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发展论坛 - 体制改革 - 体制 - 正文

美国艺术资助制度(一)

2007年4月6日 阅读9267次 张雪超专栏 【字体: 上一篇<<>>下一篇

美国艺术基金会主席 丹纳·杰欧雅

联邦机构在艺术资助中所扮演的角色总是容易被善意地误解。美国艺术慈善体系复杂且不断变化。作为美国艺术基金会的主席,我对美国形式多样,不断创新的艺术资助方式感触颇深。我觉得简要介绍一下美国这种独特的艺术资助体制是如何运作的,不论是对美国还是外国的读者来说,都会有一定的帮助。

要想理解美国的艺术资助或捐赠是如何运作的,需要作一些基本比较。放眼国外,我们看看其他国家类似文化机构是如何管理的。在法国、德国、墨西哥这些国家,艺术资助主要来自政府,中央政府或是地方政府。这样的体制相对简单、固定、集中化,主要由大型的文化部门来实施。同时,由于艺术人才通常属于公务员序列,或属于执政党政治上的受益人,这些组织也具有很强的政治色彩。这种体制在为艺术机构提供畅通和稳定资助的同时,也把文化领域划分为“圈内人”和“圈外人”。圈内艺术组织每年都能得到大量的资助,而那些圈外艺术组织即使有幸存活,也是在文化的边缘苦苦挣扎。

这些文化部门给予的资助,以美国的标准来看,算得上是巨大了。例如:意大利给其主要歌剧院的补助是歌剧院年度捐赠工作预算的十多倍。这种资助可以使意大利的主要歌剧院维持顶级的艺术水准。然而,即使在这样奢侈的资助下,歌剧院在有些年份却因为运作、劳资或是维修等问题连一部作品都没有上演。因此,政府资助并不能解决所有艺术上和运作上的难题,也不能确保被资助的机构服务于当地社区。

与欧洲模式相比,美国的艺术资助体制是复杂、分散、多样和动态的,它结合了联邦、州、地方政府的公共资助和来自个人、公司、基金会的民间资助,还有演出的票房收入。资助的具体数据会因不同的艺术门类而有所差异,并且每年都在变化。但总体说来,美国艺术机构大约有一半的收入是通过票房或是销售而取得,其余的都是捐赠所得—其中绝大部分捐赠是来自民间。

在美国,艺术资助中只有大约10%来自政府。只有2%来自联邦政府,其中不到1%是来自美国艺术基金会(该项政府资助数据不包括联邦政府通过税收扣除提供的大量间接资助)。按照欧洲的标准,联邦的政府资助是微乎其微,但是美国的体制却能运转良好。这是为什么呢?

分散化和多样性

和多数自由市场和混合市场制度一样,美国艺术资助因其分散和动态而格外复杂。相似的文化机构可能因为其地理位置、艺术成就、人文环境和管理方式而差别很大。同样地,这种体制的动态性意味着某些文化机构在这个十年里可能踌躇满志,在下一个十年却可能一蹶不振,就像美国的公司一样。但是没人会抱怨美国文化经济的起伏,因为它对促进艺术家和艺术机构脚踏实地地恪守宗旨,服务社区起着积极作用。最好的组织会让自己在所从事的领域中处于不可替代的位置。

这种文化上的动态机制同样也为新团体的成长提供了机会。芝加哥的“荒原狼”剧院在三十年前还不存在。而今它已是美国一流的剧院公司了。林肯中心“爵士乐”的兴起也是最近的事,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它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非营利爵士乐组织。值得一提的是,美国艺术基金会在这个两个组织的成长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这些新兴组织有着让人吃惊的表现。以蒙大拿州的“岩之缘”歌剧院为例,它是从博兹曼到蒙大拿再到北达科他州方圆800英里的区域内,唯一的歌剧院公司。虽然成立仅五年,但“岩之缘”现在不仅能为本社区提供歌剧演出,而且能到蒙大拿和怀俄明作巡回演出,足迹遍布从“麦尔城”到“科迪”和“卡斯帕”这样人口稀少的高原,甚至到达了野鹿和水牛出没的山区。而在这些地区,威尔第、帕格尼尼、多尼采蒂(三个都是意大利作曲家)的作品以前都不曾演出过。

美国艺术体制的特点是复杂、分散、多样和动态的,同样也是有效的——美国文化以其宏大的规模和无可比拟的多样性创造产生了文化上的奇观。没有人,包括美国艺术基金会在内,拥有关于美国文化机构的确切数据,因为它们变化非常快,但是专业估计得出的数量会让我们惊讶。

在美国,现在有大大小小超过1500家专业剧场正在运营。有超过1200个交响乐团,另有600个青年乐团,还有大约120家歌剧院团,同时,在全国范围内还有近5000个作家协会。像纽约的“美国诗歌协会”或是堪萨斯的“作家天地”这样的非营利组织,会定期向公众提供作家的作品。

这些团体呈现出丰富的多样性。在这1200个交响乐团中,有大型专业团体,如波士顿交响乐团,它能整年举办音乐会或是国际巡回演出。也有小型业余团体,如肯塔基交响乐团(在加州),它的成员每年会聚在一起在当地演出几场。有些乐团专注于现代和当代音乐。其它还包括一些定期更换曲目的交响乐团。一些更小的乐团则专门演出巴洛克风格和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如此的多样性、规模和范围会让任何试图概括这个领域状况的人晕头转向,但是它们代表了美国古典音乐的勃勃生机。

在如此丰富和充满活力的艺术氛围下,美国艺术基金会能起到怎样有意义的作用呢?美国艺术基金会2004年的预算只有1.21亿美元,在扣除掉管理费用后,1亿美元是用来分配的。换句话说,一个只能提供不到总的艺术资助1%的机构,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而且,根据公众的要求,美国艺术基金会资助的范围涉及美国所有50个州以及6个美国海外领地里所有的艺术门类,还包括艺术教育。这就使得情况更加复杂。

增值效应

站在欧洲的角度,美国艺术基金会看上去要注定处在边缘的位置。这个机构太小、摊子铺得又太大,一定做不出什么成就来。不过,我却认为这种失败主义者的论调是错误的。这是对美国艺术界和艺术资助制度的误解,这种观点也忽视了美国艺术基金会非凡的创造性的历史,及其对美国文化转型的忠实记录(这一点并不为人所知)。最后,这种观点将美国艺术基金会的影响完全用金钱来衡量,却没有意识到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美国艺术基金会已经被证明有能力来掀起并维持强大的潮流。20世纪的70年和80年代,在南希·汉克斯,利维斯顿·比德尔,弗兰克·霍索尔的领导下,美国艺术基金会逐渐推动了美国文化生活的转型。它有意识地创建了一个由地区剧院、歌剧、舞蹈院团和交响乐团的组成的广阔体系,使现在的美国人都能从中受益。

在那段时期,一些我们可以称之为美国文化微观经济的法律产生了。通过不断实践,美国艺术基金会认识到:它的资助有一种增值效应。美国艺术基金会每资助一美元,通过配套资助,后续捐赠,营业收入等形式,一般会产生七到八倍的价值。因此,如果资助10万元,最后给组织带来的资助将是80万元。这种增值效应的道理是很明显的:美国艺术基金会的资助就意味着对一个新成立组织的合法地位的确认和对现存组织合法地位的延续。这种认可将吸引更多的资助。谚语说得好“一事成功,事事成功”。正是通过这种方式,很多时下蓬勃发展的艺术组织,如美国电影学院,美国斯伯雷托艺术节,美国公共电视台系列“盛大的演出”活动的举办,都得益于美国艺术基金会在早期的资助。

尽管其捐赠只占不到美国艺术资助总额的1%,但美国艺术基金会却是美国最大的年度艺术资助人。这个事实也证明了美国的艺术资助体制的分散化和多样性。当然,这种分散化并不意味着艺术资助缺少领导、倾向或是指引。想想看股票市场,单个公司的盈利情况可能会引发整个股市的波澜起伏。

让人惊讶的是,许多媒体在讨论美国艺术基金会时常常忽略了它的过去、现在和可预见的未来的状况,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就是:美国艺术基金会从没有也不会以集权的文化部门的形式运作。它不会把持资源,将自己的意愿强加给美国艺术界,它不能命令民间机构或是掌握与他们有关的政策。

通过协作实现领导

对于中央控制的缺失,我们并不会感到失望。我们是站在完全中立的立场上来看待我们现实的局限。客观的自我评价是明智而且必要的,以此为基础,我们才能筹划出美国艺术基金会切实的发展前景。因此,我觉得,不必因美国艺术基金会无法掌控美国文化而感到失望。这个别人眼中的弱点却正好是我们机构的一个最大的优点。

美国艺术基金会并不能决定美国的艺术政策,而是参加一系列现在仍如火如荼开展的文化交流活动,通过这些交流,产生了成千上万的协会,有大有小,有全国的,有区域性的,也有地方的。美国艺术基金会的领导作用不可能通过集权式的命令来实现,只有通过促进和保持这种合作关系才能有效实现。

这种分散的、不断演进的民间和公共艺术资助体制不仅仅是一种政策实践,而且是深谙美国的艺术自由、经验主义和文化多样性的核心。由于资源和资金可以分布到各种文化机构、基金会和其它不同价值、不同宗旨的组织,没有哪个力量可以决定文化的走向,没有哪种信念或是观点能够居于统治地位。其结果就是出现了传统与实验性的方式,西方和非西方的灵感,草根主义和精英主义观念,民间和学院派的艺术形式水乳交融的格局。

下面的报告对美国的艺术资助提供了简要而全面的概况,并着重介绍了美国艺术基金会和其它机构在这个分散和变化多端的体制中所起的作用。美国的艺术资助制度很复杂,有着很多直接和间接的来源,有来自民间的,也有公共的资助。这个报告试图通过解释一些关系,使读者能清楚地理解美国的艺术资助。美国的模式尽管很难理解,但是,我们文化的生机与活力已经证明它是行之有效的。

                                    (翻译  张雪超)



 网友观点
编辑推荐
视觉秀
一周热评
一周热点
网站群:学院官网 | 文化部党校 | 全国文化干部网络学院 | 全国基层文化队伍远程培训网 | 文化政策图书馆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管理教学研究案例馆 | 艺术学院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 京ICP备06023340号
联系电话:010-69268476 Email:webmaster#ccm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