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工
老头子 发表于 - 2018/12/30 17:02:00

出生在上世纪四十、五十年代的人们,都经历了毛泽东时代和改革开放两个历史时期,亲友同学常相聚,共忆人生浮与沉。回顾我们一起走过的人生历程,却也时常令人回味无穷。

六十年代末,我被安排到大队学校教书并任校长。我所在的大队是由两个大队合并而成,共10个生产队,近500户人家,2300多人口。七十年代初,境内学生(含油田职工子女)达420多人,由于农村居住分散,三所学校共有教师19人,含1名炊事员共20人,为有史以来村级教育最鼎盛时期。斯时,民办教师没有工资可拿,都是比照农民评工记分。

每年的秋收分配学习班是决定大队干部、学校教师、赤脚医生和所有工勤人员劳动报酬的关键时刻。参加秋收分配学习班的代表有党员、贫下中农、大小队干部,还有上面派驻的工作队员。学习期间要认真贯彻国家关于秋收分配的总体政策精神,对各大、小队工作进行年终总评,然后进入评工程序,评工完结,各小队要清仓查库,集中进行年终决算,年终决算方案最终报区一级(大公社)进行审核,各大队凭审核签章的年终分配方案表调拨资金进入年终分红。

每年评工时,大队会计要提供各小队同等劳动力的工分值作为参评依据,单位负责人要介绍所有评工对象的德能勤绩和好中差各类典型事迹,之后,代表们根据平时所见所闻提出相同或不同意见,对工作不满意的地方都当面摆出来,有时为了一个人的评定还僵持不下闹得四脸通红,那个时候不像改革开放的民主测评都做老好先生,通过面对面的评议,最后决定每个评工对象的工分额度,特别优秀的可上浮3-15%,对于差评人员亦可下浮一定工分额度。通过评定工分,对纪律松驰工作滞后的触及很大,而对积极肯干工作认真负责的人却是一种最大的认可与奖励,对今后的整体工作确实能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现在人们的待遇,都按照公务员、事业、企业等类别,一旦确立了工资级别,无论你干事还是不干事,待遇照样有,也不会担心有人扣你工资,那个时候可不同,老师没有固定工资,每年的报酬还要通过学校和代表评议,在现在看来都是一件十分好笑的事情,然而那个时候一切都顺理成章,按工分核算后的待遇虽然并不很高,但是老师们心情都很好,在老百姓心中,教师依然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

九年后我离开了学校,随着时代发展,民办学校逐步消亡,我的一些同事也出现很大变数,有的转为公办教师,有的成了国家干部,有的招工进城,有的下海当了老板,还有一部分回到农村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农民。

当年的学校早已物是人非,很多要好的同事,最后都来往不多。王昌华先生与我同庚,教书是一把好手,待人和蔼可亲,工作一直勤勤恳恳,只是我离开学校以后,不知怎么被下放了,令人感到十分惋惜,的确是浪费了一个不错的人才,2016年王先生便过早离世。鲁定龙先生与王昌华同一个小队,是我在学校期间不可或缺的两大膀臂,后来转成公办教师调走了,由于身体原因也在18年10月6日离开了人世。在怀念这些老同事的时候,我也一直怀念着那些虽说艰苦但却意气风发的年代。是那个时代给了我们相识相知的机会,也正是那个时代培养了我们一身正气和艰韧不拔的毅力,在步入暮年之后,反倒对那时的一些事情经常回味念念不忘。

想起当年评工的情景,再看看我们现在拿着等级工资的现实,反倒觉得那时的评工没有什么不好,因为它时时促进着人们扎扎实实的勤奋工作,没有互相恭维与纵容,没有虚情假意的测评环节,更没有自己不干事却肆意指责别人的嚣张与得意。

  • 标签:评工 
  •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