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的信访制度是不是需要改革了? 
老头子 发表于 - 2009/12/17 8:58:00

20091210,中青在线有一篇记者包丽敏写的《退休信访办主任住宅被强拆后频繁上访》的文章,看后不禁令人五味杂陈,着实感到既可笑又可悲。

现已64岁的吴宗明,在市检察院干了11年、司法局当了7年副局长又在信访办当了3年主任。20087月中旬,这位退了休的老主任再次走进这里,却是来上访的。其主要原因是“桂平航运枢纽二线船闸工程”拆迁了200多户人家,有包括吴在内的30多个“钉子户”,吴的一幢四层半小楼被强制拆迁,经第三方机构对房产估价为38万余元,而市里仅补偿25万余元(按照自治区4年前出台的标准,砖混结构房屋每平方米400元,而桂平市政府标准中最高只补360),由于对拆迁补偿和安置的种种不满,从去年7月开始,这位退休信访干部开始了上访之路。

他第一次上访国土资源厅时,接访者只在大门口接待了一下,总共10多分钟。然后是纪检监察部门,吴刚把事情一说,接访者就说:“这事不归我们管。”拿了个信封让他把材料装了,说“帮你们转吧”。这一天他们还去了自治区高院,得到的答复是:经查询没有相关案件,不能接访。吴只得去买了个信封把材料装了,拜托门卫转交高院院长,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第二次上访是在两三天后去桂平市信访办。吴原本不想去自己工作过的地方上访,但听说有市领导亲自接访,于是吴才去了,接访的一位市委常委倒是挺客气,说“老领导你也来上访啊?”经同领导面谈后得到的答复是:我们回去研究。于是便没了下文。

考虑到光在广西反映问题不行,接下来他便去了国家土地监察广州局,当问题一提出来,接待人员就打住了,说:请回去与当地政府协商,或者诉诸法律。后来,他和“钉子户”们根据诉请对象拟出不同版本的材料,往各级部门一份份寄,但大多杳无音信。吴也曾托人找关系,甚至去过北京,还把材料发到网上,也去找过媒体反映情况,结果都不乐观。

200911月初,北京一家杂志报道了这位退休老主任上访的戏剧性故事,吴一度以为事情该出现转机了。然而,尽管许多网站转载了这篇报道和相关评论,而当地部门则仍无任何表示。吴在万般无奈之即,也只得发出“我们现在是精疲力竭,山穷水尽啦!”的感叹。

看了这个故事,我感到十分好笑。好笑的是:①我们的吴主任在信访办主任位置上,也一定愚弄过不少含冤上访的人们,现在轮到自己来接受愚弄,的确有点滑稽。②我们国家的信访体制不可谓不健全,因为层层都设有信访机构;工作不可谓不规范,国家颁布有《信访条例》,各级政府也有一些明文的制度、规定和具体操作办法。而实际情况则是信访办根本不解决任何问题,仅仅是为各级政府的主要官员把把门而已,其职责无非是将所有前来上访的“刁民”拒之门外,不要让他们直接去见了领导,从而耽误了领导的“宝贵时间”,或者说不能让领导为了这些“小事”感到“心烦”。正如吴宗明本人所说“我是搞信访工作的,知道上访没太大作用。”“没有材料的让你回去写了材料再来,有材料的也就是帮你转到相关部门。”对于这个部门的职能他也十分清楚:“没有拍板权,只能协调、汇报、请示。”群众来反映的问题,分类后代转到各主管部门;有时会请主管部门负责人出面来沟通;重大问题则向市里主要领导汇报,也可“提供参考意见”。因此,我为我们国家设那么多的信访部门感到好笑,现在时代进步了,反倒不如封建时代的民众可以拦住县台、府台乃至钦差大人的轿子跪地喊冤来得便捷。③中国是一个法治社会,应该是有法可依,有法必依的,然而,民众遇到冤情却状告无门,部门之间踢皮球,法律部门不受理,手中握有公权的那些人们可以肆无忌惮地置人民的生死于不顾。这种“法治”难道不令人感到好笑么。

好笑的同时,能使人深深地感到的便是心中的刺痛和悲哀。正如吴宗明觉得北京学者于建嵘写的评论《原信访主任上访为何也无效》“最能反映现实”一样,于先生在评论中写道“这位上访无果的原信访办主任,大约就是现行信访制度的最佳代言人了!”“如果不对此加以改革,给民众提供可靠的制度性的救济渠道,公权力侵犯民众权益的事件就不会减少。”吴宗明是一个当了18年兵的老退伍军人,更是一个在司法机构和市信访办工作了多年的老干部,就连他都上访无果,更何谈一般平民百姓?吴凭着多年的工作积累,关系网不可谓不多,经验不可谓不丰富,但依然是从市到省,从省到京,找熟人托关系,把材料发到网上,找媒体反映情况,虽然引起了媒体与学者的重视,并引发了众多的转载与评论,这样依然不能解决问题,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问题?我们可以设想:即使是吴宗明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得到了解决,作为一位拥有相当职位的公务员,为了自己的合法权益都历时数年被弄得精疲力竭,如果是一般的普通百姓,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这难道不是我们当今信访制度的悲哀又是什么?

按照我国现行的《信访条例》,为同样一件事情上访,人多了不符合规定,人少了又反映无果,正是因为如此,才导致了极少数求告无门的弱势的人们铤而走险走上极端,有的自杀,有的杀人,有的被利用引发群体事件,无论哪一种结果的发生,最终损毁的都是党和人民政府的形象。现在,有更多的基层政府为了显示其“维稳”的政绩,还委派一些专人对上访人员进行跟踪盯梢,甚至不惜安排专门工作人员、保安或警力对一些所谓的上访重点人员进行拦截殴打,乃至非法拘禁限制他人人身自由,这样的例子在全国可以说屡见不鲜。我想这种情况,我们各级政府的主要领导并不是不知道,而是有意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长此以往,我们的干部将变得更加麻木不仁,公权力侵犯民权的事件就会越来越多,党和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将会越来越差,和谐社会的建设也必将会越来越难。

我认为,除了精神有问题和极少数无理取闹者之外,只要是执意上访的,必定是有问题有困难或者有冤情,且在同一级政府层面上得不到解决不得已才走上上访之路,这些人大多都是社会的弱势群体,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府,应该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怀更多的方便,而不是将其拒之门外,不理不睬。我们各级政府的主要领导为什么就不可以直接见见这些人,听听这些人的呼声与诉求?为什么就不可以给造成这些冤情或问题的下级政府官员进行问责和相应的处置呢?有鉴于此,我倒是觉得我们的中央人民政府对于现行的信访制度是不是可以重新进行慎重地考虑,进行一些必要的改革了。

 

Re:我国的信访制度是不是需要改革了?
wyddxhhfz(游客) 发表于 - 2013/1/9 15:38:00
wyddxhhfz(游客)看了包丽敏写的文章,结合(我国的信访制度是不是需要改革了)一文,结合本人10多年訴訪无果的案例,确实可以认为该文章真实的揭开了政府、法院存在的黑暗的一面。也确有必要有待中央在改革步伐中整改信访制度和改组惩治组成机构的人员。其中主管工作的领导和接谈员,他们的表现往往比信访制度更为起决定作用,当然,他们会强势的把不作为和胡作为的做法和根据归罪於不会说话的信访条例上,他们是不是受相关主管上级指令而为,这不是本人能判定的,但他们造成的严重影响和损失,是谁都逃不掉的。因为他们不光是侵犯了诉访人的合法权益、造成了各种严重甚至己再无法挽回的损失,也不光是他们严重违反了诉访的根本原则;抵制了宪法、行政法、诉讼法等诸法的规定和宗旨;他们更使社会上发生了极端事件、产生悲剧;更给党和国家脸上抹了黑,使中央政令不能暢通,起到党和政府的敌人起不到的作用!从我们通过10多年艰巨依法诉访经历,结合本人两个民事,一个行政诉讼案及信访事项提出几个疑问:(1)政府信访部门面对信訪事项;特别是因为政府职能部门违法执政、渎职侵权造成的信访事件,政府不受理推给法院,是依法行政吗?(2)面对信访事项,各职能部门(信访、纪检监查、法制办、政法委、行政投诉、投诉热线、区建委、政府办等)均不负责,互相推諉,政府该不该管?(3)政府在法院己有超时效判决情况下依然把信访亊项以复核复查形式推给人大、法院等机关属不属於不作为和胡作为?(4)政府在以上情况下,我们进行行政诉讼时,政府出示答辨状,以已有民事超时效判决为由,不让法院审理。(5)政府以已做出复核复查为由、以己进行了诉讼为由,拒绝信访接待及永不让领导接谈日接谈。有法可依吗?(6)法院作出了不公正判决且不改判,宪法、行政法还能起作用吗?还能依法行政吗?(7)法院违反诉讼法基本判案原则,以政府渎职侵权为判案依据,又得到其上级、检查院维持,如何进行维权?(8)现法院自检、改判从做出最初判决的法院进行,下边不买帐言之:你说我们错了?你上边凭什么不改?该说法谁对?(9)法院以时效为名不审判,告之政府无时效之说应该管、政府不理,谁对?(10)政府有109号文件是变更承租人的现行政策,有京国土房管法字(2001)167号文件详述、法院依然以时效为由维持渎职侵权行为和非法利益,属不属违法判决?(11)行厅引用(行诉法)条文判30年前案对吗?(12)民事、行政案以超时效做出判决,但无确凿证据,合法吗?暂提几条,不能得解,更别提从下到上都己维持各有答复!腐败是谁?谁反!…
Re:我国的信访制度是不是需要改革了?
wyddxhhfz(游客) 发表于 - 2013/1/9 15:36:00
wyddxhhfz(游客)看了包丽敏写的文章,结合(我国的信访制度是不是需要改革了)一文,结合本人10多年訴訪无果的案例,确实可以认为该文章真实的揭开了政府、法院存在的黑暗的一面。也确有必要有待中央在改革步伐中整改信访制度和改组惩治组成机构的人员。其中主管工作的领导和接谈员,他们的表现往往比信访制度更为起决定作用,当然,他们会强势的把不作为和胡作为的做法和根据归罪於不会说话的信访条例上,他们是不是受相关主管上级指令而为,这不是本人能判定的,但他们造成的严重影响和损失,是谁都逃不掉的。因为他们不光是侵犯了诉访人的合法权益、造成了各种严重甚至己再无法挽回的损失,也不光是他们严重违反了诉访的根本原则;抵制了宪法、行政法、诉讼法等诸法的规定和宗旨;他们更使社会上发生了极端事件、产生悲剧;更给党和国家脸上抹了黑,使中央政令不能暢通,起到党和政府的敌人起不到的作用!从我们通过10多年艰巨依法诉访经历,结合本人两个民事,一个行政诉讼案及信访事项提出几个疑问:(1)政府信访部门面对信訪事项;特别是因为政府职能部门违法执政、渎职侵权造成的信访事件,政府不受理推给法院,是依法行政吗?(2)面对信访事项,各职能部门(信访、纪检监查、法制办、政法委、行政投诉、投诉热线、区建委、政府办等)均不负责,互相推諉,政府该不该管?(3)政府在法院己有超时效判决情况下依然把信访亊项以复核复查形式推给人大、法院等机关属不属於不作为和胡作为?(4)政府在以上情况下,我们进行行政诉讼时,政府出示答辨状,以已有民事超时效判决为由,不让法院审理。(5)政府以已做出复核复查为由、以己进行了诉讼为由,拒绝信访接待及永不让领导接谈日接谈。有法可依吗?(6)法院作出了不公正判决且不改判,宪法、行政法还能起作用吗?还能依法行政吗?(7)法院违反诉讼法基本判案原则,以政府渎职侵权为判案依据,又得到其上级、检查院维持,如何进行维权?(8)现法院自检、改判从做出最初判决的法院进行,下边不买帐言之:你说我们错了?你上边凭什么不改?该说法谁对?(9)法院以时效为名不审判,告之政府无时效之说应该管、政府不理,谁对?(10)政府有109号文件是变更承租人的现行政策,有京国土房管法字(2001)167号文件详述、法院依然以时效为由维持渎职侵权行为和非法利益,属不属违法判决?(11)行厅引用(行诉法)条文判30年前案对吗?(12)民事、行政案以超时效做出判决,但无确凿证据,合法吗?暂提几条,不能得解,更别提从下到上都己维持各有答复!腐败是谁?谁反!…
Re:我国的信访制度是不是需要改革了?
wyddxhhfz(游客) 发表于 - 2013/1/9 15:30:00
wyddxhhfz(游客)看了包丽敏写的文章,结合(我国的信访制度是不是需要改革了)一文,结合本人10多年訴訪无果的案例,确实可以认为该文章真实的揭开了政府、法院存在的黑暗的一面。也确有必要有待中央在改革步伐中整改信访制度和改组惩治组成机构的人员。其中主管工作的领导和接谈员,他们的表现往往比信访制度更为起决定作用,当然,他们会强势的把不作为和胡作为的做法和根据归罪於不会说话的信访条例上,他们是不是受相关主管上级指令而为,这不是本人能判定的,但他们造成的严重影响和损失,是谁都逃不掉的。因为他们不光是侵犯了诉访人的合法权益、造成了各种严重甚至己再无法挽回的损失,也不光是他们严重违反了诉访的根本原则;抵制了宪法、行政法、诉讼法等诸法的规定和宗旨;他们更使社会上发生了极端事件、产生悲剧;更给党和国家脸上抹了黑,使中央政令不能暢通,起到党和政府的敌人起不到的作用!从我们通过10多年艰巨依法诉访经历,结合本人两个民事,一个行政诉讼案及信访事项提出几个疑问:(1)政府信访部门面对信訪事项;特别是因为政府职能部门违法执政、渎职侵权造成的信访事件,政府不受理推给法院,是依法行政吗?(2)面对信访事项,各职能部门(信访、纪检监查、法制办、政法委、行政投诉、投诉热线、区建委、政府办等)均不负责,互相推諉,政府该不该管?(3)政府在法院己有超时效判决情况下依然把信访亊项以复核复查形式推给人大、法院等机关属不属於不作为和胡作为?(4)政府在以上情况下,我们进行行政诉讼时,政府出示答辨状,以已有民事超时效判决为由,不让法院审理。(5)政府以已做出复核复查为由、以己进行了诉讼为由,拒绝信访接待及永不让领导接谈日接谈。有法可依吗?(6)法院作出了不公正判决且不改判,宪法、行政法还能起作用吗?还能依法行政吗?(7)法院违反诉讼法基本判案原则,以政府渎职侵权为判案依据,又得到其上级、检查院维持,如何进行维权?(8)现法院自检、改判从做出最初判决的法院进行,下边不买帐言之:你说我们错了?你上边凭什么不改?该说法谁对?(9)法院以时效为名不审判,告之政府无时效之说应该管、政府不理,谁对?(10)政府有109号文件是变更承租人的现行政策,有京国土房管法字(2001)167号文件详述、法院依然以时效为由维持渎职侵权行为和非法利益,属不属违法判决?(11)行厅引用(行诉法)条文判30年前案对吗?(12)民事、行政案以超时效做出判决,但无确凿证据,合法吗?暂提几条,不能得解,更别提从下到上都己维持各有答复!腐败是谁?谁反!…
Re:我国的信访制度是不是需要改革了?
姚文侃(游客) 发表于 - 2010/1/10 11:08:00
姚文侃(游客)什么信访办?其实是忽悠人民的,真正能解决什么问题呢?法律是对群众的,不是对统治阶级的,历来的法律如此。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我国的信访制度是不是需要改革了?
顾绍骅 发表于 - 2009/12/24 13:44:00
顾绍骅顾绍骅祝福大家圣诞节、新年快乐!
u/1132/archives/2009/20091224122229.html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