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发展论坛 - 公共文化 - 服务 - 正文

建构“群众文学共同体”

2017年4月10日 阅读1866次 杜染专栏 【字体: 上一篇<<>>下一篇

建构“群众文学共同体”

——以北京群众艺术馆“北京群众文学共同体”为例

北京群众艺术馆创作辅导部  杜染

随着2017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开始施行,作为公共文化服务重要组成部分的群众文化服务也顺理成章地得到了法律保障,这必将会进一步推动群众文化的现代化。

作为政府开办的公共文化服务和群众文化事业机构,文化馆、群艺馆如何更好地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如何更好地整合群众文化工作者、文化艺术专家、文化志愿者、业余文化艺术创作者等文化资源和文化力量,更好地为人民群众提供优质高效的群众文化服务,如何创新公共文化服务机制和模式,更好地构建社会公众参与机制,更好地推动公共文化服务社会化、专业化发展,需要专职群众文化工作者确立“问题意识”,深入思考和解决当下群众文化发展中面临的突出问题、前沿问题,在实践中创造经验,将经验提升为理论,用实践检验理论,用科学的理论指导实践。

一、队伍建设的机制创新

在群众文化的现代化发展路径中,队伍建设是一个连结着各项工作科学发展的重要方面。群众文化队伍包括管理者队伍、业务人员队伍、志愿者队伍、公众参与队伍以及馆办团队骨干队伍等。其中,业余文化艺术团队建设是文化馆、群艺馆工作中的一项重要业务内容。文化馆、群艺馆开办的文化艺术团队一般简称为“馆办团队”,这些馆办团队的性质与专业文化艺术院团、文联所属的文艺家协会不同,与社会团体、民间团体也不同。由于其开办主体是文化馆或群艺馆,所以可以是不通过到民政部门注册登记,仅为系统内部活动的团体。有些挂靠在文化馆或群艺馆的群众文化艺术团体,如果要想登记成为面向全社会的法人社团组织,应当具备《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中列出的相应条件。

在群众文化工作创新实践中,随着国家对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日益规范,以及人民群众对提高文化生活质量的需求的日益增长,亟待在群众文化领域引入新概念,建立新机制,开创新模式。在队伍建设上,鉴于群众文化艺术团队在名称上基本采用“团、队、会、组”等现状,以及“群众文化”这一极具包容性的概念,笔者在工作实践和理论研究的基础上,将馆办团队在名称上和组织架构、运作方式等方面进行提升、创新,引入“共同体”的概念,并率先在群众文学队伍建设中进行实践,从2016年开始组建了北京群众艺术馆“北京群众文学共同体”。“库珀与博伊德在《学校作为合作的学习共同体》中提出,‘一个合作的学习共同体的基础,就是合作——为了共同体目标而共同努力、同伴关系、分享领导、共同发展和共同学习,而非竞争与少数人掌权。’”[i]北京群众文学共同体体现了作为一个以马克思的共同体思想为基本理念的非正式组织在名称、架构、观念、价值和运作方式上的特性,也体现了“群众文化”的独特属性、意义与价值。以北京市基层群众文艺创作辅导(文学)专项工作为依托,经过一年的运作实践,这个全新的机制、架构运行顺畅,成效显著,全面地带动和统领了群众文学工作的开展,相信会对整个群众文艺队伍建设具有一定的启发和参考价值。

二、“群众文学”与“共同体”的概念

“群众文学”是群众文艺所属的一个重要门类,是群众职业外自我参与、自我娱乐、自我开发的社会性文学样态,群众文学是一个集合概念,它是包含着群众文学活动、群众文学工作、群众文学事业和群众文学队伍在内的具体概念。

“共同体”是社会学概念。“共同体绝不仅仅是字面意义上的具有共同性的群体,而是指生活在一起的人们通过彼此之间的交往而形成的共同关系模式。”[ii]“马克思眼中的共同体是一个基于共同利益而形成的共同关系模式”。[iii]齐格蒙特·鲍曼在《共同体》一书中,将“共同体”一词界定“指社会中存在的、基于主观上或客观上的共同特征(这些共同特征包括种族、观念、地位、遭遇、任务、身份等等)(或相似性)而组成的各种层次的团体、组织”。[iv]滕尼斯认为“共同体的理论出发点是人的意志完善的统一体,并把它作为一种原始的或者天然的状态。”“共同体是持久的和真正的共同生活”“现实的和有机的生命——这就是共同体的本质”[v]。入江昭认为“共同体”是指建立在共同价值观和社会内聚性基础上组织起来的群体,参与者通常具有共同的成员身份和情感纽带,在共同体内部可以实现自己的需要并通过发挥自己的影响来获得自我实现,也就是说具有强烈的共同体意识。[vi]“布朗和杜盖德以及温格等将实践的共同体作为知识在组织内以及跨越组织边界的生产和创新的社会安排的机制。”[vii]马克思指出“人的本质是人的真正的共同体。”[viii]提出“真正的共同体”——“自由人的联合体”。“马克思的共同体思想立基之处乃是处于共同体之中的个人如何获得共同体之下的自我确认及个人确认之下的自由的获得和发展的空间的拓展,而真正的共同体对于马克思的期冀来讲是达致这一获得和拓展的真正的条件,这应该是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精髓之点。”[ix]

“共同体”概念具有理论和实践的双重价值。“实践中的相互介入、共同的事业和共享的技艺库,使得一群个体凝聚成共同体,同时决定着其中每个成员的身份。”[x]国际政治、城市发展、教育、科技等领域已经建立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中关村协同创新共同体”“学习共同体”“科学共同体”“学术共同体”等新机制、新模式、新载体、新平台、新架构。

三、“群众文学共同体”的价值内涵

北京群众艺术馆“北京群众文学共同体”是北京市基层群众文艺创作辅导(文学)专项工作的核心概念,属于专业共同体、实践共同体、学习共同体、合作共同体范畴,是以有机的方式发展着的群众文学工作者的专业发展共同体和业余文学创作者的文学创作共同体。

性质:以共同的事业为依托的北京群众艺术馆文学业务工作机制和服务平台,是一种整合的合作力量,整体的运作机制,是共同的文学事业,共同的精神家园,是全体成员互帮互助、和谐共生的异质性共同体。

信念:民主管理,共同协作,共享发展。

宗旨:在合作共赢、共同发展中实现每个人的文学梦想。

目的:出作品,出人才,出成果,激发和引导群众文学创作,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

任务:完成北京市基层群众文艺创作辅导(文学)专项工作,以及北京市群众文学创作系列研讨会、“文荟北京”群众文学奖和年度《“文荟北京”北京市群众文学创作优秀成果选》出版工作。

工作规范:北京群众文学共同体是北京群众艺术馆指导、协调下的项目负责制,各成员间是自愿联合、合作伙伴、相互介入的关系,体现友爱、互助、合作、共享的团队精神和志愿、公共、公益、公平的主体意识。共同追求,共同担当,志愿服务。

立足点:个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北京群众艺术馆“北京群众文学共同体”由工作站、专家库、创作平台、激励机制等组成。工作站协调由北京群艺馆及各区文化馆相关负责人担任,成员包括北京群众艺术馆及各区文化馆文学干部、各有关系统和单位相关人员。专家库由在京市级以上单位高级职称以上专家组成,并担任文学创作导师和评委。创作平台包括小说、散文、诗歌、戏剧、曲艺、评论、民间文学等7个平台,各创作平台召集人由北京市群众文学创作优秀成果奖的获奖者代表担任,“文荟北京”北京市群众文学创作优秀成果奖所有获奖者均为创作平台成员。激励机制主要指“文荟北京”群众文学奖的各种奖项、优秀创作成果推广活动等奖励、扶持措施。

四、“群众文学共同体”的运行保障

(一)树立群众文学工作的科学理念

群众文学工作的科学理念概括为职能观、整体观、服务观、专业观。

职能观是指群众文学工作是群艺馆、文化馆的一项重要的服务职能和业务职责,是群众文化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由群众文化事业单位的性质决定的。

整体观是指群众文学工作是一个整体,是一个独立的整体。按照整体发展的内在规律,实现文学工作的连续性和向更高阶段发展。在文学类别上是全方位的,包括文学的各个文体以及民间文学。在服务对象上是面向全民的,职业作家之外的所有业余创作者。在服务区域上是全覆盖的。市群艺馆是面向全市业余创作者,区文化馆是面向全区业余创作者,包括各个系统的业余创作者。在激励机制上是全面发展的,做到全面兼顾,整体发展。既奖励优秀创作者和优秀作品,又奖励组织者、辅导者以及基层群众文学组织、群众文学项目,建立北京市群众文学工作的市级荣誉制度,引领社会核心价值,建构社会主流文化,激发人民群众的文化创造活力。

服务观是指在工作中树立服务意识,提高服务能力和服务质量,事业发展关键在人,群众文学工作者应以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开展活动,为群众搭建平台,不利用职务之便谋求一己私利。

专业观是指群众文学工作是一门专业,群艺馆、文化馆应遵照“专业原则”,建设一支专业化的群众文化工作队伍。在文学岗位设置上设立文学岗位,由具有专业知识和理论素养的专业人员担任文学干部,这是开展本馆、本地区群众文学工作的基础,有利于把握文学工作规律,有利于在较短的时间里打开文学工作局面,提高文学工作质量,也有利于参加专业交流活动。

(二)以创新精神开创工作新模式,建立长效机制

北京市群艺馆从2016年开始开展的北京市基层群众文艺创作辅导(文学)专项工作就是一种工作新模式和长效机制,在这项专项工作中开创了“文荟北京”群众文学奖、文学创作研讨会、北京市群众文学创作优秀成果选等品牌,并创立了“北京群众文学共同体”,为业务工作开展打下了坚实基础。对其他群众文艺业务以及各基层单位也有一定的借鉴价值和示范意义。

在创作辅导上,形成了“导师制统领式常态化”创作辅导模式,用系统理论和现代的整体的专业的方法,进行系列化、专题化、正规化的创作辅导。对创作成果进行评选、出版,旨在遴选精品,在精品中积淀群众文学“经典化”作品。

(三)把握群众文学工作特点,提高政府公共文化服务机构服务能力

首先,应明晰服务对象。群艺馆、文化馆是政府设立的群众文化事业机构和公共文化服务机构,群艺馆、文化馆开展的群众文学工作与作家协会等人民团体和专业文艺院团等专业机构开展的文学工作不同。群众文学工作是以非专业、非职业的创作者和业余作家为服务对象,不包括专业作家。而作家协会以入会的专业作家和业余作家为服务对象。

其次,应提升服务能力。群众文学干部不仅应具有文学专业能力,还要具备群众文化业务能力。不仅有文学创作能力,还应具备群众文学的组织、辅导、研究能力。把自己锻造成具有实践能力、创新精神与团队合作能力的人才,并注重综合素质和敬业奉献精神的培养,在工作中投入事业心和公益心。此外,还要掌握互联网等现代文化传播方式,提高服务效能。

再次,应建立公众参与机制,整合专家、群众文学工作者、业余创作者力量,以及文化志愿者力量等社会各界资源和力量,参与到群众文学工作中来,建立科学的参与机制和平台,提高参与效率,共同把群众文学工作推向更高发展阶段。

-----------------------------------------------------------

注释

[i]赵健著,学习共同体:关于学习的社会文化分析,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10月第1版,第4页。

[ii] [iii]胡寅寅著,走向“真正的共同体”: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致思逻辑研究,哈尔滨:哈尔滨工程大学出版社,2016年11月第1版,第13、175页。

[iv]【英】齐格蒙特·鲍曼著,欧阳景根译,共同体: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中寻找安全,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3年10月第1版,第1页。

[v]【德】斐迪南·滕尼斯著,林荣远译,共同体与社会——纯粹社会学的基本概念,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年2月第1版,第58、54、52页。

[vi]【美】入江昭著,刘青,颜子龙,李静阁译,全球共同体:国际组织在当代世界形成中的角色,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1月第1版,第10页。

[vii]赵健著,学习共同体:关于学习的社会文化分析,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10月第1版,第2、93页。

[viii]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394页。

[ix] 邵发军著,马克思的共同体思想研究,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4年8月第1版,第91页。

参考文献

1.黄建钢著,论公共社会,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9年3月第1版。

2.张康之、张乾友著,共同体的进化,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5月第1版。

郑重声明:本文为作者原创,如发现有人抄袭本文全部或部分内容,本人将把署名作者姓名、单位、发表刊物或会议书籍的名称在此予以公示,以维护权益。如引用此文部分内容,必须在注释中或参考文献中注明



 网友观点
编辑推荐
视觉秀
一周热评
一周热点
网站群:学院官网 | 文化部党校 | 全国文化干部网络学院 | 全国基层文化队伍远程培训网 | 文化政策图书馆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管理教学研究案例馆 | 艺术学院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 京ICP备06023340号
联系电话:010-69268476 Email:webmaster#ccm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