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艺术 - 艺术 - 正文

神笛一吹霞满天——许国屏与吹笛老人的故事

2018年6月4日 阅读1459次 曾岩专栏 【字体: 上一篇<<>>下一篇

在上海,现在有许多喜欢吹笛的白发老人。他们或在自己的家里,或在附近的公园中,或在社区学校的课堂上,或在公益演出的舞台上,手持一根根并不起眼的小笛子,“笛奏龙吟水,箫鸣凤下空”,深情地吹奏着自己喜爱的一首首乐曲。在日常生活的市井小巷里,奏响了一曲曲高亢嘹亮的夕阳神曲;于不再年轻的桑榆晚年中,掀起了一道道汹涌澎湃的艺术波涛。以自己丰富而甜美的艺术生活,庄严地向世人宣示:“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这些活跃在都市社区、街坊里弄的吹笛老人,就是德艺双馨艺术家、著名笛子演奏家、社会音乐活动家许国屏先生,发起并组建的一支支老人笛子队的成员。在上海,许国屏的“神笛”一鸣惊人,一呼百应,引领他们在垂暮之年,实现了从只拿筷子到又挥笛子的新转变;在日渐西斜之时,走上了健康快乐的吹笛之路,从而迎来了一片徇烂夺目的醉美夕阳。
    回顾这些笛子队及其成员的成长历程,感受他们快乐吹笛的热情,总结他们发展壮大的经验,探究他们展示才艺的心境,对于我们正确认识老人,更好地解决当今日益突出的老龄生活,特别是娱乐休闲问题,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                                            
    随着物质生活条件显著改善,医疗保障水平不断提高,健身乐活意识日益增强,现代人的衰老期比过去整整推迟了10年,平均寿命已经明显延长了。过去人到70古来稀,如今80、90,甚至100岁也不稀奇了。根据全国老龄办统计,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共有2.41亿人,占总入口比重达17.3%,几近五分之一。许多地区,特别是老城市上海,老人多达580多万,已经进入了标准意义上的老龄化或准老龄化社会。
    目前,我国实行的是男60岁,女55(其中职工50)岁的法定退休制度。就是说,男到60岁,女到55,甚至只有50岁,便已告别职业生涯,开始过上赋闲的退休生活了。而世界卫生组织对年龄的最新划分标准是:45——59岁为中年人,60——74岁为年轻的老年人,75——89为老年人,90岁以上为长寿老年人。按此标准,50或55岁退休的女性,尚为中年人;即便60岁退休的男性,也只是年轻的老年人。因此,按照正常寿命计算,从退休开始,他们通常还有数十年的人生旅程,居家养老的时间甚至比法定的劳动时间更长。
    健康长寿是人类普遍的企盼和愿景,是社会文明进步的生命成果,是非常值得欣喜和庆贺的好事。劳动者的退休制度,是国际社会普遍实行的社会福利制度,是对劳动者长期辛勤付出的尊重和回报,也是对劳动者生命尊严的正视和关怀。老年人是社会的重要群体,他们生儿育女,劳动创造,为社会的繁荣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如今,他们年事虽高,却依然充满激情,富有活力,渴望继续奉献自己的力量和智慧,享有美好快乐的晚年生活。关心老年人,重视老年人,帮助老人,照顾老人,不仅是最自然、最朴素的人伦常理,也是最简单、最起码的社会道德,更是社会文明进步的具体表现和重要标志。因为老年是青年的自然延续,是正常人生的必经阶段,也是生命历程的必然归宿。老人个个都是宝,千家万户少不了。让老人安享幸福快乐的晚年,这是国家社会的重大责任,也是所有女子的共同愿望。
    对老人来说,退休以后的人生旅途,其实是闲暇时间相对比较充裕的美好时期。因为人生无事赛神仙,闲暇是比金钱更珍贵、更有价值的财富。马克思和恩格斯曾多次指出:闲暇是人的全面发展所需要的自由时间。“这种时间不被直接生产劳动所吸收,而是用于娱乐和休息,从而为自由活动和发展开辟广阔天地。”可见,闲暇时间增多是社会进步的重要标志,也是老人难得的人生福祉。当前,我们国家社会稳定,经济繁荣,正处民族复兴的大好时期。在身体健康,物质生活又有保障的前提下,老年显然并不意味着落日黄昏,更不意味着孤独寂寞,而完全可以“锋镝牢囚取次过,依然不废我弦歌”(黄宗羲《山居杂咏》)。因此,莫言秋色山容淡,山到深秋红更深。人生晚年并不是万事休了,而是第二个春天开始了。
    但是,由于各种原因,现实中许多老人的晚年生活却有不少迷茫和困惑。有些对退休生活缺乏必要的思想准备和心里调适,一旦离开工作岗位便无所适从,不知所措;有些很不适应从职业劳动者到居家休闲者的角色转换,一旦赋闲就感叹人生万事休,自己再也没有什么作用了;有些对退休缺乏正确认识,以为退休就意味着人生终结,剩下的就只有等死了;有些没有生活目标,整日无所事事,心躁神慌,空虚无聊,不知道干什么好,也不知道日子该怎么过;有些不大适应现代“陌生人”社会,人际交往减少,自闭倾向明显,心里疾患频生;有些或因子女出国定居而缺少亲情联系,或因鳏寡独居而无人陪伴,常常感觉孤独苦闷,寂寞难耐;有些虽然渴望学习科学文化,但却求学无门,更不知从何着手……这些消极悲观情绪和无聊无助状态,不仅影响了他们的身心健康和生活质量,而且也让忙碌的子女们倍加操心。
    因此,退休以后的生活该怎么过?如何积极而又有意义地度过漫长的晚年?如何在追求健康快乐的同时,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这是当今社会需要面对的一个重大问题,也是所有老年人普遍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
                                       二
    当前,我国已经进入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时代。党的十九大为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描绘了一幅宏伟蓝图,要求各级各地“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以满足老人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面对这一历史性的新课题和新任务,许国屏通过组建老人笛子队,丰富活跃老年文化生活等方式,作了有益的尝试和积极的探索。
    许国屏一直致力于普及笛子、传播民乐,即便退休回归家庭以后,仍然胸怀天下,不忘初心,没有停下传承民族音乐的坚定步伐。1995年,他在自己的居住地——静安寺街道华山小区,被推选为精神文明建设议事会会长。上任伊始,对民乐念兹在兹的他,便在华山社区党工委的重视支持下,组建了一支以老妈妈为主体的“童心”笛子队。
    最初,这个草根笛子队只有20人,其中年龄最小的55岁,最大的78岁,平均年龄68岁。许国屏之所以要把她们组织起来,是深感许多退休老人普遍缺乏文化生活和精神追求,生活无趣,情绪低落,希望通过教她们吹笛,使她们振奋起来,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而取名“童心”,目的是希望老人们忘却年事,永葆一颗天真烂漫的童心,真正做到我吹笛,我童心;我童心,我快乐。笛子队以学习吹笛,传播笛艺,弘扬民乐,服务社会为根本宗旨。每周上课一次,由许国屏老师亲自执教。它的成功组建,为喜爱笛子的老年朋友们,开办了一座设在自己家门口的艺术殿堂,开启了一扇没有任何门槛的音乐学习之门。同时,许国屏笛艺传播的主要对象,也从花甲之年开始,逐步实现了从少年儿童到中老年人的华丽转身。
    20多年来,他以社区学校为活动基地,以“童心”笛子队为核心成员,手持笛子当空舞,日夜穿行在都市的大街小巷上,时时奔波在满头银丝的老人之中,用自己手中一支小小的笛子,满腔热情地踏上了在老龄人口中推广笛子艺术,普及民族音乐的新征程。凭着一颗不老的童心,在美丽的黄浦江畔,奏响了一曲老人吹笛的崭新乐章;以锲而不舍的顽强精神,在璀璨的东方明珠,打造了一幅神笛唱晚的夕阳美景。
   (一)快乐吹笛,努力丰富老人文化生活。笛子队倡导“快乐吹笛”,把学习笛子,参加团队活动,看作是老人一项经常性的自我娱乐活动,使老人们通过吹笛,获得身心愉悦和精神快乐。用许国屏的话说,就是“不管你是老的、小的,都要给他一些艺术细胞”,并把他们身上的艺术细胞激活起来。学习吹笛以后,许多老人的生活都有了新的变化。原来没事干的,变得经常有“功课”做了;原来清闲的,变得日夜忙碌了;原先沉湎于打麻将“筑长城”的,再也不上牌桌了。他们有些原来是上山下乡返城的老“知青”,过去虽然很喜欢音乐,但一直没有学习的条件和机会,晚年参加笛子队,终于圆上了年轻时的音乐梦;有的夫妻同学共吹,老两口琴瑟和鸣,其乐融融,初尝甜头后,还动员子孙们也来学习;有一队员儿孙在国外,出国探亲时总不忘带上小笛子,孙子嘲笑她不懂外语,她则回答说“我会吹笛子”,自信和快乐溢于言表。
    在《许国屏和吹笛老人的故事》这本书中,许多队员都深情地道出了自己的学笛心曲。徐明秋喜爱“滋润心灵寄托希望的笛声”。邬国英把“跟许老师学吹笛”看作是莫大的荣耀。刘金红逢人便说“我爱吹笛”。倪秋红则称“笛子——我的好朋友”。寿景春更是直呼:“笛子,笛子,我爱你”。杨敏认为吹笛是“退休生活中的美好追求”。余友鹏说“笛子给我带来快乐”。厉玉珍惊叹:“魔笛驱走了孤独”。秦宝玉说“我吹笛我快乐”。姚廷林自嘲“60岁学吹打”。吴乃为自称“70学吹打”。林坤敏则庆幸“80岁能学吹鼓手”。邵蔷微说“笛声伴我度夕阳”。章宗诚表示“愿与笛声永相伴”。董以文吹笛后说“夙愿今日成现”了。黄莹更是感慨“吹笛迎来了第二春”……对于吹笛,他们真有说不完的故事。如今,笛子队已经成为吹笛老人的精神家园和文娱圣地。吹笛已经成为他们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原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丁关根,在观看“童心”笛子队的演出后,紧紧握住当时已83岁高龄的万逸仙的手,热情地祝她:“快乐吹笛,越活越年轻。” 
   (二)多措并举,逐步提高老人艺术素养。开始时,许多老人不识简谱,也不懂五线谱,看到音符便念“1、2、3、4、5、6、7”,不会唱“哆、来、咪、发、嗦、啦、西”,对音乐可谓一无所知,一窍不通。笛子演奏的知识和技能,更是空白。为了让老人们来有所学,学有所获,逐步进入艺术的殿堂,笛子队制订了具体详细的教学计划。除长期坚持正常的课堂教学外,每周一次组织学员在社区学校,或汇聚到附近公园集中训练,以消化教学知识,方便交流切磋,营造良好的学习氛围。同时,利用都市文化名人多,专业文艺演出多等优势,经常组织队员听取专题讲座,观摩艺术表演团体如中央民族乐团、上海民族乐团,以及专业艺术院校如上海音乐学院等举办的各种文艺演出,组织参加上海笛子沙龙等举办的公益活动,开展与外地笛子组织与笛友的交流合作,以拓展队员的艺术视野,提高他们的鉴赏水平和艺术表现能力。在学员增多,师资不足的情况下,许国屏大力倡导能者为师、优者为师,在队员中推广互助学习法,开展互教互学、互帮互学、先进帮后进、先学助后学活动,既活跃了学习气氛,又增进了队员友谊。
    在许国屏的精心组织和热心辅导下,经过多年学习,许多队员的识谱能力、乐理水平、演奏技巧和艺术素养等,都有了显著的提高。他们不仅能够独立读谱唱谱,处理作品,还能流畅地吹奏各种乐曲,娴熟地使用各种技巧;不仅可以自吹自乐,陶冶性情,还能登台表演,献艺大众。许多队员参加考级,都取得了笛子演奏的中高级证书,其中竺骥良、李士宝、沈虎石、罗怀强等,还通过了专业十级考试,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笛子演奏高手。
   (三)科学习练,不断增强老人身体素质。健康长寿是每一个人的梦想,更是老人的普遍追求。日常生活中,有些老人为了健康,往往勉强参加各种超强度、超负荷的运动,或长期服用各种保健药品,而结果却大多不如人意,有些甚至人财两空。这种盲目的健身方式,其实远不如参加一些健康有益的文化娱乐活动有效。笛子是一种气鸣乐器。吹笛是人体与乐器合二为一,气、指、唇、舌、心、脑、情、力协调配合有机律动的艺术活动过程,其状态犹如打太极等缓慢舒展的体育活动,浑身上下,躯体内外,都处于舒缓而有节律的轻柔运动之中。同时,随着音乐旋律的有节奏进行,人的感官系统又能得到优美声波的按摩和熏陶。因此,吹笛的过程,既是气息运行的过程,又是吐故纳新的过程;既是审美体验的过程,又是艺术创造的过程;既是游戏娱乐的过程,又是强身健体的过程。特别是持续而有张力的气息运动,不仅扩大了人的肺活量,而且增强了人的内脏功能,从而进一步激活了人体的内在生命力,其健身作用显然远比盲目锻炼和服用保健药品更显著。而最能对吹笛的好处进行现身说法的,其实就是许国屏自己。他原是严重的癌症患者,当时医生曾断定他活不过3年,可因为坚持吹笛,乐于奉献,最后终于战胜了可怕的病魔,成为一个真正死而不亡,老当益壮的活样板。《上海大众卫生报》曾以“坚持吹笛战病魔”为题,对许国屏吹笛养生的奇迹,作过专题报道。这对老人们吹笛健身,起到了很好的示范和带动作用。
    从实际情况看,吹笛对老人精神的提振作用,也比较明显。由于年纪偏大,老人们平时难免有些老态,可当他们举起双手,吹起笛子,沉浸在优美动听的音乐之中时,很快便精神抖擞,意气风发,面貌焕然一新了。有些老人年高体弱,甚至还动了大手术,常感自己来日无多,但练笛以后,便感觉生活有了新的内容和追求,精气神又旺了起来。如今已是90岁高龄的范逸仙老师,坚持吹笛已有十年之久。她鹤发童颜,精神矍铄,深感吹笛时气流贯通,浑身畅快,其乐无穷,至今仍然每天练笛不止,而且表示要做舞台的“常青树”,人间的“不老松”。
   (四)教种结合,不断壮大老人吹笛队伍。随着笛子队的影响逐步扩大,社会上要求学笛的老人不断增多。在旺盛的社会需求面前,许国屏深感个人力量有限,教学资源短缺,远远不能适应群众需要。要让更多的人都有机会学吹笛子,那么自己在教笛子的同时,还必须想方设法“种笛子”。也就是要在群众中培养一批始终扎根于民间的优秀笛子手,然后通过他们来教更多的人吹笛子。只有这样,真正把笛子“种”下去,中华民族优秀的笛子艺术才能在民间生根发芽,才能在社区遍地开花。因此,他在教学中特别注意物色并培养优秀的队员。在帮助他们提高演奏水平的同时,鼓励他们来当小老师,支持他们来做二传手,使他们真正成为播撒笛子艺术的鲜活“种子”,从而不断拓展教学层面,扩大教学规模,实现吹笛老人的裂变式增长。
    近年来,在许国屏的指导和推动下,笛子队组成了一支有10多名笛文化志愿者参加的公益服务队伍。他们经常深入到静安寺各个街道,各条里弄,义务去教老人们吹笛子,帮助组建老人笛子队,受到了群众的热烈欢迎。尤其难得的是,他们还到小菜场去教摆摊卖菜的小商小贩们吹笛子,使他们在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小菜场里,利用卖豆制品、卖蔬菜、卖鸡卖鸭的间隙,吹起了优美的笛子,让昔日与艺术完全无关的小菜场,也笛声飞扬了。经过多年努力,华山老妈妈“童心”笛子队犹如星星之火,很快在全市形成了燎原之势。目前,市区各地已组建18支笛子队,共有老年吹笛手近千名。他们有的以弄堂之名来命名,如华山笛子队、愚谷邨笛子队、美丽园笛子队、嘉园笛子队、海园笛子队、静安笛子队等;有的按职业身份取名,如以退休教师为主要成员的园丁笛子队,以家庭保姆为主要骨干的春风笛子队等。特别是许国屏所在的静安寺街道,上至南京西路的金领白领,下至小巷里弄的平民百姓,都涌现了不少老人吹笛手;十条弄堂,几乎条条都有笛子队,处处都有笛子声。快乐的老人笛子队,已是上海一个响亮的文化品牌,其活动也已成为黄浦江畔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五)公益为先,努力提供老人文化服务。华山老妈妈“童心”笛子队,是一个老有所为的学校,也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团队。他们既是快乐吹笛的老人,又是公益服务的大使。在醉心学习吹笛的同时,又以志愿者的身份,积极参加各种社会公益活动,在都市的各种场合,各个领域,各个方面,不断展现自己的矫健身影,纷纷发出自己的光和热。许国屏曾亲自率队赴未成年犯管教所,举办以“妈妈看孩子”为主题的亲情教育活动,向他们赠送笛子,并一次又一次去教他们吹奏。用清纯的笛声洗去他们身上的尘垢,用深情的母爱感化他们扭曲的心灵。使那些迷途的小羊羔,一时失足的孩子们痛哭流涕,感激不已,纷纷表示要好好接受教育改造,重新做人。老妈妈们在给他们献爱心的同时,自己的心灵也得到了净化和慰藉。深入“阳光之家”,为智障少年演出,教智障儿童吹笛,用笛声带给他们快乐,用音乐催发他们的智慧。同时,利用个人一些专长和经验,在智障少年中开展科学实验,以开发他们的智力,提高他们的能力,为智障少年献上了一份温暖的爱心。此外,队友们还到医院、军队、日托所、养老院进行慰问演出,到墓园等地开展公益活动,用自己手中一支小笛子,为社会提供了各种公益文化服务。
    老人们还积极配合参加各种外事活动,展示中国老人的幸福生活和艺术风采。来华访问的新几内亚总理梅克雷?劳塔,观看笛子队的表演后兴奋地对队员们说:“如果下次再来中国访问,将同你们一起演奏……”此外,还先后10多次邀请在沪的外国友人到自己家里做客,“学做一天上海人”。如中央电视台主持人董卿,上海电视台主持人尤嘉,都先后带外国朋友到许国屏家里做客,感受许国屏一家的吹笛生活和精神面貌,并拍摄《外国人做一天上海人》的专题节目,在相关频道播出,受到了海内外朋友的欢迎。
   (六)活动连连,充分展示老人艺术风采。笛子队积极举办或参与市、区、街道、社区各种重要而有特色的活动:如“纪念改革开放20周年国庆文艺会演”,“千笛迎香港回归音乐会”、“99上海旅游节金秋欢乐游”开幕式文艺演出、“中华笛韵——千笛广场音乐会”、“弘扬宋庆龄精神,关心妇女,热爱儿童”文艺演出、“静安?让生活更美好——社区文化中心落成庆典”演出、“迎奥运、迎世博——许国屏千笛演奏会”、“千笛心向党,共筑中国梦”建党90周年红色笛韵颂党情演奏会,等等。上海世博会召开前夕,他协助有关方面举办了“万笛欢吹,喜迎世博”的主题活动,一代笛子宗师、著名笛子演奏家陆春龄应邀出席,并亲自登台表演,为世博会的到来,营造了良好的氛围。第三届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期间,许国屏组织1580个笛子手,在上海大剧院隆重举行了“千笛奏国歌升国旗”仪式和大型文艺演出活动。世纪之交时,他别出心裁,帮助静安寺街道策划组织,并成功举办了“2000支多功能笛迎2000年大型音乐会”。这场音乐会由许国屏亲自登台指挥,共有2321人参加吹笛,活动规模之大,吹笛人数之多,创下了“大世界基尼斯记录”。全市举办“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广场文艺汇演时,许国屏匠心独运,要求笛子队员全上场,并亲自指挥1000多名吹笛手,奏响了激昂慷慨的抗日战歌。全场节目以抗战为主题,以笛子演奏为主体,伴有舞蹈、时装表演、独唱、合唱等动态表演形式,构思独特,色彩丰富。演出场面雄伟壮观,大气磅礴,震撼人心,动人心魄,受到了领导的热情赞扬和群众的一致好评。中央电视台及市、区各级新闻媒体都进行了报道。
    许国屏还善于创新活动形式,不断拓展文化服务的新领域。10多年前,他在滨海古园,为去世的父亲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音乐纪念葬礼。结果引起媒体高度关注。上海《新民晚报》发表了一篇《墓地响起古琴声——著名民族音乐家许光毅个性化葬礼剪影》的特稿,对这种新的葬礼仪式给予了热情宣传和充分肯定。于是,他随后便与园方合作,在滨海古园建立了公益演出活动基地,专门为逝去的亲人举办名为“伴着音乐去远行”的民族音乐集体葬礼活动。通过200多名吹笛手集体面海吹奏《送别》、《爱的奉献》、《真的好想你》等饱含深情的通俗名曲,向逝者致哀,为逝者送行。“爱,在这里延续”,则是笛子队为101位无主骨灰举行的落葬仪式。他们用中国传统的笛子及其音乐,表达对逝者的哀悼,默送逝者去远行。这种独特的音乐葬礼仪式,文明节俭而又移风易俗,自2007年首次举行以来,已被越来越多的市民所接受,得到了民政部、上海民政局、上海市精神文明办公室等领导的充分肯定,并成为滨海古园每年清明节的常规哀悼活动。同时,引起了各级各大媒体的高度关注。中央电视台组织了现场直播,新华社也发表专论文章进行点评宣传,从而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
    多年来,笛子队在各种活动中,先后获得了上海市第六届老年艺术节优秀演出奖,“幸福中国”(中华民族文化交流工作委员会等单位举办)全国总决赛金奖,其活动被评为上海市首批群众文化特色项目之一,荣获上海市老年人学习优秀团队称号。同时,许国屏个人出席2004年度上海群众文化表彰奖励大会,并在会上作了《弘扬民族文化,为建设和谐社会添砖加瓦》的交流发言。先后被评为“感动中国艺术人物”,上海市第二届“光荣与力量——感动上海年度十大人物”。荣获“全国社区文化优秀辅导员”,第四届全国“四进社区”优秀辅导员称号。俞幼鹂等3位笛文化志愿者也受到了区文联的表彰。
    许国屏的笛子传播活动,受到了各级领导的重视。时任上海市领导俞正声、龚学平、刘云耕、蒋以任、殷一璀等多次观看演出,并给予高度赞扬。杨晓渡、龚学平等领导还向许国屏颁奖。原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也对德艺双馨艺术家许国屏表示感谢。同时,各级新闻媒体也给予热情关注。《行报》刊登《弄堂风情迷倒老外——笛声悠扬诉友情》一文,对“童心”笛子队的活动进行了宣传报道。上海东方电视台在纪实频道中,播出了片长为20分钟的《老太太吹笛》节目,对吹笛的老妈妈们进行了采访报道。同时,其他各个频道对许国屏进行了跟踪报道。先后在“身边的好党员”栏目中,播出了“许国屏的退休生活”专题节目;在“家庭演播室”中,播出了时长为50分钟的专题节目“小巷笛王许国屏”;在“走进他们”栏目中,播出了访谈节目“许国屏心中的舞台”;在“爱心剧坊”栏目中,以“夕阳无限好”为题,介绍了许国屏和吹笛老人的故事,对许国屏的笛子普及活动进行了广泛宣传。
    面对如此丰硕的成果和喜人的场景,为之倾注了全部心血的许国屏,终于“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了。
                                        三
    许国屏的笛子团队之所以蓬勃兴起,山花烂漫,原因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一)当今时代的强烈呼唤。当前,我国正处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新时代,社会和谐稳定,经济繁荣发展,人民群众物质生活显著改善,社会保障水平日益提高,为老人安度晚年,乐享晚年,创造了良好的条件。老人们虽然退出了工作岗位,但大多身体健康,精神矍铄,精力充沛,激情满怀。他们既无求学就业压力,又无工作创业负担;既无物质经济之忧,又有充裕的闲暇时间,因而纷纷要求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参与文化娱乐活动,以愉悦身心,排遣寂寞,增强活力,延年益寿。因此,适应老人需要的各种社会文化活动,如绘画、书法、音乐、排舞、摄影、时装等,蓬勃兴起,遍及城乡。老人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和技能也蔚然成风。许多地方的老年大学都门庭若市,老人报名求学甚至比学龄青少年求学还难。这为笛子艺术在老龄人口中的普及推广,创造了前所未有的社会条件。许国屏真是紧紧抓住了这一难得的时机,因时而起,顺势而上,想老人之所想,供老人之所需,才在老人中掀起了一股学习笛子,传播民乐的热潮,使老人们过上了老有所吹、老有所乐,与笛为伴、管乐飞扬的美好生活。
   (二)笛子本身的艺术魅力。笛子是中华民族传统的大众乐器,老人对之都有一定的了解和深厚的感情。学习吹笛比学其他乐器,更容易被他们所认可和接受。就性能而言,与其他乐器比较,笛子具有比较明显的推广优势。首先是价格低廉。少则几十,多则几百,就可买到一支笛子。即便高档的专业演奏笛,价格也不过千把元,大多数老年人几乎都买得起。其次是简便易学。绝大多数老人稍加学习即可入门,勤加习练便能提高。再次是轻巧便携。短短一段小竹管,不长又不重,无论坐着、站着、甚至走着都能吹;无论室内室外,春夏秋冬都能用;无论天南海北,境内境外,均可走到那里带到那里,吹到那里乐到那里。笛子还是定音乐器,音准固定,使用过程中无需像丝弦乐器那样经常调音,不仅十分方便,而且有利于培养良好的音准概念。尤其是许国屏发明的多功能笛,不仅具有一般笛子的基本特征,而且还能魔术般地转换成竖笛、葫芦丝、巴乌、洞箫等多种乐器,给人以一笛多吹、一管多能的丰富体验,更受老人欢迎。因此,老人吹笛既是一项有趣的娱乐活动,又是一种有益的健身运动;既传承了民族优秀文化,又展示了现代时尚生活。真可谓是当下成本最低、花费最少、收获最大的一种艺术文化活动。
    (三)老师本人的名人效应。许国屏是一代笛子宗师陆春龄的大弟子,是德艺双磬艺术家,著名笛子演奏家、民族音乐教育家、社会音乐活动家,国家一级演奏员,不仅艺术造诣深厚高超,而且头顶还有许多灿烂的光环。许多老人虽早闻其大名,却不曾见过其人。想认识他,或跟他学习吹笛,则更难。然而自从许国屏走入社区,并开始组建“童心”笛子队,他便时常出现在社区里弄,街坊小巷,不但人人可亲近,而且人人可学习。这就大大激发了社区老人的学笛热情。因此,当许国屏要组建“童心”笛子队的消息一传开,许多老人,甚至其他社区的老人,就都慕名前来了。而许国屏所在的静安寺街道,也非常珍视并善于发挥这位艺术界著名人物的作用,大力支持许国屏开展群众性笛子普及推广活动。这就使得笛子队很快发展了起来。许国屏是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艺术家。由于身患重疾,他几乎每天都行走在死亡的边缘。可因为热爱和责任,他又吹笛不止,诲人不倦。老人们跟他学习,不仅可以亲身感受大师的亲和与谦逊,而且可以亲眼目睹老师的精湛技艺和艺术风采。这就更加增强了老人们学习的信心和决心。因此,要求加入笛子队,学习吹笛的老人,便越来越多了。正如著名公益活动人士柏万青所言:“他走到那里,便火到那里,老百姓就会跟到那里”,那里便会玉笛飞声,管乐飞扬。如今,在许国屏的努力下,静安区每个街道小区都建立了老人笛子队。昔日李白笔下“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的美好景象,终于在美丽的黄浦江畔重现了。
    (四)科学合理的组织指导。老人吹笛,首先是娱乐,丰富老年文化生活。其次是健身,促进延年益寿。因此,要根据老人的特点来组织教学,安排活动,以满足老人的需要。许多文化活动,其实都是比较老套的。但通过科学的策划和包装,原来看似平淡无奇的,顿时便有了新鲜感和吸引力。华山小区有很多文化名人,还有许多名建筑,都是非常宝贵的文化资源。为了充分发挥这些文化资源的作用,许国屏为首的社区议事会便专门搞策划,出点子,不断以新的活动内容和表现形式,来吸引群众,服务群众,推动社区文化建设。如他们组织举办的“歌声、笛声、友谊声”社区文化活动,就很有特色。所谓“歌声”,就是每年举办楼组歌咏会,由各楼组推选代表队参加比赛。“笛声”就是组织“童心”老妈妈笛子队活动,让他们经常不断地把笛子吹起来。然后通过这些文化活动,经久不息地唱响社区居民的“友谊声”。这样一组合一包装,群众就爱看了。许国屏认为,“笛子本身就是民间的乐器”,“应该让它走进平民百姓。”而要走进平民百姓,就不能收费,就要搞观众多的群众性广场艺术活动,以便扩大影响,产生规模效应。所以,凡有重大节庆活动,他总是想方设法去搞群体性的大型活动,如“千笛迎奥运”、“千笛迎香港回归”、“ 万笛欢吹、喜迎世博”等。既让老人们有上台表演,展示才艺的机会,又使笛子艺术能被更多的人所了解,让更多的人得到体验,从而产生巨大的社会影响。而正因如此,中国传统的笛子才越来越被人们所喜爱,越来越平民化和大众化。

[align=right][color=#000066][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6/6 17:07:35编辑过][/color][/align]



 网友观点
编辑推荐
视觉秀
一周热评
一周热点
网站群:学院官网 | 中共文化和旅游部党校 | 全国文化干部网络学院 | 全国基层文化队伍远程培训网 | 文化政策图书馆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管理教学研究案例馆 | 艺术学院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 京ICP备06023340号
联系电话:010-69268476 Email:webmaster#ccm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