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ndar
载入中。。。
Placard
载入中。。。
Category
载入中。。。
Latest Entries
载入中。。。
Latest Comments
载入中。。。
Last Messages
载入中。。。
User Login
载入中。。。
Links
Information
载入中。。。
Search
Other


Welcome to my blog!
  用科学发展观解决制约歌舞娱乐市场发展的突出问题 
 

 

用科学发展观解决制约歌舞娱乐市场发展的突出问题

[内容提要]  歌舞娱乐市场,是歌舞娱乐活动和相关产品在流通领域以商品形式流通并实现其经济和社会效益的重要环节。它既是满足市民精神文化需求的重要途径,更是加快经济建设步伐、促进社会和谐进步的重要阵地。其繁荣与规范化程度,反映着南京经济社会的发展状况;它的健康、有序与繁荣发展,是城市文明进步的标志;它的生存环境的优劣,直接关系到南京文化产业的兴衰与科学发展的水平。

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总结30年来歌舞娱乐市场的基本特点与经验教训,分析其建设与管理的成败得失,解决制约歌舞娱乐市场规范发展的突出问题,这对于促进歌舞娱乐市场的繁荣发展,对于全市“保增长、促转型”的工作大局,对于南京经济社会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本文所说的歌舞娱乐场所,特指消费者通过从事或欣赏唱歌、跳舞、演出等活动,进行娱乐的场所。主要包括歌舞厅、迪厅、音乐厅、影剧院、卡拉OK厅、练歌房、演艺舞台、KTV等场所。用科学发展观要求进行分析,我们不难发现,改革开放以来南京歌舞娱乐市场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同时存在诸多漏洞和亟待解决的问题。总结其经验教训,认真解决制约歌舞娱乐市场规范发展的突出问题,更加科学地建设与管理市场,这既是文化市场建设与管理者的重要职责,也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内容,更是南京调整产业结构,促进经济社会科学发展的必然要求。

一、     歌舞娱乐市场发展的动力所在。

从“文革”到改革开放之前,南京没有一家经营性歌舞厅。1978年改革开放,特别是1992年小平南巡谈话以后,南京歌舞娱乐市场进入了经营主体多元、内容丰富多彩、科技含量较高、升级换代加快、经济效益显著的新时代。相继产生了一大批富有活力的营业性歌舞娱乐场所。到1998年,南京的歌舞厅已发展到648家、有资质的演出场所76家。其中注入现代元素的“特级”舞厅就有56家。据2000年不完全统计,在全市歌舞娱乐场所中,集体所有的占32.1%,国有资本占16.3%,个体的占44.3%,中外合资的占7.3%。从业人员达2.8万余人,日均接待消费者超10万人次。

据歌舞娱乐业协会介绍,最近十年,全市歌舞娱乐场所总量减少到不足400家,但场所档次大为提升。其中合资为50%,独资为49.7%,国有约为0.3%。足见其市场化程度之高。投资在千万元以上的豪华场所,占总场所的20%。日接消费者能力为70000人次,年实现税收近5000万元,从业人员近20000。一些独具特色和影响力,能够满足不同顾客、不同需求的歌舞娱乐场所应运而生。

其中,1983年开业的“百花”舞厅就是这一时期的典型代表。它的成功之处,不仅在于它盘活了企业资产,解决了员工就业,更在于它创造了南京改革开放以后歌舞娱乐业的无数个第一:第一家经营性舞厅第一个运用市场规律求生存、谋发展的舞厅;第一家将培训与经营相结合,并取得丰硕成果的舞厅(在这里诞生了南京“小拉”这一新型舞蹈);第一家使用小乐队的舞厅;第一个将经营和公益活动相结合的舞厅;第一个为国家政策创新、管理创新提供基本依据的舞厅;还是第一个被媒体介绍到国外的舞厅(1986年日本《读卖新闻》以《年青的店主,希望的灯》为题,发表了长篇专访。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改革开放后南京及中国的新面貌)。它是改革开放以后,南京歌舞娱乐业繁荣发展的开端。

自此15年以后的1998年,投资1000万元兴建的大型娱乐场所“华夏自助卡拉OK俱乐部”,是又一典型代表。它座落于新街口华侨路,营业面积5000平米。其“自助娱乐、明码标价、透明消费、健康文明”的经营模式为江苏娱乐业首创,深受市民喜爱,曾有“顾客暴满、排号等候”或提前预订的繁荣。这种大众广泛参与的消费模式被理论界称之为“华夏现象”。曾被授予“江苏省文明娱乐场所”称号,成为省内外同行学习的榜样。它的经营理念和模式,被许多歌舞厅所借鉴。如鼓楼区的“百家乐”“米乐星”“凯迪”“优力锋”“阿酷”,江宁区的“豪享王”等,都是全盘克隆它的经营模式。

、歌舞娱乐市场发展的时代特色。

南京歌舞娱乐场所在满足市民需求方面,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其雅俗共赏、老少皆宜、贫富相济、繁简相生等特点已经形成。正向着最大可能地满足顾客需求的方向发展(当然,这种需求和满足,是健康有益的需求,是规范有序的满足)。从曾经火爆一时的“百花”“北极”“华夏”“圆梦”“奥杰”“卡萨布兰卡”,到历久不衰的 “时光隧道”“海阔天空”“神马”,以及最近几年开业的1912”“阿波罗”“光阳”“乾宫”“豪享王”等歌舞娱乐场所,它们既是改革开放成果的代表,无一例外地打上了时代的烙印,体现着鲜明的时代特色

一是顺应改革开放大局,与经济社会发展相辅相成。改革开放的深入,为歌舞娱乐市场的发展提供了政策保障;为市民的娱乐需求提供了想象的空间;经济的发展,为满足人们的歌舞娱乐需求打下了物质基础;解放思想下的社会进步,为歌舞娱乐市场的发展提供了宽松的生存环境和不尽的发展动力。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今天的歌舞娱乐市场。

二是内容和形式随顾客需求不断变化。新兴项目多于传统项目,如迪厅、卡拉OK包间、同乐大舞台、音乐酒吧等,都是逐步取代传统交谊舞形式而自成门类的。廉价型、自助式、夜总会、广场型、主题式、演艺型、量贩式、即兴式,等等。形式多样,异彩纷呈。

三是在技术进步、机制创新中优胜劣汰。从音响灯光到包间装潢,从美术设计到歌舞类型,从消费者审美眼光到消费需求,与改革开放初期都大不一样了。其技术含量普遍提高而又特色鲜明,如程控、遥控、监控、交换、路由、远程传输、光电切换、镭射等技术设备的广泛运用;公司制、责任制、统筹法、信息化等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与手段,被广泛运用于各类歌舞娱乐场所的经营活动。在这一过程中,一些不适应技术进步和机制创新的企业先后被淘汰。

四是遵照市场规律。经济规律、价值规律、竞争规律有效发挥着对歌舞娱乐市场的调节与促进作用。这些规律以其残酷的方式,无情而毫不妥协地激励着歌舞娱乐场所的提档升级,甚至脱胎换骨。因此,南京歌舞娱乐场所的软硬件设施以及经营方式,在情愿于不情愿之间,在走向自由王国的道路上,发生巨大变化是历史的必然。这正是多年来歌舞娱乐市场繁荣发展的重要动力。

五是缺乏科学指导,发展存在盲目性首先,发势凶猛而后劲不足。具有“一阵风”式的成长轨迹,市场规模在“风头”过后逐步萎缩,经营状况先盛后衰。其次,政府管理的理念方法、体制机制、法规制度等相对落后,打压有余,扶持不足,大多数从业者不得不改弦易辙,另寻出路。第三,带着较大的负面影响而来。初期阶段比较幼稚或混乱,曾经为卖淫提供温床,为吸毒、贩毒提供可能。第四,在争议中成长。在娱乐价值趋向与传统观念的碰撞中,娱乐市场曾一度成为社会关注和争论的焦点。

三、制约歌舞娱乐市场科学发展的要素分析。

南京市歌舞娱乐市场的建设,起步并不晚,也曾出现过如“百花、时光隧道、卡萨布兰卡、华夏俱乐部”等场所在内的许多品牌。在管理的政策创新、机制创新、方法创新中,我们也创造过一些有益的经验。歌舞娱乐市场能有今天的进步,与政策的正确引导分不开,与不断加大的管理力度分不开,与广大管理人员的辛勤努力分不开。尤其是近几年,我们培育了几家具有高科技含量的综合性场所,如“光阳大舞台”“阿波罗”等,这都是值得称道的。但是,用科学发展观加以研究,就会发现南京歌舞娱乐市场的建设与管理,还存在不少问题,有的还相当严重!

下列问题,虽然不是南京歌舞娱乐市场建设与管理的主流,也不排除历史局限、社会大环境、政策缺陷的不利影响,有些问题也仅限于个别时期、个别部门、个别领导或个别人员的个别现象、个别行为,但却影响着整个歌舞娱乐市场的科学发展,影响着市场机制优势与政府管理效能的充分发挥。

表现一:落后于兄弟城市南京的歌舞娱乐市场已经萎缩得远远落后于许多兄弟城市。1998年全市的歌舞娱乐场所为648家,而2008初考核统计只有399家,9年内减少了250家,是不升反降的局面。明显少于太原(900家)、长沙(1250家)、成都(1600家)、武汉(647家)、杭州(759家)等省会城市和苏州(819家)。据娱乐业协会200810月介绍,南京的歌舞娱乐场所已不足340家。这样,在被调查的上述城市,以及福州、东莞、沈阳、济南、重庆等13城市中,南京的市场规模倒数第三。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对比

为增加说服力,我们用杭州和常州的一例加以对比:200210月,杭州金海岸实业公司与江苏常州广电局合作,创办了“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的金海岸常州大舞台,以时尚激情的表演,雅俗共赏的节目,通俗易懂的方式引起了轰动。此后,“金海岸”又连续在义乌、诸暨、金华等地实现了连锁运营。目前拥有“西湖之夜”专场、亚细亚影视城、青少年影剧院等8个演艺舞台,有金海岸艺术团、乌克兰基辅歌舞团、四川省舞蹈学校、广西杂技团等10余个表演团体,演职员达350余人。成为杭州歌舞娱乐市场的金字招牌,也是杭州市发展文化旅游经济的一大品牌

在南京包括“华夏”在内的一批名牌场所自生自灭的同时,一些兄弟城市却大踏步地发展并做大做强了。在长沙,与南京“华夏”同时开业的“金色年华”歌厅,日上座率至今仍在75%以上。在太原,经营12年的“歌厅总汇”,仍有17家“歌厅”每晚都有超95%的上座率。在武汉,经营面积5000平方米的“台北新视听”总汇,其软硬件并不比我市的“华夏”优越,但上座率每天都在80%以上

这对我们不是鞭策吗?同样是省会城市,为什么他们会越做越强?彼,城也;予,城也。彼能是,予乃不能是?究其原因,其中之一是保守落后的管理理念和手段,制约了歌舞娱乐业的繁荣与发展。上世纪90年代,片面而武断地打击“营业性陪侍”,把卖淫、色情、服务三者混为一谈,将“领班”与“老鸨”相提并论,不仅使女性工作人员诚惶诚恐,而且使女性顾客望而怯步。机械地“集中整治”,曾一度把经营人才、资金和演艺人才逼到成都、长沙、武汉等周边城市。曾经带领“百花舞厅”辉煌一时,如今已改行的区政协常委张国宪感言:“政府部门的从严管理、层层把关,使歌舞娱乐业的路径越走越窄,使本来能做大做强的企业越做越小,直致死亡”。

表现二:“失手”演出市场。应当看到,南京市的演出市场形成了自己的一些特色,其优点在于组织大型高雅演出、节庆演出、公益演出,这在全国都有一定影响。但经营性演出,以娱乐场所为阵地的演出不够繁荣,与江苏省会城市极不相称。2008年的一项调查表明,南京市的演出市场规模、观众数量与欣赏水平等,均落在了长沙、成都、武汉、太原等城市之后。将1998年和2007年的相关数据对照,我们发现南京的演出场所,从76家变成了25家,9年内减少了51家。演出经纪机构也因为由“省厅”审批而较难查考;演艺人员也由于在2001年实行了备案制,导致数量和艺术水准难以把握,业务和法规培训无法进行。在全市范围内,政府已经失去了对演出市场管理的主动权。市一级管理部门对全市演出市场的产业现状、艺术水准、规模效益等基本情况,若明若暗,雾里看花,大而化之。

表现三:“撒手”名牌企业。近十几年来,包括“百花”“华夏”“北极”“圆梦”“奥杰”“卡萨布兰卡”在内,一大批老牌企业、品牌场所相继停业,或改弦易辙,或不知去向。每念及此,业内人士总会扼腕叹息。除了市场本身的规律之外,它们没有杭州“金海岸”、上海“百乐门”那样幸运地得到政府的大力扶持,也是原因之一。我们的旗帜---“华夏自助卡拉OK俱乐部”,在经营了10年之后,也难逃关门噩运。解剖它的倒下,我们或许不难得到一些启示。概括原任经理苦诉,其倒闭原因有三。一是经不起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的考验,缺乏“可持续发展”后劲。如,顾客过去是乘公交车或出租车前往,十年内逐步发展为开私家车而来,但“华夏”没有为顾客准备停车场!二是实行了现代企业制度却经不起“深入”推进,付不起员工的保险费用、减少了避税途径,微利时期的“华夏”弱不禁风。三(直接导火索)是被一个得到政府有关部门支持的索要“音像版费”的组织告上法庭,此事使“华夏”最终因绝望而“自杀”!

收取“版费”,令歌舞娱乐市场雪上加霜。据娱乐业协会介绍,“这项收费,使南京的歌舞娱乐市场进一步萎缩,总量已不到340家。就像悬在头顶的利剑,使经理们对前途失去信心”。不夸张地说,我们缺乏因势利导、培育品牌的主动意识,更谈不上大力扶持与保护了。我们必须回答:政府在品牌企业的兴衰中应当扮演什么角色?是医生?护士?还是食客?看客?

表现四:忽视“特产”。如“南京小拉”这样的创新成果,它是在六朝时的拂舞、鞞舞、铎舞,以及历史上民间模仿动物动作的“麻雀蹦”基础上,吸收国外“水兵舞”的优点而形成的舞蹈形式。其欢快的节奏独具魅力,深受广大市民欢迎,不仅已经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而且在全国也早有名气,并于上世纪80年代末获全国交际舞大赛创作奖,外市许多相关机构专门派团来宁学习。遗憾的是我们没有从科学发展的角度,深入挖掘与能动地“彰显”它的社会文化、艺术及经济价值,没有与文化南京、艺术南京、娱乐南京、古都南京有机结合,而是将其完全置于一种自生自灭的状态(好在她的艺术生命力极强)。值得关注的还有蕴藏着“民国风情的”珠江路“1912娱乐总汇”。在其21家酒吧中,有40%亏损,40%持平,20%微利。且酒吧之间比拼的是音响刺激、场面火爆。其经营格调雷同、形式陈旧,缺少个性。在这种情况下,容易滋生售假、吸毒、宰客等行为,进而导致恶性竞争,前景同样堪忧。

表现五:过度“失血”。“高税费”,使本已“亚健康”的歌舞娱乐场所“失血过度。从200151日开始,我国对娱乐业实行5%20%的幅度税率,具体适用税率由各省人民政府决定。南京实行的是20%税率,另外还要征收增值、城建、所得、教育附加等税,总税率高达27.5%。如今8年过去了,这种“就高不就低”的做法,已不适应微利时代的歌舞娱乐业。另外,在国家尚未对“量贩式KTV”内设超市收入征税统一规定时,而对歌舞厅的烟酒、饮料、包间费等一并按照娱乐业高税率计征。加上各种“被自愿”了的费用,令歌舞娱乐场所不堪重负。这种现象极大地限制了歌舞娱乐业的生存与繁荣,这也是300余家场所陆续倒闭的重要原因。高税率、版权费、“被自愿”了的各种名目的费用、金融危机等等,使歌舞娱乐业的从业者们“乐”不起来。

表现六:管理“失范”。就全国而言,一是管理体制机制相对混乱。省、市、区县在歌舞娱乐市场上,长期存在多层次、多部门管理问题,造成责权界定模糊,业务关系不顺、力量分散,效能下降。部门、机构、人员、上下级之间的错位、乱位、越位乃至篡位现象长期存在。谁都可以管,谁都可以不管,而且管与不管都会有充分的法规上的理由!“政府权利部门化、部门权利个人化”造成了部门与部门之间、个人与个人之间的权利纷争。二是管理理念曾经比较保守超前意识较差,相关法规或滞后,或不切实际。比如,曾经限定歌舞厅的亮度不能低于5个勒克斯;音量不高于150分贝;男女舞伴之距不小于10公分;最新“条例”的诸多难以执行,等等。在基层工作者看来,许多规定不无滑稽。各级各部门的政策规定有时“朝令夕改,前后矛盾,上下不一,左右失调”;市场管理往往因时因事而突然改变分寸,或过分谨慎,或粗枝大叶。重眼前,轻长远;重人治,轻法制;重表面,轻内在。解决问题仅限于上级督办、领导批示、群众举报、媒体曝光,缺乏能动地发现和解决问题。不是被规定“困死”,就是把法规“玩死”。市场“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局面持续了很多年。三是就南京而言,缺乏整体规划。浏览30年档案,我们没有找到市政府的专题规划。多年来,人们仅限于用年度或阶段工作安排代替中长期规划。

表现七:方法“失当”。一是方法陈旧。“以人为本”提倡简化审批手续,实行“政务大厅”最大限度地减少环节,这在许多城市早已实行。而南京依然沿袭“专人、专门、专办”,这就为“门难进、事难办”提供了可能。我们不妨描述一下老百姓可能碰到的情形:要到有关部门办事,但那“门”不一定开着?若开着,但那个办公的人不一定在?若人在,不一定给办,或许得排队。等到了,但那人可能因为上司召唤、入厕方便、临时开会、急去医院等正当理由,对不起,出门了。只好改期。再来时,可能还这样。二是方法简单粗暴。因“华商会”“城运会”以及各种评比验收、要员视察、检查考核等“中心”工作,而停止审批、责令某些场所“停业”;事倍功半的“专项治理”;因上级而异、因领导性格或情绪而异的管理定式。

表现八:队伍“失养”。一是管理队伍年龄与知识结构不适应形势需要。对南京147名管理人员调查发现,平均年龄为46.7岁(30岁以下只有6人),行政编制不到40%(多数为事业编或借用、聘用、临时人员)。二是队伍积极性已被严重挫伤。他们许多人的身份,数十年得不到确认(临时工、借用人员居多),专业得不到深造,待遇得不到提高,压力得不到释放,长期处在“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磨难之中,身体和精神严重透支,却看不到最后胜利的希望。一部分人产生了畏难与厌战情绪。三是管理物资长期匮乏,办公设备陈旧,电脑配置落后,经费严重不足,13个区县仅有2辆文化市场稽查车!

凡此种种,与科学发展观“全面协调可持续”及“统筹兼顾”的根本要求背道而驰,歪曲或庸俗了“以人为本”的深刻内涵。当然,历史唯物主义反对片面地批判过去,我们不否认政府管理的积极作用与历史贡献,不否认政策在特定历史阶段的特殊作用。但是,如果我们从现在起,能够用科学发展观作指导,我们就会减少盲目性,增加自觉性,就会少走弯路,就不至于这样被动。对一些突出问题如果我们不用科学发展观加以纠正,我们的市场将继续低迷萎缩下去,当然也就不可能有市场的科学发展。所谓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做大、做活、做强文化产业,使之成为城市支柱产业之一,更好地为经济建设,为构建和谐社会服务,就只能是空话。

四、用科学发展观着力解决的几个突出问题。

当前,我们迫切需要在科学发展观指导下,紧紧围绕市委确定的“坚持科学发展,奋力走在前列”的主题,以及“保增长、促转型”的中心工作,坚持把推动歌舞娱乐市场的科学发展作为管理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着力解决影响和制约歌舞娱乐市场健康、有序、繁荣发展的突出问题,尽快摆脱被动局面,赶超兄弟城市,使南京的歌舞娱乐市场更加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迫切需要。建议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第一、明确指导方针。正面而充分认识歌舞娱乐市场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应该是我们的基本觉悟,培育与繁荣娱乐市场是我们管理工作者的神圣职责,建设健康、繁荣、有序的歌舞娱乐市场是我们的努力方向。上世纪80年代我们采取的是“一手抓繁荣,一手抓管理”的方针,90年代我们执行“健康、有序、繁荣发展”的方针。党的十六大以后,我们坚持“保护合法的,发展大众的,扶持健康的,允许无害的,抵制庸俗的,取缔非法的,打击犯罪的”基本方针。这些方针,都曾发挥过积极的作用,我们应当充分肯定。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方针,已成为我们的必然选择。科学发展观是我们推进歌舞娱乐市场繁荣发展必须长期坚持的重大战略思想,是发展南京特色歌舞娱乐市场必须坚持和贯彻的根本指导方针。

第二、制定发展规划。要用“统筹兼顾”的方法,按照“全面协调可持续”的要求,依据南京市文化现代化建设有关规划纲要,拟定《南京市歌舞娱乐市场建设发展规划》。内容包括:南京市歌舞娱乐市场的现状、存在问题和薄弱环节,发展瓶颈及资源优势,建设与管理的方针、政策;阶段目标与实施步骤;政府、企业、消费者各环节的有机联系;名牌、品牌的培育与保护;相关管理队伍、法规体系建设,财税政策调整等配套的保障措施;市民消费意识的培养、消费习惯的优化、消费水平的提高,等等。在此基础上制定“实施细则”,并将二者以政府名义发布,使之具有权威性、唯一性,长期性。即使是变化,也必须是在规划允许的范围内,或因规划的变化而变化。不因机构调整、人事变动、职能转换而改弦易辙。这是实践科学发展观,实现歌舞娱乐市场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

第三、理顺管理体制要组织力量对现行体制进行集中梳理,废止不符合科学发展观要求的部分。要尽快在精减机构、理顺关系、明确职责、转变职能、提高效率等方面迈出新步伐。要以市政府的名义治理多头管理、多头审批,政出多门,互相矛盾等问题。重点解决部门之间权力交叉、相互冲突等难题。认真解决歌舞娱乐市场“管理重心下移”之后的权力分散、区域协调难度加大、全市整体规划机制削弱等问题。尽快解决由法规盲区而在演艺人员管理等方面产生的混乱。必要时出台相关政府规章。在充分调查研究的前提下,废止那些不适应市场建设与发展的、自相矛盾的、不可操作的规定。修订、补充或完善一批迫切需要的政府规章。

第四、提高管理规格。组织实施“市场准入与限制”等较大事项,力求“四高”:即高规格(至少以市政府办公厅的名义下达);高标准(全方位、全过程实行标准化、规范化管理,并及时公告于世);高效率(不拖延时间,不遗留问题,善始善终);高姿态(主动而积极、迅捷而全面地接受每一位市民的监督)。这样既避免随意性,减少盲目性,又能提高其执行力,协调力,公信力与监督力,有效增强行政行为的权威性、规范性和严肃性。

第五、妥善收取“版费”。当前,收取音像制品“版费”问题已成为影响歌舞娱乐市场健康、繁荣的主要因素之一,已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据CCTV报道:有关公司已收取了8000多万元的“版费”,然而至今没有一个著作权人从中得到一分钱,并质疑收费“为谁维权不言而喻”;《北京晚报》去年的两篇快评;《南京日报》报道:“在一家文化公司负责收取卡拉OK版权费的男子,一天时间就在赌机上输掉了13.04万元公款”;《扬子晚报》发表《骂完街的‘音著协’,请继续大胆“往死里收”》。这几则消息与评论反映出这项收费的社会公认度、认知度不高,相关舆论基础和群众基础不牢,且内部管理尚待完善。我们不否认收费的合法性,但合法的事情也要做得合情合理、中规中矩。事实上,收费群体尚存争议,受益主体尚在“局外,费款使用尚待规范,而对歌舞娱乐行业的伤害已经显现。鉴于此,呼吁在许多问题尚未弄明白之前,慎思慎取,谋定而后动,切忌操之过急,谨防造成行业萧条和助长违规经营。这也是收费一方所不愿看到的。为此建议:首先,要进一步研究确立收费的合法性、权威性。其次,要认真研究“既保护版权,又避免行业因此萧条”的两全之策,构建与寻找收费的适宜时机。第三,要进一步加强版权、著作权有关宣传和“合法收费”的舆论准备,要多做今年5月与CCTV那样的宣传联动,在收费标准、收费部门、收费方式、受益主体等方面,求得社会各界的广泛理解与大力支持。第四,按照毛泽东同志“实践论”的方法,先在发达地区效益较好企业进行试点,走“谨慎试点→认真总结→逐步推开”之路。第五,最好不收。如果著作权人迫切需要收,那么协调税务部门,从已经很高的“税率”中按一定比例划拨,应该不失为良策。或者将其转化成税率,予以降低后再收取。

第六、适度降低税率。实施了8年的“高税率”,已不适应微利时代的歌舞娱乐业,更不利于现代企业制度的顺利实行。建议结合2009年实行的税率改制,降低与细化税负,认真解决税率过高问题。以减轻企业负担,增强行业生存与持续发展的能力。这件事的整体解决,只能是由行业主管即文化部门出面协调,或指导歌舞娱乐协会积极争取,单个企业的努力是微不足道的,也是很难奏效的。

第七、解决敏感问题。对一些长期存在的敏感问题,应当有一个较为主动、明确而科学的认定,并尽快发布相关规范性文件,完善管理措施,不能长期似是而非。对“营业性陪侍活动”,应当尽早以法规的形式完善或深化对它的管理。建议对此等从业人员实行统一执业资格、统一服务规范,统一教育培训、统一监督管理,统一健康检查、统一依法纳税。还应该进一步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适度放宽准入门槛,扩大市场规模

主题词:文化市场  科学发展  歌舞  娱乐

 

[Content abstract]  The market of singing and dancing is spatial's intergaration of singing and dancing entertainment and related products exchanging as the form of commodity, which is an important position of culture industry and an important tache of transforming culture products into commodity and realizing its economic profit. It is the significant way to meet citizen's spirit and culture demand as well as the significant position to advance society's harmonious and uplift.Its degree of boom and standardization reflects ecnomy and society development status of Nanjing. Its health, order and boom development are the symbols of city's uplift, whose advantage and disadvantage of survival environment has relationship to the flourish of Nanjing's culture indrustry and the level of scietific development directly. 

Regarding scientific development view as the guidance, summing up basic characteristics and experience lesson, analysing its success and lost of establishment and management, solving protrudent problems of restricting singing and dancing market normative development, which are meaningful for promoting singing and dancing entertainment market development prosperously, the whole city's working overall situation of protecing increasing and promoting transformation, and comprehensive unisonou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economy and society of Nanjing.  

备注::来源于20088月的一项专题调查;

   ②:摘自南京市文化局《文化体制改革文件汇编》(二) 20074月版,第118页;

:见CCTV-12009510855时;

CCTV-2200967825时;

《北京晚报》20081239日快评;

《南京日报》200977A9版;

《扬子晚报》20081213A5版;

⑥:财政部、税务总局联合发文,财税[2001] 145号。

⑦:仅代表个人观点,欢迎指正、批评、商榷。 

 

(此文获文化部市场司征文二等奖)

 

仅限于2010年以前的市场与管理情况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Post  by  刘创新 发表于 2011-2-1 7:20:00
发表评论:
载入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