着说:“不好说。”

老廖说:“嗨!还有小秘密?”

我说:“没有,没有!我只是想能上电视地广告,应该是比一个普通消费者的水平要高得多的人,怎么会犯一些低级错。比如广告植物油的,‘我的油不含胆固醇’。这不是笑话吗?他不知道所有的植物都不含胆固醇。难道他是要用这种语言来戏弄消费者。”我乐着。“我广告我自己,你们大家看,我是一个。”老廖也好笑。

老廖说:“广告就是个说明文,就是把自己商品的作用和用途说明就行。但总有一些是在浮夸,虚喊,喊完了别人还不知道它的商品是干啥用的。”

我说:“可信度就下降。”

国益:“鲫鱼!说现实的,我真的看见那套服务,你穿上很漂亮。”

老廖:“你的爱人主动给你买衣服,你应该感谢才对。”

我心中有数的问国益:“多少钱?”

国益:“我没有问,不管多贵我都给你买。我给你说,你看到了那套衣服,你肯定喜欢。”

我忙:“停!对我而言,没有喜欢不喜欢,只有应该不应该。”我看了一眼国益和老廖“嗨,老廖!有件事我想了很久很久,今天我得请教你,老廖你帮我想考一下,国益非要我去买一套衣服激发了我,使我把这件事展露出来,很简单的事,但我以前没有做到。就是像我们这种门面,应该消、防、器、材。个人家里也应当陪消防器材,这才是给我们的生命曾添光彩。”我点点头“怎么样老廖。”

老廖:“可以啊!”

国益:“消防部门都没有说你操什么心?”

我说:“这个问题是关系到我自己的生命,我当然要操心,我自己去买消防器材都是。在一个人一生中,遇到一次就完了。”我点头看国益和老廖“同志们!我说这个才是现实的,把火灾消灭在盟芽状态的意识。”

老廖:“有必要。”

国益:“不可能,我们这种店不容易燃起来。”

我很自信,认为我的想法是对的:“我们不能有侥幸心理,这一点钱值,换来的是我们自己的安全,就是邻居出现火情,咱们都有损害。”我乐着“你看,我们心的这种思维,想出来的才是把火灾消灭在盟芽状态,这才叫把损失降到了最低。保护了自己,也保护了别人。当你看到火海时,你才感到生命的渺小。嗨!生命成可贵,安全价更高;侥幸心理在,小命即可抛。哈哈,国益!拨款事议——取消鲫鱼衣服一套,三日内购回消防器材。此致。”

咱们乐了起来,老廖:“你俩口子真快乐。”

这时有两个尼姑打扮的来了,拿出一个有人出了钱的名单,给我看:“菩萨保佑你。”

我琢磨着问:“两位仙姑,什么是菩萨。”

仙姑:“能保你的。”

老廖:“我认为你就是菩萨。怎样保佑法。”

我不理解:“嗯!我今天去抢银行,菩萨保佑我嘛?我今天给你20元钱是积德,后天我去赚大钱,就是空手出门,抱财归家,有这个道理吗?”

尼姑:“你出20 就可以在碑上给你嘱个名字。”

我说:“20元钱你拿来干什么。”

尼姑:“修庙子和求菩萨保佑你。”

老廖:“嗨!菩萨还保佑我,不出钱,它就不保佑我?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是菩萨。唉,你是哪路菩萨哟?”

我问尼姑:“喂,仙姑!菩萨与众生的区别在哪里?”

尼姑没有回答,老廖笑着:“我们不靠神仙皇帝,要活得自由解放,是靠我们自己,你走!”

我乐道:“退堂!”

国益看了我和老廖后:“哈哈哈……菩萨也要用钱。”

我说:“我敢肯定的说这两个是假的。”

臭臭大步笑嘻嘻的向我走来,我看忙说:“臭臭!看样子你是专程在我这里来哟?没事,我们在闲聊。”

臭臭看了一眼老廖:“是专程来。”

我说:“全力准备高考?”

臭臭:“是呀!我本来一个好的心情被打破了。”说时又看了老廖一眼。

我乐着:“臭臭!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老廖自己人。老廖!这位今年高考的考生,我最好的朋友。”

臭臭看着老廖点头:“您好!”

臭臭对我说:“叔叔!学校有保送生。我列在其中。”

我说:“好哇!不需要参加高考,直接读大学。”

臭臭:“哎呀!觉得搞得有点复杂。”

我说:“怎么呢?”

臭臭:“我给你说嘛!有人说这不可能绝对公平,所以搞得人心惶惶,我才无所谓。”

我说:“它还是有一定的条款。”

臭臭:“我想放弃。”

我瞪臭臭一眼:“什么,放弃?你怎么想的。”

臭臭:“因为有人说这种做法本来都不对,说是一个腐败的温床,有人说去年有一个县,因为这事,处分了一些人。”

我说:“你有想法吗?”

臭臭:“所以我想放弃,搞什么保送嘛!把一个简单的问题人为化地搞复杂了。我不管它出题有多偏,有多幽默,它必定是学过的,考生能想到的,我就是把平时学的知识发挥出来。出题的人他不会要我打满分,说在这里,我愿去读个二本院校都不想去读保送。我还有一个想法,我没有把本科作为我的终点,本科四年只是我路过而已。”

我说:“你有这种想法很不错,有出息,那你只有参加高考?”

国益喊臭臭喊不出口,直接说:“你,你不要听他的,你自己做主。”

歌词曲  《知道》

[旁白]  呵呵!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字数统计  6884

场次  119 —— 1219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