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艺术 - 艺术 - 正文

许国屏儿童笛子教学的主要特点

2018年5月16日 阅读614次 曾岩专栏 【字体: 上一篇<<>>下一篇

许国屏是我国著名的笛子演奏家、民族音乐教育家和社会音乐活动家。几十年来,他专注于儿童,倾力于儿童,始终以普及民族音乐、弘扬民族音乐为己任,手持神笛当空舞,洒向儿童都是爱,经常深入社区、山区、边区、农区、牧区、渔区、矿区,机关、学校、军营、厂矿、车间、地头,特别是三赴内蒙古,五进大别山,西上井冈山,南下海南岛……为普及和推广民族音乐,进行了20多万里的“音乐长征”,把自己的毕生精力,几乎都奉献给了平凡而又艰巨的儿童笛子教育事业。同时,根据教学需要,认真研究总结儿童音乐教育的特点和规律,在儿童笛子的学科开发、教材建设、音乐创作、乐器创制以及理论研究等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为笛子艺术的普及推广和民族音乐的繁荣发展,做出了划时代的杰出贡献。

因此,他先后荣获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手书并颁发的“六一”育苗奖,国务院颁发的文化艺术教育突出贡献奖,並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受到了各级领导的充分肯定和人民群众的广泛称赞。

概而言之,许国屏的儿童笛子教学,主要有如下特点:

一、教育动机的公益性。就是以无偿的方式,坚持不懈地对儿童进行民族音乐教育,以逐步达到普及民族音乐,振兴民族音乐的目的。众所周知,我国艺术教育,特别是城市的社会艺术教育,是较早市场化的一个领域。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市场经济逐渐兴起,各类音乐培训机构遍地开花,许多学有所长的音乐家,都走上了有偿培训的道路,并率先富了起来。许国屏祖居得风气之先的上海,自然会最先感受到市场潮流的推动和冲击。应该说,在有偿教学比较普遍的大都市,作为一个著名的笛子演奏家,凭着自己的学识和专长,他也完全可以在艺术市场上搏击致富。

然而在他看来,艺术家既是艺术的创造者,同时也是艺术的传播者。不仅要为艺术事业的进步而拼搏,而且要为社会公益的实现而担责。挣钱虽然重要而急迫,但笛子艺术的传播,民族音乐的普及,却更重要,更急迫,也更有意义。有偿培训固然比较普遍,个人从中也能得到一些经济补偿,但同时却会把一些热爱音乐的贫寒儿童挡在门外。只有坚持无偿培训,实行免费教学,才能面向社会遍洒爱的阳光,让所有少年儿童都有学习音乐的条件和机会。因此,在许多同事都纷纷下海经商,或到歌舞厅伴奏挣钱时,许国屏却咬定青山不放松,始终关注儿童,服务儿童,一直坚持义务去做儿童民乐的普及工作。

这方面的事例很多。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许国屏就已开始在一些中小学和幼儿园搞笛子教学的试点。为了迅速打开局面,他找学校领导游说时,总是首先申明:“我是义务来教笛子的,不收钱……”无私的精神和诚恳的态度,最后终于得到了领导的支持。于是,免费的笛子教学活动,便在许多学校开展了起来。几十年来,无偿培训,免费教学,差不多成了他深入基层教授笛子,寻找机会普及民乐的广告语和代名词。他的笛子教学和民乐普及活动也越做越红火。在安徽金寨,仅在短短的48天时间里,他就为当地培养了1000多个小笛手和300多名师范生。临走时,还给他们赶排了有1000多人参加的笛子齐奏节目,在偏僻的山乡引起了不少的轰动。

特别让人感动的,是他对特殊儿童的教育。1986年4月10日,正值上海儿童艺术剧院39周年院庆时,为了纪念国母宋庆龄,以实际行动践行“儿艺”宗旨,许国屏悄悄走进上海市盲童学校,在征得学校同意后,开始了对盲童的笛子教学。经过两年多努力,终于培养了一批盲童笛子手。他不仅教盲童们吹笛子,还帮盲童们树立生活的信心。盲童小黄曾因不堪忍受黑暗的折磨而多次轻生,许国屏获悉后当即登门家访,在耐心劝导的同时,建议并教他学吹笛子。结果这名盲童从此爱上了音乐,爱上了吹笛。经过5年艰苦学习,终于通过了十级考试,并取得了笛子演奏专业十级证书。后来,许国屏还专门为他创作了一首名为《心灵之光》的笛子独奏曲,并亲自去参加有关方面为小黄举办的个人笛子独奏音乐会。用美好的民族音乐,为那些失明的孩子们,点亮了一盏永不熄灭的心灯。

除了免费教学,他还经常慷慨解囊,自掏腰包买笛子送给家境困难的儿童。仅在安徽金寨,他一次就向当地儿童赠送了1000多支笛子。1997年《学竖笛,识简谱》一书出版后,他将自己的全部稿酬,首发式上卖书得来的钱,城市学生用过后特意回收的旧书,以及新购买的数千支笛子,全部送给了井冈山和海南岛的孩子们。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他当即用准备给老伴庆寿的6666元钱,买了1000多支笛子,第一时间送给灾区的孩子们。后来,都江堰200多名受灾的学生到上海来,他不仅冒着酷暑给他们上课,还向他们赠送了200多支笛子。上海特奥会期间,他又走进“阳光之家”,向智障的学生赠送了50多套多功能笛。这些行动,使他当之无愧地成为艺术界一位名副其实而又不贴标签的慈善家。

二、教育对象的广泛性。作为一个民乐布道者,许国屏奉行的是孔子“有教无类”的思想和宗旨,认为所有儿童都是祖国的花朵、民族的希望、国家的未来,都应该无差别地普遍享有基本的文化艺术教育。

因此,他不辞辛劳,几十年如一日,一管笛子走天下,从山区到牧区,从边区到老区,从社区到矿区,千方百计去教儿童吹笛子,足迹几乎遍及大江南北,甚至天涯海角。笛子是他如影随形的乐器,也是他服务社会的工具。他走到那里,就会把笛子带到那里;人在那里,中国的笛子艺术就会传播到那里。他对学生从不挑肥拣瘦,不论地区、出身、贫富、贤愚、遭际、处境,只要他们热爱笛子,愿学笛子,便会竭尽全力去教他们。他的学生遍及五湖四海,几乎涵盖了不同地区、不同年龄、不同家庭出身、不同身体条件和人生境遇的所有青少年。就地区看,有本埠的,也有外埠的;有城市的,也有农村的;有东部的,也有西部的;有北方的,也有南方的;有山区的,也有平原的;有大陆的,也有海岛的;有边疆草原的,也有沿海渔区的;有开发新区的,也有革命老区的;有境内的,也有境外的。从年龄分,既有学龄前的幼儿,又有学龄初期的小学生;既有学龄中期的中学生,又有学龄晚期的高中生;既有在校的学生们,又有社会上的青少年。按类型论,既有大量普通的儿童,也有不少特殊的儿童。如视障儿童、听障儿童、语障儿童、智障儿童、肢障儿童等。这些不幸的儿童由于残疾,原本是难与艺术结缘的群体,但许国屏非但没有遗忘他们,而且还加倍地去关爱他们,教育他们,使他们也能像普通的孩子一样,充分享有优秀民族器乐的教育和熏陶。

就是那些一时失足的青少年,也没有成为被遗忘的角落。许国屏曾带头并组织有关人员到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向被管教的未成年罪犯,讲述自己的艺术人生,普及笛文化知识,并热情地教他们吹笛子。即使在自己病重的情况下,也不停歇。终于在未成年犯中,培养了100多位小笛手,使他们通过美好的艺术学习,燃起了改正错误,重新生活的激情和希望,开创了通过艺术手段对未成年犯进行帮教感化的先河。这不仅彰显了他欲得天下儿童尽教之的博大胸怀,而且充分展示了祖国社会的温暖底色和文明高度。

据不完全统计,几十年来,他在教儿童吹笛的同时,先后在数十所学校开设了多功能笛教学实验基地,开展了多功能笛的教学和推广活动,为全国各地培训了近2万名音乐教师,从而影响并带动全国几百万少年儿童拿起笛子,学习吹笛,造就了一支规模庞大、生机勃勃的民族音乐演奏队伍。

三、教育时间的长期性。许国屏自17岁进入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开始,就在中国福利会少年宫兼任笛子教师,并深入工矿、学校、社区推广民族音乐。至今,从事儿童笛子教育和民乐普及工作,已有60多个年头了。

丰富的艺术实践使他深知:艺术教育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不可能一锤定音,一蹴而就,而必须持之以恒,才能日久见功。因此,自从踏上民乐普及道路的第一天起,他就把儿童音乐教育设定为自己的人生坐标,把教儿童吹笛子当作自己毕生的事业来追求。其间无论遇到多大的阻碍和干扰,他都像挖山不止的“北山愚公”一样,咬定青山不放松,一以贯之地埋头去做民族音乐的普及工作。以前,他身体好时,一年中至少有大半年,都在外普及民乐;后来,他身患绝症,仍然一如既往,诲人不倦,坚持在当地普及民乐。从而在民乐普及的壮丽事业上,抒写了一曲死而不亡的人间传奇。艺术是需要时间积累的。长期的笛子教学和民乐普及活动,不仅造就了一批又一批吹笛大军,推动了民族音乐的发展和提高,而且也使他对儿童艺术教育的理论和实践,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更深切的体会和更丰厚的积累。而这一切,又使他在成为笛坛不老松的同时,登上了一座更高的艺术巅峰。

如今,已是耄耋老人的许国屏,仍然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凭着一颗永远不老的童心,继续做着他的笛子教学和民乐普及工作。在他漫长而绚烂的生命里,儿童笛子教学和民乐普及工作永远在路上,似乎只有进行时,没有终止时。只要生命不息,他的笛声就永远不会停止。

四、教育内容的专业性。首先,适应教学需要,创建了科学规范的现代儿童笛子教学理论体系。中国笛子虽然历史悠久,技艺灿烂,但却长期停留在师徒之间口传身授的经验形态,未能形成比较完备的学科体系和教学规范。面向广大低龄段儿童的对象性教学资料,更是奇缺。不仅影响了笛子艺术的广泛传播,也阻碍了教学水平的普遍提高。许国屏在教学实践中深感:要更好地普及笛子艺术,培养和造就一大批笛子演奏专业人才,把中华民族的笛乐文化推向新的高度,就必须切实转变传统教学模式,切实提高笛子教学的专业化科学化水平,努力实现从传统经验型到现代理论型的新飞跃。于是,他在认真总结前人经验,借鉴外国科学方法的基础上,先后编著了《儿童竖笛启蒙》、《少年儿童笛子教程》、《青少年笛子教程》等20多本通俗易懂的专业教材,首次明确提出了儿童笛子教学的新概念,大胆探索儿童笛子教学的新模式,并在理论和实践上,将低龄段的儿童笛子教学,推向了专业化、系统化、科学化、规范化的新高度。

同时,根据儿童特点和乐器性能,积极探索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比较突出的,一是重启蒙。启蒙是任何器乐学习的首要任务,是能否可持续学习的先决条件。儿童都是首次接触笛子,对笛子毫无感性认识,启蒙非但必不可少,而且尤其重要。为了做好启蒙,许国屏编写的教材中,往往都有专门的启蒙章节和启蒙内容,非但占据优先地位,而且占有较多分量。如竖笛教材,就开宗明义,直接以“儿童竖笛启蒙”来冠名,突出宣示其启蒙的本质特征。其他教材,第一部分的内容也往往都是“启蒙”。二是重基础。在启蒙的基础上,重点就是打基础。因为万丈高楼平地起,基础不仅是艺术发展的前提,也是艺术提高的决定因素。儿童都是未来的演奏家,具有很大的可塑性和巨大的发展潜力,基础更加重要。因此,打基础是任何具有专业精神和发展意识的教育工作者的共识,也是许国屏儿童笛子教学的重中之重。

还有,既授之于鱼,又授之于渔。在向儿童传授笛子演奏技艺的同时,他特别注重对儿童进行乐理教育。也就是通过教演奏来教音乐,使儿童既能掌握演奏技巧,又能提高识谱能力和视唱视奏能力,以实现乐理水平与演奏技术的共同进步。

五、教育方法的科学性。笛子演奏是一门艺术,要使教学收到良好的效果,就必须尊重艺术规律,使用科学的方法。一是注重贴近性。作为儿童教学工作者,要教好儿童,就必须热爱儿童,了解儿童,研究儿童,做儿童的朋友,当儿童的玩伴。要从思想情感和心里深层,真正走入儿童,融入儿童,想儿童所想,爱儿童所爱,听儿童所听,想儿童所想,乐儿童所乐,做儿童的知心人。只要这样,儿童教育才能深受儿童欢迎,才能取得应有的成效。二是注重实践性。笛子演奏是实践性很强的应用艺术,所有知识、理论、技巧、修养,最终都要通过高质量的演奏,才能充分地展现出来。因此,许国屏的儿童笛子教学,始终把演奏放在首位。有关乐理知识的介绍、练习曲目的选择等,都紧紧围绕提高演奏水平而展开。最后,通过演奏实践,来反映和检验教学的成果。三是注重渐进性。从启蒙开始,先易后难,由浅入深,一次一个重点,一步一个脚印,循序渐进,逐步提高。如笛子教学的启蒙部分,从最易吹出的1音开始试吹音阶,然后根据难易程度,一个音一个音进行教学训练。其中每个音的教学,都选配若干个充满儿童情趣的小曲进行辅助训练,使学生既掌握了演奏技巧,又提高了音乐修养。在完成启蒙,基本入门以后,才分别进行长音、连音、强音、弱音,以及其他各种技巧的教学和训练,使学生能够逐步掌握并运用各种演奏技巧。在全面掌握各种技巧的基础上,再进行不同形式风格的各种独奏曲教学,使各种技巧能够在独奏曲的演奏上,得到综合运用和集中展现。四是注重趣味性。儿童的天性是游戏,各种知识和技能都是在不同的游戏中得来的。艺术教育只有与游戏娱乐结合起来,融入到丰富多彩、趣味横生的游戏娱乐之中,才能更好地被儿童所喜爱和接受。因此,许国屏在编写教材和组织教学时,都比较注意儿童心理,普遍注重图文并茂和文字与音像的结合,强调知识性与趣味性的统一,着眼于以器乐艺术的本质美来吸引儿童,用器乐艺术的音乐美来培养儿童,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教学效果。

此外,为了更好地普及笛乐文化,许国屏在儿童笛子教学中还讲求因地制宜,因人制宜。根据各地不同情况,从实际出发,精心组织,灵活施教。如对小型民乐队的组建,他既有统一的标准要求,又不死板硬套搞一刀切,而是强调儿童会什么乐器,就演奏什么乐器;有什么乐器,就组建什么乐队。着眼于创造条件,让每个儿童都有登台表演、展示才艺的机会。在推广步骤上,则坚持先本地,后外地;先试点,后推广的方针,首先在自己生活的城市普及民乐,作出示范,然后通过城市的示范带动作用,再向周边地区,直至偏远乡村拓展延伸。更为难得的是,他既教笛子又“种”笛子。注意在不同的地区,选择有良好潜质的儿童进行重点培养,使他们逐步成为扎根当地的艺术骨干,然后通过这些骨干,在当地播撒艺术的种子,以不断结出丰硕的果实。同时,倡导能者为师,选择进步较快的学生当二传手,做小老师,发挥传帮带作用,使教员队伍从一加一到一加N,从而带动吹笛队伍呈几何级数增长,实现裂变式发展。

六、教育目标的平常性。许国屏对民乐始终抱有十分浓重的平民情怀,认为民乐,尤其笛子,“本身就是民间的乐器”,“应该让它走进平民百姓”,回归大众,服务大众。多年来,尽管培养了许多演奏家,但他从不标榜自己的教学,是为了培养未来的演奏家,而是开宗明义:“我培养的目标,不是演奏家。演奏家让专门的音乐学院去培养。我主要是培养孩子的兴趣。”(《生命不息,笛声不止》,上海东方都市广播,答主持人问)

因为在他看来,音乐是需要长期学习的一项专门技术,其队伍结构犹如一座金字塔,能够登上高峰、跻身塔尖的演奏家往往只是少数,而处于基层的自娱自乐者则始终是大多数。但是,对于人生来说,成功的模式其实是多样的。高居塔尖当然是成功,但处于塔基也未必不是成功。因为教孩子的目的,是为了让孩子快乐吹笛,健康生活,使孩子学会审美,学会做人,而不仅仅是让他们去当演奏家。能成为演奏家当然好,不能成为演奏家,只做一个喜欢音乐、享受音乐的平常人也很好。我们不能因为要培养演奏家,就不去关心大多数,不去帮助大多数,不去满足大多数孩子的需要。而孩子也不能因为登不上塔尖,成不了演奏家,就放弃对音乐的学习和享有。我们的民族音乐要发展,要提高,固然要培养一批演奏家,但首先要造就千千万万的器乐爱好者。要“和者众”而不能“和者寡”;要“众乐乐”,而不能“寡乐乐”。

在普及与提高的关系上,他虽然也主张提高,并做了不少促进提高的工作,但关注最多、用力最大的,却是默默无闻的普及。因为对绝大多数没有机会和条件学习音乐的孩子来说,普及是提高的基础,是发展的前提,是雪中送炭的急需,也是第一位的基本需要。优秀的民族音乐只有先普及,广大的少年儿童才能有机会去接触,才会有可能去学习。而广大的少年儿童只有去接触了,学习了,才有可能逐步培养兴趣,进而走向提高。因此,在日常教学中,他的目光并不仅仅盯住少数几个尖子学生,而是着眼于组织动员更多的孩子来吹笛。在他看来,中国笛子只有充分普及了,才能真正成为大众的艺术。



 网友观点
编辑推荐
视觉秀
一周热评
一周热点
网站群:学院官网 | 中共文化和旅游部党校 | 全国文化干部网络学院 | 全国基层文化队伍远程培训网 | 文化政策图书馆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管理教学研究案例馆 | 艺术学院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 京ICP备06023340号
联系电话:010-69268476 Email:webmaster#ccm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