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的悲壮美
[ 2012-11-5 9:51:00 | By: 伊克昭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的悲壮美

 

伊克昭

 

  如果想在文学和电影中寻找悲壮美的典型,那就是前苏联电影的巅峰之作《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影片获1973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纪念奖、全苏电影节大奖,1973年奥斯卡(美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外语片提名影片,1975年又获列宁奖金

  电影的故事情节是这样的。故事发生于19425月。准尉瓦斯柯夫无奈接受了上级指派来两个班的兵力”——虽然是一些不喝酒的,却一一是穿短裙的年轻女兵;他要指挥她们守卫171会让站设施。准尉就是这样带领两个班的女高射机枪手驻扎在个小车站旁的村子里。车站周围是战略要地,敌机经常来轰炸或骚扰。一天,班长丽达在邻近的树林里出乎意料地碰上一股德国法西斯侦察兵。她们本可以放过这些鬼子,守住阵地设施就可以了。然而正义和敏感要她们既守住了阵地设施,又以五个姑娘——战士加指挥员的力量与敌人的周旋,进行殊死的战斗于是,瓦斯柯夫带领一支由丽达、冉妮娅、丽萨、迦尔卡、索妮娅等五个姑娘组成的小分队到林中去搜捕德寇。在与敌人交战中,姑娘们一个个都牺牲了。班长丽达受重伤后不想拖累瓦斯柯夫,她托付瓦斯柯夫去找她儿子,随即开枪自杀。瓦斯柯夫满腔仇恨地直捣德寇在林中的扎营地,他缴了敌人的械,押着个德国俘虏朝驻地走去。途中,他见到以少校为首的援兵迎面奔来,欣慰地因伤口流血过多而晕倒了。许多年之后,已白发苍苍、左手截去后按上假手的瓦斯柯夫带着已成长为青年军官的丽达的儿子来到当年战斗过的树林里,找到了当年这五个女兵的坟墓,给她们立了一块大理石的墓碑。一些没有经历过战争、到当地来旅游的欢乐的年轻人,不由自主地对着墓碑肃立致哀。

影片的悲壮主要表现在,瓦斯柯夫带着五个没有参加过战斗的女战士和敌人的战斗中。原来以为是两个德国兵,结果到现场才发现是十六个。战争本来不该是姑娘们的事,姑娘们应该和生活中一切美好的事物联系在一起。但是,可诅咒的法西斯逼着一些柔嫩的姑娘青春和生命加入了在战争。她们都有美丽的青春姿容,喜欢花绸内衣,喜欢照镜子,喜欢打扮自己,喜欢唱歌,喜欢跳舞,喜欢朗诵诗,喜欢美,喜欢爱情,喜欢家庭,喜欢家人,喜欢孩子;但是,不,德国法西斯撕毁了这一切,把她们逼入了战争。

瓦斯柯夫准尉与五个女战士把德军吸引过来,迂回在荒原、沼泽地、野草丛中,在生死线上顽强搏斗。准尉对当时尚未牺牲的两个女战士说过这样的话:“坚守,不能坚守也要坚守,这里没有德寇的地盘,因为,我们身后是俄罗斯,简单地说是祖国”。瓦斯柯夫准尉是这样说的,他和大家也是这样做的。说到做到,心口如一,有言心行,这是我们每个人多么需要的品质。 

护林员之女丽萨寂寞地生活在森林里,一位城市男孩的拜访开阔了她的视野,她开始渴望爱情,渴望学习,渴望外面的世界,她回去报信求援兵,因为心里急了点,只偏了半步,就被沼泽淹没,死的时候周围只是无边的沼泽。

犹太女孩索妮娅会说德语,是全面发展的好学生,在大学里快乐地读诗歌、谈恋爱,战争开始后,男友和她先后上了战场,父母却生死未卜,她因为回去取准尉的烟袋,被德军杀害。

准尉瓦斯柯夫护卫的、并未全部开放的花蕾嘉尔卡,从小生活在孤儿院,总在谎言中编织还有母亲的事实,也幻想有一天白马王子能把她接走。因为毫无战斗经验,她因为害怕,第一次战斗把吓得把脑袋捂着,第二次战斗吓得喊着“妈妈”狂奔着转移,被自动步枪击中。之前,大家就批评她,说她战斗时居然捂着耳朵躲在一旁发抖。可准尉心疼她,一个未成年小女孩虚报了年龄入伍,他实在不忍心怪她,为了留住嘉尔卡的体面,他对剩下的两个姑娘撒了谎--嘉尔卡是在阻击敌人时牺牲的。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美丽可爱、热烈性感的女红军,将军之女冉妮娅。她虽然穿着军装,却掩饰不住爱美的心思,染着红发、有时髦的靴子,目光自信高傲,连一向以美貌著称的丽达都忍不住仔细打量她。另外,她穿着性感的丝绸内衣,行军途中还会时不时打理头发。不过,她心上却压着两件事:一是破坏军婚,不顾人们非议就是甘当第三者疯狂爱着团长;二是全家几被灭门的血海深仇。对前者,她毫无悔意,但这种“勇往直前”搁在战斗中,却使她如战神雅典娜一般英勇顽强,不会辱没她的将军父亲。她为了保护丽达和准尉,成功引开了德军,一边射击,一边奔跑,一边唱着歌曲,仿佛要让全世界听见她心中的热忱。那一刻,她像风之女神,比谁都快;她像森林女王,比谁都强。看到这儿,观者无不为之动容。中第一枪了,她说了句:哼,有趣!她不会相信,她会在19岁时这样死去。接着,是第二、第三枪……没子弹了,扔枪、扔石头,扔一切可以扔的东西,嘲笑怒骂,直至最后倒下,她的眼睛仍然不屈地看着蓝天。她之前就有枪托打死德寇救过准尉一次命,这个将军的女儿,毫不逊色。

那个曾是年轻妻子及母亲,可幸福生活随着丈夫上前线牺牲后就消失了,她毅然把儿子托付给别人,直到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女兵的班长丽达,为了不累及准尉,自己结束了生命。只在临死前对准尉说:“你吻我一下吧。”

她们都憧憬着自己的幸福,想念着自己的恋人,回忆着自己的甜蜜往事,但她们都先后倒在战争中的血泊里。我的眼睛一次次被润湿着,心在激动地颤抖,我真想拿起武器上银幕去把她们替下来。替她们用自己的生命保住运输线的安全和俄罗斯村落里静悄悄的黎明   

一个个女战士、女英雄就这样悲壮地走了,就这样永远住进了我们的心田。

这感人的力量主要来自它的真实性小说作者鲍·瓦西里耶夫导演斯·罗斯托茨基、摄影师维·舒姆斯基都参加过卫国战争,他们对战争有真切的感受。1992年春罗斯托茨基到北京电影学院讲课时,曾说:像他这样1922年出生的人,经历过这次战争的,只有百分之三的幸存者,他是这百分之三中的幸运儿,但他失去了一条腿,后来按上了假肢,是二等残废军人。战后他才从事电影工作的。他拍摄的影片有《土地与人们》《临风而立》《等到星期一》等。他曾任第2届(1995)上海国际电影节评委,又作为嘉宾参加了第3届(1997)上海国际电影节。

我们都知道,在二战中俄罗斯人民蒙受的牺牲是极为惨重的,他们一共损失了二千多万人的生命。《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就要像我们展示这二千多万人中的五个活生生的人,从而也表现了俄罗斯战争文学中一个重要特征:对于个体生命的关怀。

1987年夏,作者瓦西里耶夫在访华期间亲身感受到了中国观众对《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的喜爱之情。在游览长城的路上,瓦西里耶夫遇到的每一个游人都知道这部电影。在饭店吃饭时,瓦西里耶夫询问一位女服务员是否看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女服务员激情满怀地说:我看过两遍我感动得哭了!”随后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谈起自己对影片的感受。瓦西里耶夫被女服务员生动的表情和声音所吸引,不禁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他对高莽先生说:“你不用翻译了,我都明白了!”

  明白了,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用黑白与彩色交叉的鲜明对比的手法表现的悲壮美,印在我们的心里。这样的悲壮多么英雄,多么可贵,充满诗情,现在我们对这种悲壮的情感越来越陌生了。我们仍然要呼唤英雄,崇敬悲壮,高呼杨靖宇、刘胡兰、尹林芝、董存瑞、杨根思、黄继光、邱少云万岁!

   

 




 
 
发表评论:
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