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北正街那个叫建国的男人
[ 2016/8/17 8:13:00 | By: 乔宗玉 ]
 

 

在中国内地,上世纪560年代出生的男孩,很多叫建国的。无独有偶,我的大舅舅叫建国,而我父亲常年看病的诊所经理也叫建国,他们相差56年,一个的姓是立早章,另一个的姓是弯弓张而已,读音一样,以至于我经常得问妈妈,她口里说的是哪个“建国”。不过一般情况下,妈妈叫大舅舅为“建伢子”,叫张建国为“张经理”。

和许许多多“建国”一样,我的大舅舅、张经理吃了许许多多共和国起步时期的苦,他们未曾大富大贵,却有着长沙市井中人的乐观、开朗、豁达。我的大舅舅在四十几的时候心脏病发作,两度住进湘雅二医院,退休后,天天跳舞、养鸽子,玩得不亦乐乎,居然心脏病好了。张经理尚五十出头,上有老下有小,仍在勤奋地工作。诊所8点正式开门,张经理必定准时出现,张罗诊所挂号、配药等各项工作。来的病人多半愁眉苦脸,张经理必会用长沙市井特质的幽默语言,让对方破涕为笑,这是我对张经理最深刻的印象。

说起来,张经理是长沙北门的“老口子”,从小在公馆林立的北正街长大,像所有北门的男的一样,讲话客气,骨子里透着“老长沙”的厚道热情。他和我还都是明德中学校友,明德110年时,他回去参加校庆,后来在遇见我,很开心地跟我讲校庆的热闹场景。我想,他大约是70年代末在明德上的学,他的成绩应该比我好,他在明德读了6年,而我只读了初中3年,高中去了市七中。

张经理一度自己开中医诊所行医,也有不错的口碑,一直给患有肺癌的岳母娘调制药方,家里亲戚有什么病,也是他帮着配药。可以推测,张经理在高中毕业后一定去考了一个中医学专业,掌握了一门谋生的本领。中年后,不知什么原因,他没有继续从医了,而是转为诊所管理者。在诊所,我从没见过他跟谁红过脸,不管是对想插队挂号的病人,闹事的病人,还是不小心犯错的小伙计,他总是和颜悦色地跟人讲道理,让人很信服地听他的话,可见他的情商不是一般的高。

北正街拓宽大业下,张经理的老宅也面临拆迁。张经理像每一个普通长沙市民一样,跑无数的地方,盖无数的公章,然后举家搬到一个作为我这个土生土长长沙妹子都没听说过的偏僻的安置小区,连直达市中心五一广场的公交车都没有……为了方便上下班,张经理在北正街附近租了房子,每天下班后,继续着原来的回家节奏,熟悉的巷陌,还有那些熟悉的老友……我并不知道张经理嗜酒如命的习惯,但后来因为他的病——喝酒太多导致肝癌,我才知道,这么性格开朗、说话中气十足的人每天晚上要和朋友一起喝到酩酊大醉方肯罢休!这个社会给予每个人的压力都很大,如何以健康的渠道排压减负,值得大家注重。

每周二早上,爸爸去看病,我和爸爸都会用微信视频聊几句,镜头远景中的张经理时常也会打趣一下我。我常说要他来北京玩,我来招待,他总说好,就是太忙,诊所离不开人,等过几年退休再出来玩……我妈妈也常请教他一些养生的办法,如何识药,家里的西洋参还是张经理那时候帮忙以内部价购买的。

张经理身体差起来,也就是近半年的事。“医者不能自医”,他总是反复发烧、感冒,去省肿瘤医院,做穿刺,一个月就走了,走得我们都不敢相信。曾经给他号过脉的大夫,说他是自己吓死自己的,因为懂医,反而心生恐惧,不如糊里糊涂活的好。我也认同这句话,很多时候,不想事反而活得长久。很多事,想多了,确实也没用。

张经理走了以后,我想象得到,诊所依旧是喧杂的,但少了那个洪亮且时刻让人想笑的男人的声音,张经理当年带出来的徒弟——一个来自湘西的“80后”小孩帮着照看店面,那孩子,估计也是一夜会长大很多很多吧。逝者如斯,但张经理给大家留下的那些快乐的笑声、那些正能量的话语,应该会永远被人铭记,这也就是他人生的意义了。

 

 

 
发表评论:
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