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去永清县文化春游
[ 2012-5-3 21:35:00 | By: 看图说话 ]
 

20124月底,学院组织员工去河北省永清县文化春游,让我们又开了眼界。

领导首先带我们前往位于永清县大辛阁乡大辛阁村南的白塔寺。白塔寺原名龙泉寺,始建于辽金时代,历史悠久,几经毁坏,最终仅存一座十三层的白石塔。现在的寺庙是2003年开始整体新修的,寺院最后一座建筑弘法楼,2009年才建成。白塔寺充满了民俗风味,山门外的的牌楼上,左手书“天龙八部”,右手书“五路财神”,有趣的很。寺中和尚尼姑共同工作,一派团结一致奔小康的和谐景象。唯一的古迹就是一座小巧如水泥电线杆儿,高约6米的辽代八角形13层汉白玉玲珑宝塔。塔上的浮雕已经在文革时期被红卫兵毁坏,佛像都没有面部。现在这座塔已经被一座亭子保护起来。如果在亭子下唱一段西河大鼓《玲珑塔》,那就太有意思了。回来的路上,看见大辛阁村里很多人家都在盖房子。看来白塔寺的旅游开发让村民致富了。

随后,听说要去钻地道,我就哼上了歌:“地道战,嘿!地道战,埋伏下神兵千百万……”。到了瓦屋辛庄村,我才明白原来我们要看的不是抗日战争对付小日本儿的地道,是宋辽时期的古战道。看来河北人挖地道是有历史渊源的。又开眼了。据导游介绍:古地道内结构复杂,内有迷魂洞、掩体、翻板、翻眼、放灯处、通气孔等。如敌兵进入地道,由迷魂洞通过,就会迷失方向落入陷阱中。翻眼处只能单人通过,而且要弓身,会被守卫的士兵轻而易举地杀伤。藏兵洞洞体高,可容纳大量士兵,在战争中可出奇制胜。古地道设计合理,顶部券顶墙宽厚,顶部压力由墙体传入地下,且通道内每隔几米就有一小券门支撑顶部。我钻了两个地道,其中一个外表看去,更像一个蔬菜大棚。下到地下,黑乎乎的吓人,没敢往深里走。另一个地道在农家院里,地道口长着一颗杏树,已经是“花褪残红青杏小”,在和煦的阳光下,这个地道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储存蔬菜的地窖。顺着铁梯子下去,下面的洞只能矮着身子钻。里面如同迷宫,洞壁上垂着植物的根须。好在洞里随处有电灯,神秘恐怖的气氛少了很多,可是电线上都凝结着水滴,洞中潮湿阴冷。虽然学者们对于古栈道究竟是北宋修的还是辽国修的,没有定论,可是无论洞里住的是大宋的士兵还是契丹勇士,日子大概都好过不了。恐怕还没等敌人来袭,己方就已经因为风湿病造成非战斗减员了。钻出地洞重建天日,看见孩子们在农家院里嬉戏,深感和平的美好。备战的北宋和契丹最后的结局都不好。倒是一个澶渊之盟带来了一百二十年的和平,两国老百姓在边境贸易中获得实惠,北宋也增加了税收。相比之下每年送给辽岁币银10万两、绢20万匹也就算不得什么了。况且岁币的支出不及用兵的费用百分之一、二。还是和谐发展好呀。

离开古栈道,我们又去了北辛溜乡李家村,参观李赢老先生的个人收藏馆。李赢老先生,1942年生人,今年70周岁,是的一名普通农民。李先生的高祖李芳是永清县清代大辛阁书院的首席讲师,在永清县县志中有记载。之后的几代人,虽然都以农耕为业,但始终保持着崇尚书香的风尚。李赢老人的个人收藏馆叫“集古斋”,目前拥有的藏品已经达到数万件。藏品囊括了瓷器、陶器、铜器、木器、书画、壁纸、服饰、文具、生产和生活用品等等,既有战国时期的陶器,又有近代的脚踏木风琴,既有大户人家的三寸金莲绣花鞋又有农妇织布的木梭子。唐三彩、辽代骨灰坛、日本侵华军用的调料瓶子、天桥艺人的卖艺家伙、古人的尿壶、烟袋锅子、脸盆架子……琳琅满目。白须飘飘的李老先生身材矮小,但精神矍铄,他热情地向我们介绍他的展品。最吸引我的是李先生用自己的一双巧手,亲手缝制刺绣的许多清代及民国期间的衣饰鞋帽玩具等,如妇女的旗袍大褂,婴儿的虎头鞋,老太太的绣花头箍等等。光他自己纳的鞋底就有很多不同的针法。这些手工藏品他都放在一个个常常被城里人丢弃的礼品包装盒里。大家看过后,他就小心地盖上盖子,防止灰土。西厢房的窗下摆着一台缝纫机,东厢房的大炕上,摆着老先生裁剪了一半的旗袍。老先生说他每天都不闲着,没有游人的时候他就做活。他的展品都不卖,只为给后人留个纪念。有人提醒他,他的古董都摆在明处,游人随手可摸,如果被毁坏或偷去了怎么办。老先生爽快地笑笑说:“坏就坏了呗。偷就偷了呗。”这么好的心态想来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锻炼,真令人羡慕。如果中国老百姓都这么过日子该多好呀。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