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艺术 - 艺术 - 正文

图书馆

2018年6月29日 阅读1069次 徐循华专栏 【字体: 上一篇<<>>下一篇

 

小时候,明净的月亮。晚风徐来,我舒服地躺在搁着的门板上,曾祖母抖动着干瘪的嘴不停地给我讲着古老而遥远的、神奇而又可怕的故事:牛郎和织女的故事令我神往仙境;魔鬼妖怪的故事令我恐惧不已。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直到我的曾祖母离开人世。每晚她都给我讲述故事,她脑中的稀奇古怪故事真多,在她编织的美丽的神话世界中,我酣睡入梦了。我的心田中一早就播下了文学的种子,曾祖母的故事激起了我多少美好的幻想,我竟然自己也会瞎编故事,哄得小伙伴们对我顶礼膜拜。

我的曾祖母早已长眠于地下了。我曾天真地想过:将来——谁知道是何年何月呢——有一天我的书出版了,我首先要捧一本到曾祖母的坟前烧化,告慰她的在天之灵,感谢她的哺育之恩……

还是小时候。小时候的事情是多么的令我忘怀啊!父亲进城拖大粪时,发现造反派抄家乱扔到街上的一本破书。他紧张地揣进怀中。原来是一本《西游记》,可惜只有一本!那可是一个无书可读的年代呀!电影《奇袭白虎团》《红灯记》我看了至少十来遍,里面好人坏人的台词我几乎都能倒背如流了。后来,我每次跟父亲进城,他给我一角钱买烧饼吃,我都花在看小人书上了,看大书没有时间。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直到七七年我考进了中学,在中学我才知道了《西游记》这本书的主人,可他已在那年的批斗中被折磨死了。

我曾幼稚地想过,将来写小说时,一定要写这个故事,一本书的遭遇竟能折射出一个时代的动荡与不安。可是,我至今未能做到。但我坚信,总有一天,我会写出。我要用笔蘸着血写出……

我长大了。要是不长大该多好!考了三年,我考进了大学,用乡下人的话来形容就是“跳出了农门”。但是,我多么地眷念着故乡,故乡的小河、故乡的小伙伴、故乡的乡亲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小孩子们仍然拖着鼻涕听着老人们讲着鬼和怪的故事。古老而又神奇的故事啊!老人们仍让子孙们信奉神灵,小孩子晚上都不敢出门。孩子的学费可以不给,但土地庙要建;孩子上学用的削笔刀可以不买,但冥纸一定要买几刀。我小时候珍藏下来的小人书被孩子们视若珍宝。我小时候的伙伴,没有跳出农门,无聊、空虚迷信,我多么地幸运。我庆幸,同时为他们的迷信和无知而惋惜。

我曾认真地想过,如果我的书印出来了,我要给他们每人一册,但不签字留名。我不是为了扬名。我要捐出全部的稿酬,为村里办一所文化站,购置一批图书,开个文化室。

我想起了大学里藏书浩瀚的图书馆,有些学生在里面谈情说爱,而社会青年却无法享受饱览知识海洋的幸福。因为,他们缺少一枚闪闪发亮的学生证啊。

有一次,在家里,我对父亲说,假如我当了教育部长,我就下令开放所有大学的图书馆,让社会青年也有读书的地方。父亲默然,半晌才嘟哝一句:我一辈子没看过什么书,不也活到五十来岁了嘛!我黯然神伤,默默无语。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我们的乡村仍然没有图书室。几个星期才能看一次电影。电视机买了,放在家里成了摆设。因为没有电。你说,这是城乡差别吗?乡亲们甘愿掏钱为死人做道场,却不肯花钱修一下破旧的校舍。你说,这是为什么?

吃的面包和喝的牛奶有了。可是,还有一种“面包”、“牛奶”,在乡下却看不见。我想,假如……

还是别想了吧,认认真真干点实事吧。

天上的白云飞过,白云啊白云,你莫非知道我的心事?

                              (这是我当年考研时的作文。感谢我的大学同班同学钱玉莲教授帮我找到了青春的“证明”)



 网友观点
编辑推荐
视觉秀
一周热评
一周热点
网站群:学院官网 | 中共文化和旅游部党校 | 全国文化干部网络学院 | 全国基层文化队伍远程培训网 | 文化政策图书馆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管理教学研究案例馆 | 艺术学院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 京ICP备06023340号
联系电话:010-69268476 Email:webmaster#ccm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