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人。素21-23
[ 2009-9-29 11:12:00 | By: 廖政权 ]
 
 

21

歌词曲  《知道》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111胖哥餐馆  # 

同桌50开外的人横眉怒目:“这种人就是在社会上说地穿鱼尾鞋的人,自己还觉得很光荣,是不去诈别人的钱,回到家里吃饭多好!自己做饭自己吃,一家老小在一起,又有家庭的气氛,又有家庭的温暖,老人说你孝道,儿子说你是一个好爸爸。哎!老子说,在家里享天伦之乐,有的人就是享不来,什么东西。到处诈钱请我吃,我不成了和你空口同财了,所以老子讨厌他,把我当成他的拐杖。老子那天都想发他的火。老子看现在眼睛废了一个,这一下我又看你诈谁,谁又送钱给他。总之是自找罪受,活该。嗯!就算别人出钱医他,眼睛有意外呢?刚才医生说什么?内出血。眼内出血我们不懂,算自找苦吃,自找罪受,活该。嗯!他儿子读初中,要学英语,给别人说要一套音像设备,别人就花了八千块钱,送了他一套全新的学英语音像电视设备。结果呢?初中毕业,中考就考了两百多分,这算初中毕业吗?这个哇哇,读书不行,社会上的事晓得完呐。——敢随时、随问张叔叔、王叔叔拿钱。我原来想他儿子就是人渣一个,嘿!现在人说这个主任就是人渣一个了,活该。他以为他有能力,别人还有可能比他干得更好。他家两年多没有做饭了,到处吃老百姓。谢谢大家关心,今天这一幕他持早都要出现。活该。这种人有一个职业病,别人都不对。这种事我是亲眼看到过几次了。告诉天下人嘛!我敢说还有人走这条路。”

围观者说:“这到底是谁错呐?”

跟主任一起吃饭的一个中年人乐道:“这才叫鼻清脸肿、头破血流。”点头“嗨!还有可能妻离子散。”

又一位同桌吃饭地乐着:“嗨嗨!欲话说得好。——强中更有强中手,恶人更有恶人收;恶人还要被王法磨。他有权去索取企业老板的钱,来逗我们乐,这叫报应。他还以为喊我们吃了,我们就要听他地摆布。哈哈哈……”

旁观者:“主任头上开了花,结果不感去抓他;劝君一生要把握,存在世界才好过。”

[画外音]  嘿!难道真的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主要是这些人的钱不是通过自己劳动所得,产生的恶果。所以有人说收了不是自己劳动所得的钱,是什么负面影响都可能出现。*

一位围观者说:“主任,人而不仁,还喝什么酒,共什么餐嘛?”

李想走进餐馆:“鲫鱼!现在我们俩弟兄来慢慢吃,慢慢聊,我要麻烦你点事,来咱们慢慢聊。”服务员上菜。

我一笑:“你老兄麻烦我,我都有能力不帮你,那是我的福份。”

李想微笑:“这次呀!这次是我听说你在城里还干得不错。”

我忙:“嗯!你现在的企业是处在兴旺时期噻?”

李想收回笑客:“哎!企业是处在兴旺时期,可我现在没心干了。”

[画外音] 哇!我哪知道是你还是家人出了问题。  *

我说:“别别别!我来先敬你一杯,算是我以后请教你,且不介意。”

李想忙:“不不不!不介意,不介意。”

我诚恳:“那就算是我们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中相互帮助。”微笑“这样说都好最亲切哦!”

李想有点心事地表情:“好!干了。我刚才听了这句话,我心里的石头都轻了一半,说明你愿意帮我。我想到你,就是你接受过高中地学习,大学生离我远,所以我只能找你。”

我好奇:“你真有心事?”

李想:“是这样的,从企业上说,我一切顺利,客户对我地平价我认为还尚可,五十个第一线安装工人,全是熟练工,就是别人说我没有文化,我心里难过。但我知道为别人着想,我对他们的要求不只是把门窗给客户安装好,而是说到了客户家,说什么言语,那些礼貌用语是必须说的。不能增加客户的一点负担,包括喝一盅水,而且安装完后地板都要给客户打扫干净才算完成。在同行业的基础上我多开三块钱给工人。嗨!一个月下来,我的效益还在上升,业务量增加了,客户对我的员工还满意,认为我这支没有文化的伍素质还挺高。安装工人不需要多高的文化,一个组有了一两个文化人就够了,在这个问题上我还是挺自豪。现在我存在的问题。你知道我没有文化,我的儿子李兵,今年12岁,小学6年级,现在是成天玩电脑游戏。”

我突然哈哈大笑:“聪明,聪明,你的儿子聪明,我现在都不会玩电脑游戏。”

李想忙:“可是他现在书都不读了。”

我说:“老兄今天来就是谈这个事?”

李想:“我现在没有招,只好来请教你,听说你有个哥们对教育很有研究。”

我说:“哦,是!他办了一个私立小学,他对小学教育是一个行家。”

李想忙:“对了!这就对了,我找对人了噻。这要好好地干一杯。来干。”

我笑着:“干呐,我要说一个但是,但是一个孩子的成长,只靠学校教育是不够的,还有家庭的温暖,逐步适应社会、了解社会。水有源,树有根,人人都有父母亲。能够得到父母亲关心是应该的,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才不会感到缺少什么。”

李想:“我李想没有文化,只知道实实在在地干点工作,对孩子的成长我从来都没有去想过。现在我觉得孩子不要像我没有文化,应该尽量地学,这个年龄不学文化干什么?我过去都只知道出钱,出钱就公道了,要别人把孩子给我教好。我没招。”

我说:“嗯!你就是把希望寄托给别人,别人把孩子给你带好,你自己连天伦之乐都不享。老李,你只有简单两个字,读书,这是你在要他读书,是吗?你得改变这种思想。”我又说得认真“孩子有父母地关爱,使他能认识到自己要读、要学,问题就迎忍而解了,要做到这一步,难。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家长要摆好自己的位置,我的想法是,你应该始终处于一个比孩子大一点地引路人,时时有一些和孩子同龄地语言和口气,你看教学前班的有学前班的口气,这一段叫学前教育,小学教育有小学教育地方法,有同龄人的口气。中学阶段有中学阶段的教育。上次有一个报道,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给大学生讲课,在记者地报道里,只有一句话‘讲得一点都不好’。这是为什么,他只能去带博士。说近一点嘛!一个高中特级教师,喊他去教小学一年级的小朋友,他讲不好。”

李想听神了,服务员也过来听,我继续说:“你要使孩子感觉到,你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什么话都可以给你说,你也必须理解他。如果他做错了一件事,你首先应该想到,是自己在这个年龄段,做错了希望父母怎样面对,你要带着这种心态去处理,结果会更完美,你的儿子会感觉到父母的伟大,用一种简单地话来说叫换位思考。这时候你所感受到的是享受天伦之乐。”

李想没有语言,我笑了笑:“其是呀!我观察到,有相当多的孩子,是他周围的人哄,哄成了一个过于调皮的孩子。把孩子当成宠物。

餐馆老板娘忙喊:“胖子(老板)你来听。”

我又说:“孩子就是有他天真可爱之处,如果你老是以一种家长、管理者的心态来面对孩子,在你的语言中总会带有一点指责孩子地口气,这不对、那不对,孩子在这个天空里,这个大地上,他会感觉到没有一席之地。嗨!有很多人就是这样过来的,到了那个时候,想法就多,横想纵欲就油燃而生,这时什么结果都有可能。”

周围的人在增多,我又自豪:“所以说对孩子而言,就是一张白纸,能不能在上面写好字,画好画,家长有多大的责任呢?我想起有的家长怨老师,我现在想起来,实在不该,是你自己要把所有的希望寄托给老师,我现在想,老师能教好几十个人吗?他连自己的孩子还教不好,所以家长有责任。有人说别人的孩子家长没有管,仍然有作为,说得对,这里有一个方法问题,一是你管的方法本来就不对,不一定每位家长都会育好苗,在一百根树苗里,总会有几根树你不管它它能长好,也有可能你育的方法不对反而把一棵成长得满好地树弄成了无用之才(材),所以这个问题的难度大,很难把握好这个尺度,往往都要走过了,回头来看才要清楚点。”我笑着“所以嘛!要想育好一棵树就得从自我做起,要成一个可以育好树的人。”我还乐着对李想“对不起啊!我一高兴就话多。”我点头“多少也是我前些年地感受。”胖老板在一边听

李想只点头,不说话,周围的人也只是看着我,我又说:“我们应该反思一下,不要把我们儿时父母哪些地方理解我们,哪些地方理解得不够的、恶性的不能循环,我们去总结前辈地做法和我们儿时地想法,再把它融合起来,对于引导今天的孩子就有招了。为了养成孩子良好的学习习惯,可能的用一些书面语和普通话和孩子交流。”我自乐着“怎么样!你安装门窗的一些计算方法,工人工资,你要扮演一个似懂非懂的角色,和孩子讨论还要有同龄人的味道,孩子会觉得你是他的好伙伴,感到学有所用,在知识的海洋里,要一点一滴的去了解去融化。就是从不满开始。你当父亲地会感到乐在其中。你看这样以来一家人和睦了嘛!”

李想抠抠头微笑着。我乐着:“再说孩子的成长,少不了家庭地温暖,家长引导孩子就是要站在对方的位置、孩子的角度来看待成长之路。”我更加好笑地说:“同志们!对不起,我的话多。”

李想举起右手,瞪着眼:“不,对的!”我看着他,他深思后“有的学校非常重视素质教育?”

我的话从口里溜了出来:“什么是素质教育,在我读高中时,老师没有正面回答过学生,在我请教的教育介人士里,每个人都有自己地答案。素质教育的标准是什么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我们的学校是怎样运作的,99朵玫瑰齐步走,人人都喊素质教育,人人有自己的答案。每一位老师都知道因材施教,两千年前我们的祖先都提出来了,到今天所有的人认可,在实际工作中又如何?同样一个小孩子,在不同的家庭成长,他的结果是不同的,别人的孩子有出息。这个有出息的孩子成长在另一个环境,就难说。对学校而言,教育者而言,适合自己能够人和的学校、老师对你就是最好的。要做到这一点难,就像我们成年人找老婆,有的离了几次婚都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总有一部份人常常爱说一句话,考出好的成绩。”我笑了笑“不好意思,这句话我多数时都是听到教育介人士说的。我的意思是,成绩是考出来的吗?不是,而是通过平时地闻、学、慧、悟垒起来的。每一个人获得的知识面不一样,各有所长。我天天考,不是就把成绩考出来了?什么是考试,我想的就是在一段时间内,独立完成作业。”

围观者,微笑着。我笑着说:“嗯!我不知道词典上是怎样解释的,我还是认为一切从实际出发。有的用人单位洋气地说,我需要复合性人才,想法是对的,个个都是精英。我在建筑工地做小工,就是城南小区,要算闹了一个大笑话。”

我看了看周围的人,他们还愿意听,我说:“城南小区五栋房子,前面三栋,后面两栋。开发商请的全是高级工程师,复合性人才,把一切都交给高工。在房屋地建筑、施工方面是行家,先就把前面三栋修好了,城市的形像首先展现在市民眼前,开发商对三栋房子地建筑满意。高工有功劳。当修后面两栋时,才发现材料进不去,前面三栋房子赌死后面两栋房子修建地运输。这不是个大笑话嘛?农民兄弟修了多少房子,都是凭经验修,都不会出这种笑话。老板要的人是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天上的事知道一半,地下的事全知,可惜送子娘娘没有送这种人到人间。”

李想:“那怎么办。”

我说:“嗨!怎么办,又将刚修好的房子拆一个大洞噻。所以我说的是一个人不一定要从机关枪,了解到原子弹,熟读兵书的人,也不一定会打仗,叫纸上谈兵。我们要有一计之长,听点旁人的意见,或者把自己作为旁观者来看,会把问题看得清楚。用小米加步枪的人,有时也能打赢飞机加大炮,只要用得好。”我笑着“辣椒面也可当铀使用喔。”

李想:“哎!应该实用性的人。”

我说:“是呀!我们厨房的天然气和电器开关,冰箱要起动,该如何设计,我就懂这一点,万一天然气泻漏,我设计的电路不会引起爆炸。火灾,据我的了解多数的火灾是能避免的。人往往有侥幸心理,要等到造成了灾难,那时去说是教训,是不是费话哟?”

李想:“嗨!今天是皇道日,算我找对人了。来来来!我们俩兄弟,我第一次给你喝酒,第一次敬酒,来三杯。”看着旁边的服务员“你们的拿手好菜,做两个来。”

我忙:“慢……菜吃完了再来,馆了里吃饭,随时喊菜,菜都随时到。”我乐着“我们吃多少喊多少,只管吃好,不要吃得过饱。哈哈……”

来了一位胖子,中等个,短发,拿着一瓶好酒:“服务员拿个酒杯来。”又对我和李想“两位好,我是这家餐馆的老板,我从来不和客人喝酒,今天我来向两位朋友学习学习,有点打搅两位的雅兴,不好意思。”

我和李想一起说:“欢迎……

胖老板:“那我先敬你们一杯。这顿饭算我的,你们吃什么说就是。”

我和李想相互对视:“这不好吧。”

[画面]   我们相互介绍自己,握手。

我一高兴:“费我交了,你老板出就不好了。”

老板忙说:“什么不好,我也没有文化,我和李老兄的情况差不多,我儿子刚进初中,不到一学期,老师都找了我两次谈话,我发觉我和李兄在孩子的问题上都有点模糊,从来没有去想过,就是拿钱进校,出钱就公道。看来钱不是万能的,我作不起那道题,你给我一万块钱我也作不起,必须通过自身的大脑,发挥作用,在充分理解的基础上,把题作好这就是,和钱没关系。还可不可以这样理解,我开不来汽车,出了钱就开得来了吗?必须得自己去学、体会、感受、去试,才能掌握好驾车技术。我出一百万,把孩子送到世界上一流的中学,能起多大个作用,按鲫鱼兄的意思起不到作用,是外因,你不会的题你仍然不会,老师讲的课你更听不懂,自己反而还麻木了,成绩更差。”胖老板笑着对我说“是你先说的话激发了我,我这两句话是我说得最好的。哎!我写不起。你看我这个人还好自信啦。”

我笑着:“我写得起,我回去给你记录下来。说得好,该自信噻。一个学校一万个学生,有九千九百个都是好的,唯有一个差的,可能就是你的孩子。反过来,那个学校有一万个学生,有九千九百个差的,唯有一个好的,也可能是你的孩子。”

老板:“咱们兄弟间说话投机,我的话就多。对孩子而言,我爱说的两句话就是去做作业,读书努力点。其是这两句话起不到作用,反而使孩子反感。鲫鱼兄的意思是做好孩子的朋友和同学。”

李想:“是这个意思,我发觉有的老师都走进了这个误区,愿出钱给别人,叫别人把孩子给我管好。”想了想又自语:“这叫不自立。”

老板:“你鲫鱼比我年龄小,有这种认识,嗯!我不会说话啊!是什么意思?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长百岁。你看我,山大无柴,树大无杈。”

我说:“今天是这样的,李想一谈到孩子的问题,我一不留神一下就说了那么多。只不过你两都说自己没有文化,但仍然有作为,实实在在的做自己的事业。对孩子来讲,一是要身体好,要培育、调理好肌体,加强锻炼,从功夫界来说要持之一,而不是持之一。二,学文不行就得学门技术,只要能占一头就好。”

老板乐着:“对呀!是不是李兄,我好像有点明白,我听了这几句话,对我这种人的确对孩子没有招的人来说,起止值千金。所以先不说那么多敬二位两杯,我也爱好真心朋友,以后不介意我胖子的话,谁时请来,这顿饭我请,值不了千金。所以我都已经是赚了你们的钱了。经验来自积累,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有的人本来也可能不会传。我这个学期,两次到校,班主任都说,‘要管严点,不准孩子看电视要督导孩子做作业。每天晚上不学习到十一、二点,你考什么大学哦!’我听了他这一说,两位兄弟,我真不想要我儿子读大学。所以我儿子一听说考试,连饭都吃不下,也睡不着,像被老师吓住了。我现在想的话,不一定每一个老师的子女,都能读大学,都吃笔墨饭。”

李想:“他还是要消费,还是有人要安门窗。”

我对胖老板说:“考试,我认为是老师吓一下学生。什么是考试,我的理解是在一段时间内独立,独立的完成作业,就是那么回事,平时作题没有时间限制,可以讨论。哎!从一年级到高考要经过无数地考试。主要的是我们在平时要养成良好的、学的习惯,比如开始学几何的孩子,回到家里,我们以同龄人的心态和他一起画一张圆桌,方桌,把自己家住房的平面图画出来,门窗画出来。孩子会感到学有所用,学有所乐,自己要养成学习的习惯。孩子自己都会感觉到,哇!我还是个人才。乐在其中。”

我笑了笑又说:“哪个学校好哟?开国之君不是毕业于当年的一流大学,而是师范,普通的师范。”我们都一乐“我还想说的就是我的几何老师,在上第一堂课几何就把我们封备了。他说‘几何几何,叉叉角角,教师难教学生难学,’后来我有点恨这个老师,什么教师难教,学生难学,你今天教我的几何,难道你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因为你懂几何。后来我根本不听他的课,我自学。在高考时我的几何题是作好了的。我们那个数学教师水平高,教的学生成绩差,就是把一个简单的题复杂化,可能在他的大脑里,我不这样给你讲你们还不知道我的水平比别人高。”

老板和李想:“实在,说得实在。”餐馆里每张桌子都坐得满满的,客人在吃饭。

李想:“家长就是把老师看神了,绝对完美。”

老板拿起酒杯:“你看我们只顾说话,来来来干杯,干了。”

我又高兴:“我们生活中,有人会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我今天有幸,李想瞧得起我,来到贵馆,服务热情,更有幸的是又认识到了你老板,在我们的语言中,能看出我们都是生活得实在的人,没有高学历文凭,在茫茫人海中,我们以什么人交往,对我来说是愿给行家提鞋,不和空口同财。我们的文化都不高,但多少目前有一点事作,实实在在地干自己的事业。我就是去做个清洁工,我都不折不扣地工作好。社会是多元化的,需要你安门窗的队伍,还要我开副食店的队伍,还要办餐饮这支队伍,我们都各自在自己的岗位实实在在地快乐着。”

歌词曲  《知道》

[旁白]  呵呵!你是一定是个好家长,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字数统计  6918 

场次   111

 

22

歌词曲  《知道》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111       胖哥餐馆  #

我说:“社会是多元化的,需要你安门窗的队伍,需要我开副食品的队伍,还要办餐饮这支队伍,我们各自找到自己的岗位实实在在地快乐着。”

老板:“十分说得对!能多学点文化当然好,如果他对XYYX实在不感兴趣,那就学一门技术。我不懂这些道理,我们这些年就是实实际际的做生意,对于孩的事,我想今天我获得的可能也和李兄一样,还得满满消化,反复地琢磨,下一步有问题我们再来请教,对你们这种用心去研究的人,我还是要有所表示才合符情理。”                                               

李想:“大家一说,我还有个问题,我们的教师都还有个问题,你看在广告上听到这样一句,我原来的成绩不好,现在我考了第一名你聪明,其它学生又成了傻儿?或者说老师把这一个学生教好了,没有把其它学生教好?”

我说:“应该说这个学生有进步,现在能掌握书本知识的多少。你非要说这个学生不得了,对他扬言的话,没必要,尤其是高中,有多少人都是被吓傻了的,有的老师是每一堂课要说无数个高考,就是为考试而读书,什么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我就不相信十年不说这种语言,未必教育质量都会下降。把这个时间用在教学生更熟练的运用定理,更灵活地运用几个词语,成天地说考试学生就把不会地变会呢?59分就是地狱,60分就是天堂?我读过高中,参加过高考。社会上有很多的语言,就是把童年的智慧库封备了。”

李想:“是!这种语言太多,尤其是高考前后,大街小巷,每一个人群中,都能听到这种语言。不仅使学生紧张,家长都紧张。难道是办学单位必说的语言?就没有一个轻松的分围。”

我说:“只不过还是得说明一下,有高学历,故然好。社会发展,人类进步需要文化。有这样的人,不一定都是高学历,拿破伦还不能做两位数的乘除。有人上了天,算英雄,我们每一个人不一定要上天,但我们每个人要吃饭,我会栽秧,打谷,每一个人都要吃大米饭嘛!”  

老板笑嘻嘻地拿一个红包递在我手里,我忙说:“嗯!这就不对了,见外了?”

老板说:“是这样的,我说明一下,鲫鱼兄是这样的,我给你解释一下,因为我儿子在我眼里是一个没有出息的了,钱我拿来有什么用,生我都没有带来,死了我俩口子还带走吗?你看我每天每张桌子都满满的,我请的服务员,几年就没有走一位,我存百万、千万,儿子一年两年给我搞完,到时候杀我都有可能。如果儿子能有点出息,自食其立,不依赖别人,服务于社会,那我才是皆大欢喜。钱我拿给谁,我们换个位置来想,就是谁更理解我,解决心里的疙瘩,问题是我有钱,我在哪里去找一个你。今天你说的话,对我这个家庭的具体情况是投了机。说实在点是救了我的家庭,所以红包就算我的一个见面礼,这种话我不会轻意地说出,说出来了的,我就不会收回去。授人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今天地谈话对我而言,是无法用钱来衡量,何况我今后还要请教你。因为我要了解的东西,你今天恰恰说来合了我的口味,我们今天的交往是真诚的,我绝不是虚捧你,说你多么伟大,我只是说你今天讲的对了我的味口,这个跟社会上的金钱交易不一样,我不会说话,咱们一回生,二回熟。如果我是虚伪的,你老兄当众骂我,我认了。”

老板娘走过来对我说:“你拿到,我们胖子是一个不会轻易和别人交往的人,今天我看他是最开心的,从来就没有这么开心过,你收下吧!”

我有点不好意思:“这样嘛!我们把红包先放到这桌上。”我把红包放在桌上又接着说“我只是随便聊天而已,只要你心中有了孩子这根弦,自己作孩子的表帅,在我们人类社会里,就有一席之地。有的家长讨厌孩子看电视,我以后有了孩子,我就陪着孩子看,看了之后我就和他聊电视里的内容,再之后我就与同龄人的心态和他写,时间长了,总会写出一遍蓝天白云。拿回来的奖状,我会做一个像夹,给他装饰好。”我笑着说“以资鼓励,再接再励嘛!”大家都好笑。我又说“我把问题想得很简单,红包的问题,我先说情我领了,如果我收了,我一定会变质,我们何必跟钱过不去呢!我这个人看这类问题,就是这个定议。我还需要得到更多人的帮助,今天地谈话我也受益匪浅,我们就算扯平了。如果我们相互说的还投机的话,以后我们多交流。”我笑着指着红包说“现在、最后、所以……”

李想:“这样好不好!以后我们互相帮助,红包的事,嗯!这样嘛!红包就放在胖老板这里,交给收银员,以后我们还要来噻,这样就解决了一个拿出来了不收回去,一个又不收的办法。我们来日方长,后会有期。”老板看着我瞪着眼,他只好点头。我和李想也点头,咱们,大笑起来“好,好了!你们不再说了,就这样定了,就这样办。”李想拿着红包喊“收银员,这个我们存在你这里,我们下次来吃。”

老板点头:“好朋友。”

我拿起酒杯微笑:“我们再次让我们的双耳享受一下酒感(碰杯)。”

李想看着我。老板说:“就是要碰响酒杯的意思。”

我乐着:“让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为我们实在的、勤勤快快的在地球村干杯。”

 

112  我家的晚上    #

我站在客厅的窗前,看着窗外,国益从厨房门口向我走来,抱着我:“鲫鱼!谈点感想嘛!我觉得你好可爱哟!”

我看着国益:“谈感想,要我表扬你一番?”

国益:“不,你骂我都行。”

我眉头一皱:“嗯!我还真有一个事。听了多久了,想了多久了,有时我在想,还真有道理。就是人们生活的一个习惯。”

国益忙:“和我有关吗?”

我说:“给任何人都有关,可以呼于世人养成一个生活习惯,有益无害……”

国益忙:“什么生活习惯,呵呵!还呼吁世人?”

我说:“嗯!你别说,这是常老辈的发明,我上次跟你说说多了你记不住,主要是当时常老辈说了后我还没有完全消化。呵呵,国益!这个发明可得世界专利哟!”

国益摸着我的头:“有可能吗!有哪么多人在研究食品卫生,专门机构哪么多也,你还常老辈他拿出一个小学毕业证都不错。”

我说:“对呀,不错呀。事实呀!我们老前辈的歌唱家,他们有多高的学历,那个时候可能还没有音乐专业。别人就有那么一点一计之长。服务于社会,我感谢他们。”

国益:“这点你说对了,我初中时,老师说过一句话叫做……”国益想了想“哎呀!我想不起来了,意思给你这个差不多,就是什么东西有时会掌握在普通人手里。好了,你说!准奏。”

我看着国益一笑:“还准奏。嗯!我就觉得你这样可爱,我是全面的了解你,在我的灵魂深处认可了你,我才提出跟你结婚的,所以不管今后你成为一大胖子还是一个瘦子,我一样地一步三点头。”

国益:“哇,是嘛!”我点头“你说常老辈的世界专利噻。”

我说:“好啊!我先捧你一顿。”我先是举起手,后又抱着国益转了一圈,放下后我去拿起一个碗,坐在沙发上对国益说“你看这个碗洁白,我们吃饭时拇指放在碗口上。”

国益:“对呀!不稀奇呀!”

我说:“问题是我们吃一顿饭不可能自始至终都拿着碗不松手。”

国益:“对呀!没错呀!”

我说:“吃一顿饭有可能把碗拿起、放下,又可能站起、坐下,又可能转个角度拿碗,手去接触其它后再拿碗,别人给你添饭,这个别人的手放在碗口的什么位置,你再去接碗时拇指又放在了360度的那一度。总之吃一顿饭人的口,要转动n处碗口。”

国益好笑:“你这一绕口令,你要说个啥子?我们现在本来就是这样做的。”

我乐着:“我要先给你说个因为。嗨!我们知道算什么,要使世人都知道才算我们进了一步。”

国益:“你的世界专利就是所以?”

我说:“我现在就要给你讲世界专利的所以。就是要在这个碗口上作一个迹号,在我们手拿碗时,拇指自始至终要放在迹号上,要如何才能使世人有这个习惯。”

国益忙:“你的意思是说拇指上有细菌,我们吃饭时,手不一定所有的人都要去消毒,在多次的不同角度的拿放,使整个碗口都粘满细菌,吃饭时人口又不可能不接触碗口,这就是我理解你的所以。”

我笑着说:“国益,你说得好乖哟!对,有了这个迹号,我们吃饭时留意一下,养成这个习惯有意无害也。”我点点头“这就是没有小学毕业证的世界发明专利。”

国益:“你要去往这方面努力。”

我说:“我是要想一想,成功了是人家常老辈的专利,我只不过是一个经办人而已。”

国益自豪:“就这样,你去办,准啦。”

我站起来,举起手:“你拿我开心,准啦?”国益开跑,我又坐下失望的样子说“哎呀!你往哪里跑,我都把你追到了我的心里呐。”

国益回到我跟前,娇气地说:“你还是该表示一下。”我给了她一个吻。我看着国益“你看着我干嘛?”

我说:“该你给我一个这样的表示吗?”我们哈哈地笑。

国益:“我给你两个表示。”在我脸上吻了两下。

我说:“这就是美好的时光,人就是要有自由与快乐。”

国益:“就是!”我看着国益“你又要干嘛?”

我想了想:“这个我看该咋说呢?”

国益:“想咋说就咋说噻。”

我说:“不还是要有点技巧,要不然,要不然你会生我的气,嗯!本来一句话该这样说才好听,嘴那样说出来别人听了是没有那么舒服。”

国益:“好好好!你两样都说一下我看有什么不同。”

我说:“好,第一种说法,嗨!你这个人咋不会漱口、刷牙呢!你那么大了,漱了那么多年的牙,不知你是在漱口,还是在刷牙。第二种说法是,漱口刷牙还是和一定的学问,我听别人讲,我觉得还是对,就是先漱口,先喝一口或两口水把牙缝里的残留的食物漱掉,然后再用牙刷刷牙,要不然把牙齿上的残食,弄到了牙缝里,会使在牙缝面的残食形成龋齿。你看怎样更好。”

国益:“当然是第二呀!”

我笑着:“我说的就是第二。”

国益娇气:“哎呀……”

我抱着国益进卧室:“还哎呀!”

 

113  黄氏诊所   #

我看吕护士在准备给一个五六岁的小妹妹打针,小妹妹哭着:“我不打,痛。”

小妹妹的妈:“不痛,不痛,一点都不痛。小娃娃看着你们穿白衣服地都要哭。”

小妹妹:“痛,我上次打都痛。”

小妹妹的妈:“这个啊姨打针不痛,这个阿姨会轻轻地打。”

小妹妹:“妈妈!你上次还是那样说的。”

吕护士空着一支手给小妹妹看:“小妹妹,乖,你发烧,我给你打一点点药,只有一点点痛,要不你的烧就退不下来,我小时候打针都要哭。”小妹妹的妈瞪着吕护士,“我们穿白衣服的人,是能使你身体好,知道了吗?”消毒“你看现在不痛,痛的时候我会给你说好嘛!”针扎进“好吗!你读书了,我给你老师说,小妹妹最勇敢,给你带上红领巾。”小妹妹点点头。吕护士把针拔了,小妹妹没有哭。

小妹妹的妈自言:“你咋会说打针痛呢?你这样说别把我的孩子吓到了,哪个打针的像你这样说。”一想“嗯!小妹妹没有哭呢,是咋的?”

[画外音] 嗨!本来打针都痛噻。咋会说不痛呢?过后小孩不觉得你说假话,是不是要把这个理说清楚,本来就痛。*

一大家子,六七个人,送来一个病老头喘着气,黄医生:“老人家坐,你有几年的病史了?”

一中年男子:“这是我父亲,得了这个病五六年了,我们一直都在医,昨天我们去看了,开了三天药,我一天就给他吃完了,还是没效。”黄医生看了他一眼,

老人气悸,黄医生在给他检查、听了胸、腹,双脚明显水肿,查了血压。一中年高个子烫发女性:“我父亲吐的痰像脓样,很多,早上起床可能要吐一碗痰。嗨,医生!你能不能医断根?”我站在一边。又进来一个老大爷。

黄医生摇摇头:“我医不断根,气管炎、肺气肿伴感染、肺心病……”

中年妇女生气:“你医不断根,你给我医啥?算了,我们走。你要钱我给就是,还没有一个医生敢要。”几个人把老人扶走了“一个这种病都医不断根?”黄医生摇头一笑。

看病的老大爷手里拿着一张处方说:“医生只医病,医不到命,照她那样说,世间上的人都不死了。”我们感到好笑,老大爷把处方拿给黄医生“哦!我服了这个药还可以。”

黄医生:“是!那天我看了你的病,在我的印象里,你服上一星期就可以了。”

看病的老大爷:“要得。”黄医生就把处方递给了吕护士执行就是。

我说:“先那个说断根?想法是好,心情可以理解。按他们这个思路,我把病人放在你这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你得还我这样一个人,你要多少钱我出。”黄医生点点头一笑。

黄医生摇摇头:“病人他是不知道一个疾病要怎样才能医好,没有学个病理、药理的人他们不知道,他们以为我有钱,你医生要多少我给你多少,目的就是你今天把药用上,明天明显好转,后天就是一个健康人。这是钱的问题。在这几年中他们就没有找到一个能给他医断根的医生。他不知道一个疾病它有一个前驱期、潜伏期、症状明显期、灰复期、转归期,这五个过程。医生是最不好干的一份工作。”

我说:“是吗?”

黄医生:“一个病人你得先对他的疾病解释一番。药,你得给他解释一番。说一个最常见的感冒,有几个找医生看的,都是各人凭自己的想像去买药。感冒中医分风寒、风热;西医病毒,都自己买药,人家就要买抗菌素来吃。过两天好了,是抗菌素的功劳。”黄医生摇摇头,“我们看一个病多少钱……”

我忙说:“五块钱有吗!”

黄医生摆摆手:“我们看一个病一块钱。”

我说:“理个发还要五块钱,买卖小菜转过手还要收一块钱。”

黄医生说:“是呀!理一个发,最简单我们认、该五块钱。当一个医师起码要上二本院校,读五年,出来后进医院还要老师带一年,才有处方权,这一块钱要这个医生追问病史,现病史,查体,书写病历,然后才处方,处方后还要对病人解释药物的毒、副作用。这一下来少半个小时要嘛?医生所得就是一块钱。”

我瞪着黄医生:“欲话说,——隔行如隔山。”

黄医生:“是呀!我们工作8小时,得16块钱,还是一个医师。”

我说:“不对!要是那样的话你这个诊所就办不下去。”

黄医生:“惭愧,说起来惭愧!我们现在的生存是靠以药来养医,难道不惭愧嘛?每一个医师都不能靠自己的本事吃饭,专家看一个6块钱,他一天看多少个病,得多少钱。所以大医院巧本,要不巧本就问心有愧,以营利为目的的推销药,以营利为目的的搞辅助检查。对我而言,看一个拾块钱,药就不要赚钱,我一天看16个人,我得160块钱,这是我的技术。反过来靠推销药,我就是得500块钱,我心里就不舒服,这不是我的技术所得。”

我说:“你这一说还有点复杂,就算你说的是理,你也改变不了。”

黄医生:“是呀!据我的了解,在我们医生这个队伍里,要自己的子女报考医学类专业的极少。”

我说:“为什么?”

黄医生:“除了我刚才说的以外,还是一个高风险行业。这个行业它不许你出一点错,在你一生行医中,不、得、出、一、次、差、错。”  

我说:“也是。嗨!你干了这那么多年,对诊断疾病应该心中有数。”

黄医生摆摆手:“诊断?我话给你说斗一点,就是有的人死了,做病理诊断都还有找不到因果的,你把医学看得好简单,人体的秘密在有一万年你都还不能完全撑握,还不去说人与自然的生存关系。世界是物质够成的,物质分为阴和阳,一个病灶的出现,西医是治疗了能看得见的三维病灶,或者说那个阳性物质。我们可不可以破坏那个阴性的物质来达到健康的目的。”拿起笔,“我手里有了这支笔,它就有一个影子,西医是把这支笔消灭了,与它为前提的别一方——影子‘’也就消灭了。这就是一方的存在,以另一方为前提条见,一方消失,与它为前提条见的另一方也将消失。反过来我们在治疗一个疾病时,可不可以消灭它的阴的部份,那么以它为前提的另一方三维病灶‘’也随之消失,就达到了目的。就说一个子午流注有几个人搞得懂,又有那个人去研究它。”

我说:“那么神迷。”

黄医生:“是呀!中医所说的心,它不完全是只的心脏,还包括了人的思维,,这个思维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我微笑地点点头“所以我说人体这个保库再有一万年都还不能完全撑握其中的奥秘。还别说去探讨灵魂。”

我看着他:“灵魂?”

黄医生:“对呀!总有一个东西,物质不灭呀!”一笑,“学过物质不灭噻?你咋取名咋叫又是另一回事。它总有一个东些,今天我给你说清楚了,我说服了你,是科学。我,我没有给你说清楚,没有说服你,迷信。所以说就要更多的有识之士去争论。争论到有一个新的能被更多人认可的结果,我们又进了一步啦。”我点点头“再说,今天的生命科学是探导看得见的,占有三维空间生命的运动变化。中医中的气、虚、血不养心,是用仪器等辅助检查能察清的,笑话。”笑着,“我对一个103岁老人地观察,穿吃没有特殊,我觉得有价值的就是他睡觉地姿势。”

我微笑地面容:“咋了!找到了长寿的奥密?”

黄医生:“说一点,就是他睡觉地姿势,他是无意地动作,舌顶上腭,这个动作叫搭鹊翘,这个动作能使任督二脉通畅。口唇闭与不闭,牙齿分不分开跟自身都有一定的关系。这个养生之道属中医的认为。这不是西医讲的一个病员体,它站有空间。比如说,中老年人晚上口干,什么仪器能查到这个原因,只有中医才能调理,说多了人家不信。”

我说:“我是太想得简单了,这一个理论只有你们医生才知道噻。嗨!你搞的西医,你对中医又那么感兴趣。”

黄医生:“现在的人,要快,今天播种明天就要收。就说现在,怎样才算诊断准确,还不去说治疗的规律,我可以说现在的疾病百分之九十都没有准确的诊断。”

我说:“黄医生!你这就说不服我了,那么多的病人治好了。”

黄医生:“怎样才算?我们就说炎症,凭医生的经验选用抗菌素,二联、三联,这三联在一起能抗多少种细菌,而实际病人体内该是哪一种或哪几种。三联联起来又是主要抗哪几种菌。也可能诊断准了,一个疗程治好,你就是两个疗程治好了,你也会说我的诊断是准确的,理论上说可能一种药就医好。农村就有这种情兄,你医生说得复杂,我就不信我不医我就会死。要诊断准确得进入一个微观的领域中,这是不可能的。”

我说:“嗨嗨嗨!前两天我听有人在谈乙肝。”我一笑“有人说是个笑话,给我说这个人要高考时说他是严重的乙肝,没有高考,二十年了他到各地去打工,没有任何异常,所以他就从来没有去医治,出了车祸后医生说他肝很好。”我看着黄医生“我,一个外行来理解,乙肝带菌者他就像大米里有沙子,我就是把它吃下去,我就不信就因为这一点我就少活一年。再说,那么多的乙肝病人都会死于肝病,未必目前世界上还诊断不清楚?”

黄医生:“我不是肝病医生,我说不好。”

我说:“会不会是在一些人体内这种乙肝病毒本来就是一个自生自灾的过程。”

黄医生:“做细菌培养,加药物敏感实验。目前不可能每一个炎症病人都去做这个实验,就算你诊断清楚了。”眼睛一瞪“我想人是一个活体,任何奇迹都有可能发生。”

歌词曲  《知道》

[旁白]  呵呵!记录的小常识,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字数统计  7288

场次  111 —— 113

 

23

歌词曲  《知道》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113  黄氏诊所  #

黄医生:“人是个活体,任何奇迹都有可能发生。用药的准确性找到了,那只是试验室,具体到人体内又不完全一样。还别说非炎症性疾病。没有搞清楚的还多得很?就用我们理解的水平,制定的治疗方案。至于这个疾病它是怎样治好了的,一百年以后又会有新的说法。”

我说:“人体是还复杂。”

黄医生:“要是诊断得一清二楚,也可能用一位抗生素效果才是最佳,现在那一个用一种抗生素,就联几个月的小孩子都用头孢。”

我说:“头孢,什么概念?”

黄医生:“病都要快,恨不得一次用药就好,要不然你这个医生就没有技术。”

我说:“这样对病人不好?”

黄医生:“要不病人一天找一个医生,一天用一种抗菌素,还更乱套。”

我说:“复杂,复杂。”

黄医生:“抗菌素一进入人体,人体就要产生底抗,你不了解抗菌素的待点,不规律使用下一次这种抗菌素再进入你体内,疗效就大减。医生给病人解释,我还没有发现有病人听,医生也不可能去办一个培训班。我说这个是这个行业的复杂性。”

我说:“这也是。”

黄医生:“病人就要要求你百分之百,可能吗?”黄医生一笑“从另一个角度一说,每个人都是医生,我说吃什么药,你医生就给我拿什么药,我说吃几天你医生就拿几天。他们是‘上帝’。你咋去面对这一大部份人。”我还听傻了,黄医生转身拿了几个小药袋给我看“你看,这些没有打完的针药,都是在市各医院开的抗菌素,给他天了三天的针药,人家来打一次不打了,不要啦,你敢说人家什么。”

我说:“好了他可以不打噻。”

黄医生:“不对!炎症性的疾病,使用抗菌素,是有一个全程的给药方法、用量、规律、地给药过程,要不就成了滥用抗菌素,要读几年书,还只是学一点基础,要当上一个漂亮医生还得虔心工作十年以上,哪里是任你随便想打一针就打一针,想吃药就吃药。我说的漂亮是心中有数,不一定都是医好了多少病人,你看刚才这个,游本昌都医不好,恐怕要济公才得行。”

我说:“是应该有一个规律,就算我们农村烧柴火做饭,想烧一把火就去一把火,不规律,多烧了柴还有可能做不好饭,时间也去得更多。”

黄医生点头:“还可以那么理解。”

我瞪着眼:“啊?”

黄医生:“刚才这个病人,我就不知道其它医生如何面对,医生也是人,所以心情有点不好,随便吹了点。”

我笑着:“你是随便一吹,但对我有帮助。嗨!算是你给我一个人办了个培训班。”黄医生摆手“你干了这么多年,还是有很多经验,你的最大感受是什么?”

黄医生:“我还是认可中医、草药,中草药中的奥秘无穷。西医认为的颈淋巴结核,一年它也医不好,一窝草,叫九子莲环草,加一斤白酒,一个星期就好,这一斤白酒和一窝九子莲环草要医好几个病人。还有经久不吻的伤口,有的几年就不能好,中草药面子一用就好。”

我说:“为什么没有人去研究这一块?”

黄医生:“现在的人都是用一种直观的眼睛去看,都要找到一种能看得见的东西,去消灭了另一种看得见的东西,才认为它是科学。”

我说:“那怎样去理解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黄医生:“对呀!这就需要若干年。”微笑着“你还以为科学到今天就止步了。”

我站起来:“我给你做一个合十礼。谢谢!”我双手相合在胸前。

 

114  我店早晨     ##

我刚开店门,就来了一位30来岁,高大魁梧的落耳胡。我向他点了一个头,他忙:“你好!我买两瓶罐头。”

我说:“好!八块钱。”我给了他两瓶罐头。落耳胡给了我十块钱转身就是了。

[画外音]  哟!好有钱,我卖你十块钱呢?你就说我狠了你两块钱,这一下叫你让了我两块钱,你风格高。哎!其实打肿了脸也可以充胖子。  *

国益笑嘻嘻的走进店:“鲫鱼!吃什么菜,我去买。”

我乐着:“市场上哪么多的菜,我吃啥子。那就吃个便宜的!”

国益:“给你两个说,没劲。”国益去买菜,我做了几个生意。座机电话想了,我接:“喂,你好!我鲫鱼。”

是余哥打来的,余哥说:“那两个人的事,现在已经出院了,这个事本来要通报表扬你的,他们有分歧。”

我说:“余哥谢谢你关心,对于那件事我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你上次给我讲解了以后,我就没有把它放在心上,只不过我还是觉得我狠了点。”

余哥:“人就是要善良,面对不是得人的时候就要狠。(我只是笑)生意好吗?”

我说:“还可以,有你的关系、你的关心都做不好,就对不起你。”

余哥:“好!你忙。”

我说:“谢谢余哥!”挂了

又做了几个生意。先买我两瓶罐头那个高大魁梧的落耳胡,左手牵着用光亮的金属链,套着一条雪白的小狗,手里拿着空罐头瓶,还另有两个同伙进店,落耳胡说:“喂,老板?你先卖给我的两瓶罐头是假的,我吃了才发现,咋说。”我还没有转过神来“好说,在你这里买的是实事吗?五千,五千块钱就是。”

我接过他的空罐头瓶,反复认真对照了我进的一批罐筒,看不出二样,我闻了一下空瓶,又打开一瓶同批号的罐头来闻,没有二样。

国益买菜回来看道这个场面。

落耳胡:“你能闻出假的来嘛?你不赔我五千,好办。我举报你在卖假货。你这个小店就给你封了,你是生意人,看你怎样的损失更大,我有点不知所措。”

[画外音]  难道上次工商部门来查没有查出来是假的?   *

跟落耳胡一路的一个矮胖子,左边脸上有一个明显横着的伤疤,招呼我,来给我说:“你最好给他五千算了,你也不少这五千块钱用,落耳胡是个刚放回来的劳改试放犯。”

国益忙:“给他一千行不行。”我看了国益一眼“给你一千,我拿,我拿给你。”

落耳胡忙:“什么?你把我当成了乞丐?要赔五千,一分都不能少。”围观者有二十来个,

同伙矮胖子:“老板你是明白人,给他五千,要不然他到医院去查一下,给你来个全面检查,你都不只五千,时间你也耽搁了,钱你还得多出,我是为你好,你看围着这么多人影响你的生意。这么简单的事。”

[画外音]  嗨!12315查过这批货,我的货12315常查,你落耳胡知道吗?嘿!五千,五万嘛!我好喊12315的出。  *

我自豪地说:“这样嘛?我在这里,有营业执照、税务登记、我是合法经营,你认为我是假的,你举报。”

落胡气汹汹:“我在你手里买的,我就找你,我现在肚子开始痛了,要到医院去检查。”

[画外音]  你刚才都说举报我,我喊你举报,你又不。   *

国益冒出:“一千,不要你就去报警。”

落耳胡:“你去报,你去报,我现在要去医院检查。”

我笑着:“哪里是去医院检察?应该是到检察院噻!我不会去报警,刚才说报警那个是我爱人,她说来吓你的。我去报警,降低了我的档次,我都可以处理好这件事,不就是钱吗?警察来不就是把这件事消灭在盟芽状态嘛!我想试一下。”

落耳胡一双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怎么试?”

我平静:“你知道王海吗?”

落耳胡:“我为什么要知道王海?我在你这里买的东西,吃了我现在肚子痛,凭天下你这回就要出钱。”

我一想:“我这样说,要这样做,你才有可能拿到更多的钱,好不好,我理解你噻。肚子痛不痛暂时不说。”

围观者笑道:“你要装肚子痛嘛?你说话不要那么大声,拿一个手扶着肚子,做出一付痛苦的样子才像噻。”

我对落耳胡说:“首先我理解你,我也同情你。”

落耳胡恨着我:“你要说啥?”

我说:“你要我出钱,我不说你你咋能拿到更多呢!我的货就是假的,你聪明,其实你哪里才只进五千哟!把这件事好好地包装一下,包装好了就大发了。我也都出名了。这种事唯有——就是只有的意思,你才有这个能力。”

渴望的落耳胡忙:“怎么包装?”

我说:“你坐!”我又喊:“国益沏茶。”我慢慢“要想包装好,发大财,你有这么几样事要做,你马上电话——电台,电视台,各报刊杂志社,能电到的都电到。”他们仨都盯着我。“一旦得道12315地认可。”我看他一眼“你坐下,你坐下都比我更高。”他坐下了“简直是各报张杂志,各新闻媒体都有你的光辉形像出现,因为你是打假英雄。这一下你才叫是发了。”

落耳胡:“发了?”

我点点头:“对!发了。我早就想过这种新闻,人就是吹出来捧红了的,这点你很清楚噻。你一旦有了名气,很多很多的大型企业,都要找你打广告,做企业的形像代言人。在消费者心目,你是一个实在的人,消费者信得过的人。”我双眼盯着他“因为你不假呀?外表看你咋都是个人,是不是。”落耳胡点点头,认真听“打一个广告就是好几十万,还不说其它。如果策划得好,你一定穿不完,吃不完,你不管走到哪里,你就是一个有名气的人。”

落耳胡听晕了:“嗨!太好了,这一点我咋没想到呢?还要你来提醒我,我才是操得不好哦,哈哈!我咋那么笨呢?”落耳胡眉头一皱“嗯!这两瓶罐头是真的呀?”

同伙一声:“哎呀!”落耳胡忙愣他两一眼。

围观者有三十多人。我胸有成竹:“哦!这两瓶罐头是真的。”

落耳胡还没有转过神来,我眉头一皱“嗯!只要你努力争取,一样的行呀!我给你说,你把事情搞大点,充分发挥你的聪明才能,能搞多大就搞多大,事情搞大了,有关部门就会介入,一旦,一旦有关部门介入,你看,那是什么价钱,你还愁穿吃嘛?吃国家粮。那时的落耳胡就不现在这个样子啰,肚子里装的是油哦,春夏秋冬都不愁。穿的是国家衣,吃的是国家饭。”

落耳胡没转过神来。围观者几十人轰堂大笑:“吃国家粮,吃国家粮。一分钱都不出的国家粮。”

我微笑地看着落耳胡,点点头:“我拿五千给你,你敢要嘛?”

落耳胡自言:“吃国家粮,吃国家粮,我劳动改造。”

围观者哈哈在笑。仨不好意思的溜了。

 

115   我店午后  #

国益给我一张订货单:“鲫鱼!这张订单我写的,我都没有搞懂,你看一下,我写地我都不知道什么意思。”

 我说:“什么意思哟?”我接过订单一看“嗯!这户人叫熊火明,我愿来送货他要过我的货。”

国益:“他在电话里的意思是,他的祖母不行了,90岁的人,几天没有吃,现在他家里每一顿都有几桌人吃饭,他怕我们到时忙不过来,给我们一点空间。”

我奇怪:“嗨!是有点搞不懂,万一老人活个来了咋办呢?”

国益:“你给他们少送点去嘛!90岁的老人几天没有吃饭,他一家人都放弃了治疗,还往哪里活哦!”

我说:“好嘛!你去休息会,我傍晚给他送去就是。”

国益走了,又来了一位我小时候都认识的,叫五金,高个子,20岁出头,瓜子脸,勾着背,弯着腰,左手扶着腹部,精神欠佳。向我店走来。我忙给他一张凳子,放在能靠背的位置:“请坐!你怎么呢?我看你精神欠佳哟?小伙子,帅小伙应该朝气蓬勃。”

五金:“我做了胃大部切除术。”

我吃惊:“胃大部切除术,什么意思。你应该比我小噻?”

五金:“我今年22, 我早就听说你在这条街开店子,我今天下午没事,想到这条街来转转,看能不能看到你,我明天准备出院。”

我问:“嗯!你搞没搞错哦?一个大小伙,胃大部切除术?”

五金:“是呀!都穿了孔,食物都漏出来了。”

我说:“那医生给你说什么了嘛?”

五金:“没有说什么,把切除的部份给我哥们儿看了。”

我说:“你以前胃痛过吗?”

五金:“没有,我那天吃了晚饭,胃就痛,我都受不了呐,在当地打了治痛的针,输了液,反而更痛。后来只好转到市医院,医生一看说是急性胃穿孔,要开刀,是晚上,我们没有带那么多钱,我的弟兄把刀钉在医生的办公桌上,要医生立急动刀。”

我说:“什么?拿刀钉在医生的办公桌上?”

五金:“是呀!没有钱,救命要紧。”

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点点头:“五金!你吃晚饭前,就是那天下午你干了什么事?”

五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干。”

我笑着:“我心中有数,你什么都没有干,那你在家里睡瞌睡。”

五金:“不!我在茶馆里打牌。”

我乐着:“你还干了些什么,这点事瞒得了别人,瞒不到我,因为你能想到的,该同志也能想到,你有一个大脑,本人也有一个大脑。你能想到的,我也能想到,只要你做了迟早别人都知道。有一个说法叫,不说不报,日子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要报。这是几千年先辈总结出来的经验你居然不知。”

五金羞涩:“不是,是我在打牌,一个妹子穿得十分暴露,我就控制不了,其实,我不是很坏。后来……始终……结果……”

我说:“结果把别人强暴了,你的手段还高明嘛?”

五金:“不,她的那种暴露地打扮,使我控制不了,我当时没有多想,我只认为这种女人,就是那个意思,我是男人,我都没有穿过背心和短裤出门,人家其它女人也不那样穿,其它我就没有去多想。”

我说:“嘿!你那是什么逻辑?我都说嘛!后来回到家里,多少有点无脸见家人,又正好吃晚饭,还要做出一个若无其事地样子,于是就要像平时一样,恨着自己吃两碗饭,菜照吃不误,对吗?”

五金:“对,嗯!我只给你才说了实说,你不能告诉别人。”

[画外音] 我告诉别人?你自己去告诉别人才是对的。 *

我说:“我是清到是你的脉,我还想给你这种人聊一聊。五金!我知道你胃穿孔的原因,你信不信?”

五金:“你知道,医生都不知道。”

我说:“啊!你不信是嘛?要不要我说给你听听?”五金点点头“你首先是做了亏心事,心里紧张,不可能不紧张,当然也可以说心虚,这时胃就处于高度紧张、收索、痉挛、麻痹状态。人,一个人,只要做了亏心事,俗话说,——做贼的人就心虚。心就有紧张、焦虑、心悸、易惊、失眠、多梦等等一系列的症后群。脑血管有问题的还有可能使脑血管破裂。嗯!我说的多少还是有点依据。是我当年在建筑工地做小工,楼上的老师在讲课我听到的。”

五金:“你还多爱好学。”

我说:“其实每个人都在不断的学,像你就学赌钱。”

五金:“哎!我只是打点小耍。”

我说:“嗨!我兴趣还来了,我还想分析一下你这种病的来龙去脉。我的意思是我们好心平气和,平心静气地活着,不要去找烦恼,我就是这个意思。”

五金:“请讲请讲,我也可以学点噻。”

我说:“还是说你的胃子,平时我们心平气和的时候,各脏腑,各器官,都处于平衡协调之中,人地行为一旦不正,就打破了各脏腑的平衡。外来的因素,内在的因素都可能使这个平衡失调,本来在你做贼后都沉重,又在胃里大量地添食物,就助使了收索、痉挛、紧张、麻痹的胃胀了一个洞。所以有人说只要做了亏心事,晚上就有鬼敲门。你小子知道这个道理,就是要去试一下,结果负出了胃大部分地代价。”

五金:“是!这次是把我害惨了。”

我说:“你也把别人害惨了。”

五金:“这种事我再也不干了。”

我说:“这种事你不干了,天下不可干的事还多得很。”

五金:“是是是!我听你的。”

我说:“不是听我的,是我在楼下做小工,楼上的老师在讲课。我记得他讲的叫‘巴甫洛夫学说’。对胃溃疡的研究认为,除了食物引起外,还有一部份是由人的大脑皮层引起。”我叹气,微笑着“小伙子!有了贼心的人,在大脑皮层的作用下,易使人装食物那个东西(胃子),产生痉挛、掉转、变形。它自身难保,人又不可能不吃东西。所以,我们要有了好心态,还要管好自己的嘴。还不能说是控制自己地行为,应该说没有贼心盟芽。嗨!你看我说的还是有依据哟!”

五金想了想:“鲫鱼哥,我该怎么办?”

我说:“你最近在干什么工作?”

五金不好意思:“没有干什么工作,耍。”

我说:“成了啃老族呀?嘿!我这种人还真想给你言语一下,你又瞧不起我。”

五金:“不是不是,我不是那种人,我这种人从来就没有人给我讲过什么道理,所以就只好任其自流。今天能得到你地教诲,终身感谢。”

我说:“不!我这个人就是爱说,爱和别人交流,也爱听别人说,在这其中我总会获得到一点什么。”

五金:“我就是傻,没有去想这些。”

我说:“你平时还是认为自己在社会上很不错。嗨!其实每一个人都认为自己不错。22岁的人哪,未必还要父母来养你。都说你打牌嘛,你的父母都是老实人,你咋不向你的父母、农民老大哥学习学习呢?居然你说没什么工作干,打牌耍,地球村多了你一个人是吗?劳动人民有一句这样话对你有帮助,你想听吗?”

五金点点头:“想听,请讲!”

我说:“‘变成了狗,就不少屎吃’。话虽然朴素,但道理在。我记得你小学初中的成绩挺不错,我读书就是没有把所有的精力用在学习上,就是爱去观察一些人间的为什么。你在我脑子里的印象还是很好的,现在你咋成了这个样子,还干了些什么事,看我能不能给你轻松一下。”

五金:“没干什么,就是有时几个兄弟一起,去搞点小偷小摸。”

我说:“还几个兄弟?你就想这样发展下去。你的兄弟有脾,还有气,敢把刀钉在医生桌上。你家的条件还是算可以,有人说巧妇难做无米之炊,我看你是有米也做不出饭来。乞丐都有当了富翁的,人家是怎么干地,你也会说你有能力。你聪明,你是金子,你就干不出点实实在在有意的事?我看阎王是白给了你一服帅气在人间,我说你你不多心嘛?”

五金说:“不多心不多心!任凭老兄教诲,从来就没有人讲这些道理。”

我一笑:“这算什么道理,人知常情的事。嗨!你至少在家族和村里要有一个好的印象,这个要求不高,不可能好吃懒做还是理由嘛!大事做不来,小事又不做。”

五金有点感受:“不可能一辈子依耐父母。你说得对。”

我说:“嘿!我还说得对,那你就得干点什么事噻。”

五金:“有什么事我们干的哟?”

我说:“这样嘛!你把你以前所做的事,到派出所去讲清楚了,看构没有构成罪。一、是求得公安机关地宽恕。

歌词曲  《知道》

[旁白]  呵呵!这个故事实在,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字数统计  6780

场次  113 —— 115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