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艺术 - 艺术 - 正文

许国屏与他的多功能笛

2018年5月2日 阅读2803次 曾岩专栏 【字体: 上一篇<<>>下一篇

 

多功能笛,也称“多功能组合式民族管乐器”,是我国著名笛子演奏家、民族音乐教育家许国屏先生,经20多年探索试验,终于成功创制的一款新型民族吹管乐器。

多功能笛以无毒无味的塑料,即ABS树脂为原料,根据科学设计,通过现代注塑模具,先将各个分部件一次性注塑成型,然后根据吹奏需要,可以分别拼接组合成为竖笛、笛子、洞箫、长笛、葫芦丝、巴乌等各种不同的乐器,演奏出各种不同音效的旋律。笛体主件由笛头与笛管两部分组成,笛头为圆形的发音部件,开有一个吹孔,通过灌入气流而使笛管产生音频振动;笛管是圆柱状的共鸣腔体部件,开有6个出音孔和前后各2个基、助音孔,承接笛头传送过来的气流,并通过手指对出音孔的开闭操控,分别发出频率不等的音效。笛头是功能定位器,决定着笛体的使用功能。笛头不同,笛体的演奏方式和音效也不同。笛管是通用发音体,承担着为笛头发声的职能。无论与什么笛头拼接,笛管都能发出相应的音频与音效。

一套多功能笛,通常由多个笛头和一个笛管组成。只要把笛头与笛管拼接起来,就能组成一件完整的吹管乐器。拼接时,笛头是任选的,笛管是固定的。选择什么笛头,最后组成的就是什么乐器,吹出的就是什么音效。例如,选用竖笛的笛头与笛管拼接,组合而成的就是竖笛;吹出的,就是竖笛的音效。选用笛子的笛头与笛管拼接,组合而成的就是笛子;吹出的,就是笛子的音效。选用洞箫的笛头与笛管拼接,组合而成的就是洞箫;吹出的,就是洞箫的音效……

目前,一套多功能笛通过不同部件之间的拼接组合,可以魔术般地变换成竖笛、笛子、长笛、洞箫、葫芦丝、巴乌等多种不同的吹管乐器,分别演奏出各种不同音效的音乐旋律,真可谓是一件集竖笛、笛子、洞箫、长笛、葫芦丝、巴乌等多种吹管乐器的性能于一体的迷人乐器。如果就其一管多能而言,这款多功能笛恐怕堪称当今乐坛一绝。它的诞生,不仅为民族吹管乐器家族增添了新的成员,而且为民族吹管乐器创造了一管多能、一器多用的新奇迹。

许国屏发明这款多功能笛,首先是为了普及民族音乐。民族乐器是民族器乐的重要载体,也是民族音乐学习和表演的重要工具。许国屏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就立志普及民乐,弘扬民乐,要让民乐之声传遍天下,响彻神州。然而我国民族乐器种类繁多,性能各别,究竟应该选择哪件来普及,却是一个颇费思量的问题。

他认为,我国是发展中国家,国民尚未普遍富裕。民族器乐要向儿童普及,首先必须选择适合儿童学习的民族乐器。而选择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儿童进入的门槛必须低。一是乐器要低价。绝大多数家庭都能买得起、用得了,而不是价高离谱,花费繁多,让人望而却步。二是乐器要易学。所有少年儿童都能轻松地接近,方便地学习。一有接触,便会很快喜欢;略加培训,就能初步入门;稍加努力,便能掌握基本技能,并有初步的获得感和成就感;从而逐步增强不断学习的欲望和激情。三是乐器要便携。要像孩子们爱玩的玩具一样,清洁环保、小巧轻便,可以让孩子们随身携带、随兴吹奏、随便把玩。四是乐器要有趣。能适应儿童天然的游戏娱乐心里,既可用来学习音乐,又能用于游戏把玩。通过富有童趣和魅力的游戏娱乐活动,逐步引导儿童进入音乐艺术的殿堂。五是乐器要好用。特别是音要准,最好是无需调音便能正常使用的定音乐器,不仅方便教学,而且还利于养成良好的音准概念。还有,声响要优美动听,能吸引少年儿童,并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质量也要比较过硬,少年儿童无需特别维护,均能长期使用。在众多的民族乐器中,比较符合以上条件和要求的,似乎只有笛类,如竖笛、笛子等民族吹管乐器。于是,他便首选竖笛、笛子等作为教学工具,开展了面向社会的民族音乐普及推广活动。

然而,传统笛类乐器也有一些缺陷。竖笛易吹,但音域狭窄,音色单调,艺术表现力不足,难有发展空间。笛子动听,但笛膜的粘贴和调整却比较麻烦。如果粘贴和调整不当,轻则音色怪异难听,令人生厌;重则哑不出声,无法演奏。稍有触碰,还有随时破损废弃的危险。日常教学中,孩子们经常发生的问题是:有的由于不会贴膜,拿到笛子却无法使用;有的老师帮着贴了膜,可又因不会调整而吹起来不好听,甚至吹不响;有的笛膜贴得好好的,可因维护不当旋即又破损了……无奈之下,有的老师或家长只好粘贴小纸片或保鲜膜充数,结果非但吹出的声音呆滞难听,令人扫兴,而且还破坏了膜孔周边的漆面保护层,导致膜孔表面不平整。还有,传统笛类乐器如竖笛、笛子等,多是竹制的。由于材料品质、制作水平等不同,产品质量往往参差不齐。有的音准偏差较大,练习使用有害无益;有的材料性能不稳定,常常因为开裂变形而报废。所有这些,不仅给教学,特别是集体教学带来了很多麻烦,而且严重挫伤了少年儿童的学习积极性。

因此,如何有效地消除这些乐器的弊端,使民族音乐的教学活动更便捷、更有趣、更科学、更有效、更贴近儿童,就成为许国屏经常面对并试图解决的一个问题。在我国,古代先贤曾有“观象制器以利民”的佳话,而当下的许国屏则有“呕心造笛为传乐”的雄心。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暂时没有更为理想的替代乐器的情况下,他便决定自己动手,开发一款“一吹就响,人人都会”的民族吹管乐器

许国屏发明这款多功能笛,也是为了给中国人争气。他之所以这么想,其实与其父亲许光毅先生曾经亲身经历的一件往事有关。早先,许光毅先生受上海“大同乐会”之托,曾找到当时上海的政府有关部门,拟申请组建一个专业的民族乐团,以传承民族文化遗产,弘扬民族传统音乐。结果非但申请未被批准,反而遭到政府官员的轻慢和羞辱。那位官员在接待许光毅时,用十分轻蔑的口吻对他说:“你们搞民乐的,都是讨饭的,就像马路上拉二胡的叫花子。怎么也想要国家的钱啊?”(贾凡《许国屏的生活故事与解读》,《许国屏与吹笛老人的故事》,上海中华笛文化研究所等编,第56页)许光毅本是十分随和的人,可那位官员的轻慢和羞辱,特别是对民乐的大不敬,却让他怒从中起,火冒三丈。回来以后,许光毅还耿耿于怀,气呼呼地说:“他叫X国屏。我生个儿子,要叫许国屏。他看不起我们民乐,我就要我儿子叫许国屏。”(贾凡《许国屏的生活故事与解读》,《许国屏与吹笛老人的故事》,上海中华笛文化研究所等编,第56页)在傲慢无礼、颟顸无知的官员面前,许光毅别无他法,只能以这种方式表示愤慨和抗议。不过他说到做到,后来真给自己出生不久的大儿子,起名许国屏。许国屏认为,父亲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让他牢记民乐所曾遭受的冷遇和打击,并希望他长大以后有所作为,能为民乐争口气。而一想到这些,许国屏便顿感自己责任重大,使命艰巨,肩上的担子总是沉甸甸的。

同时,外来器乐文化的猛烈冲击,也激发了他发明创造的动力。改革开放以后,外来器乐文化大量涌入。特别是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雅马哈”乐器席卷中华大地。就连并不起眼的小乐器——竖笛,也在全国各地,尤其是中小学校迅速流行起来。有些日本人还不无骄傲地说:“你们中国笛子6个孔,我们日本笛子8个孔。”言下之意是,8孔的就比6孔的好,他们的就比我们的先进。这让许国屏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想,难道日本“雅马哈”的竖笛就真比我们的竖笛好?难道我们就造不出比它更好的民族笛类乐器吗?对此,他不服,更咽不下这口气。

于是,心中早就憋着一口气的许国屏,便独自暗下决心,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民族笛类新乐器的研发之路。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20多年的潜心探索,许国屏终于成功试制出一款全新的组合式民族吹管乐器——多功能笛。从而在满足民乐普及需要的同时,给自己圆了一个美丽的发明梦。

这款多功能笛自诞生以来,先后获得国家专利(专利号:ZL922313318),上海市优秀发明一等奖,美国爱因斯坦国际博览会金奖,国家文化部科技进步二等奖等殊荣,并作为“世界上功能最多的笛子”,载入了大世界基尼斯记录,被人们誉为东方“魔笛”和不可思议的“神笛”,受到了各级领导的重视和业界专家的好评。中国儿童音乐学会副会长严金萱闻讯后,专门题词:“呕心沥血创新声,一笛变成多功能。老少皆喜同吹奏,古老乐器焕青春。”(《多功能民族管乐器与素质教育优秀论文集》,上海《儿童剧》增刊1998,第1页)对多功能笛的创制,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同时,多功能笛也受到了广大群众,尤其是少年儿童的普遍欢迎。

许国屏终于成功了。不过,在他看来,这款多功能笛也叫“中华牌争气笛”。因为他发明这款多功能笛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哗众取宠搞噱头,更不是使怪猎奇谋私利,而是“要让民族音乐走向世界,参与竞争,要争气。”(贾凡《许国屏的生活故事与解读》,《许国屏与吹笛老人的故事》,上海中华笛文化研究所等编,第65页)。事实的确如此。凭着这款多功能笛,他不仅为自己的父亲争了气,也为我们所有的中国人争了一口气。

在民族吹管乐器上,许国屏是发明家,也是魔术师。多功能笛表面上似乎只是各种吹管乐器的简单组合和机械叠加,音效与传统笛类乐器也有一些差异,但实际上却是一款首创的,具有独特个性与魅力的新乐器。因为它在保持各种传统吹管乐器演奏性能和艺术特点的基础上,首次实现了多种乐器部件的跨界组合和姐妹乐器之间使用功能的按需转换,从而大大拓展了管乐制作的想象空间,丰富了管乐演奏的艺术表现力,首次实现了以最少的资源投入而获得最多的吹奏体验的目的。为人们更加轻松地进入民族管乐的学习殿堂,尝试更多的吹奏方式,体验更多的声音效果,开辟了一条新的捷径,创造了更为便利的良好条件。因此,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多功能笛的发明,是人类笛乐文化领域一项重大的革命性事件,必将给人类笛乐文化的繁荣和发展,带来历史性的重大影响。

在笔者看来,与传统竹制的笛类乐器比较,多功能笛至少具有以下优点:

一是易学易吹,老少咸宜。民族乐器是个大家族,不仅种类繁多,而且性能各异,人们拥有和学习的难易程度也不同。许多乐器并不是人们不喜欢,而往往是因为体积过大,或份量过重,或携带不便,或掌控困难,或价格昂贵等原因,而使初学者,特别是许多少年儿童望而却步。因此,任何乐器要普及,就必须首先具备大众化的特质。

多功能笛采用F调中音规格设计制造,通过变换指法,至少可以吹出C、F、bB三个不同的常用调,能适应一般乐曲的演奏需要。它外形结构简单,长短粗细统一,音域音高适中,拼接组合简便,人们一见就喜,一吹即响,是比较适合初学者,特别是少年儿童使用的一款民族吹管乐器。因此,自投放市场以来,一直受到群众,特别是广大少年儿童的欢迎。上海浦东花木中心幼儿园,是多功能笛普及推广的实验基地之一。有老师通过实验说:“当孩子们初次与它见面,被它魔术般的神奇,被它美妙的音乐所吸引,一次又一次鼓掌,兴奋地说:‘老师,我们也想吹’。”(上海浦东花木中心幼儿园诸佩菁 朱玉梅《聚心灵与音乐之美 集传统与现代之成》,《多功能民族管乐器与素质教育优秀论文集》,《儿童剧》增刊1998 第1页)于是,许多孩子都爱上了多功能笛,并在老师的指导下开始学习吹奏。重庆一位名叫马凤仙的老年学员,试用以后说:“凡初学者,将笛子含在嘴里,竖吹笛子,只要手指按严孔,不漏气,需要哪个音,指法正确,很快就能掌握音阶入门。”(马凤仙《笛子陪伴俏夕阳》,《许国屏与吹笛老人的故事》,上海中华笛文化研究所编,第184页)

事实的确如此。传统竖笛是人们最易吹响的乐器,而多功能笛中的竖笛式组合,则比传统竖笛更易吹响。其它形式的组合,也比相对应的传统吹管乐器好吹。它是多功能的吹管乐器,可以一物多用;也是拼接类的益智玩具,可以游戏玩耍。不仅儿童喜欢,成人也喜欢;不仅儿童可用,成人也可用。因此,许多初学者,特别是原先没有任何音乐基础的老年人,便纷纷选择多功能笛为音乐学习的入门乐器,并亲切地称之为老有所乐的“小宝贝”。

二是性能稳定,维护简单。多功能笛是以塑料为原料,一次注塑成型的一种乐器。其音效虽不如竹制乐器优美,但性能却比竹制乐器稳定。首先是产品质量标准稳定统一,特别是音准基本没有明显偏差。初步解决了传统竹制笛类乐器质量标准不统一,音准偏差较大等问题,为组织开展集体教学活动扫清了障碍。其次是管体为非活性材料,基本不受季节、温度、湿度等内外部环境变化影响。无论严寒酷暑或日晒雨淋,甚至非常极端的环境和场所等,都不变形,不走样,更不会发生开裂损坏等情况,让人用而无忧。例如重庆一位笛友说,“2009年,我将该笛(多功能笛,笔者注)和竹笛等乐器带到了北京。10月下旬,我和(带着,笔者注)笛子等登上八达岭长城。北京天气干燥,人人皆知。11月中旬,我又带着笛子等乐器浏览(游览,笔者注)长城,遇到了特大暴风雪。……接着,我又带着这些宝贝进入蜀地。抵渝(重庆)后发现竹笛已有裂缝,而多功能塑料笛却安然无恙,其笛膜也未游走,一吹就响,音色依然悠扬动人。今年的山城,高温天气竟达近70天,两根竹笛出现裂纹,……即使未见裂缝的竹笛,其笛膜也游走频繁,但多功能塑料笛子却没有开裂。这是第一个优点。而且笛膜几乎无半点游走,这是第二个优点。笛膜贴上去后能使用很久,这是第三个优点。”(马凤仙《笛子陪伴俏夕阳》,《许国屏与吹笛老人的故事》,上海中华笛文化研究所等编,第184-185页)再次是传统竹制吹管乐器,如竖笛、笛子、洞箫等,内壁常因水汽滞留而遭腐蚀,有的甚至还会霉烂变质,既不卫生,又有损乐器。但多功能笛的内壁却不会因水汽滞留而被腐蚀,既不会霉烂变质,也不易侵蚀磨损。还有,多功能笛只有50多公分长,分节拆解以后,每节的长度更短,不仅清理保洁更方便,使用起来也更卫生。

三是一笛多用,奇趣无比。众所周知,人是喜欢不断追求新奇的高级动物,往往都有多领域、多方面、多角度、多效果体验各种客观事物的内在冲动和实际需求。成人如此,儿童尤甚。传统竹制笛类乐器一物一用,功能单一。即便是有“民乐王者”之称的笛子,音效也比较单纯,最多只能通过更换或调整笛膜,才能略微有些变化。因此,往往难以满足人们,特别是少年儿童多样而又易变的学习娱乐需要。而多功能笛却一笛多能,一管多用。通过不同组件的拼接组合,能够像变魔术似地,变换成各种不同的吹管乐器,如竖笛、笛子、长笛、洞箫、葫芦丝、巴乌、喉管等,并分别演奏出不同音色和效果的音乐,从而给人以多样的器乐演奏体验。这是它的魅力所在,也是其它吹管乐器不可能做到的。

多功能笛可独奏,也可伴奏;可自用,也可馈赠;可当教具,也可作学具;可当拼接玩具,也可作演奏乐器。既能适应音乐教学的需要,又能满足游戏娱乐的心里;既能满足人们多样化的吹奏需要,又能激发人们的音乐想象力和创造力。因此,自问世以来,它便受到了人们的普遍青睐。在上海,一些年纪较大且吹笛不倦的夕阳妈妈们,还形象地给自己心爱的多功能笛,送上了“棒棒糖”的雅号。

四是以塑代竹,节约资源。传统民族吹管乐器大多以竹为材。要生产满足市场需要的各种产品,就必须耗用大量的竹材。我国是产竹大国,但制作吹管乐器的竹子却比较短缺。这一方面,是因为在众多的竹子中,只有苦竹、紫竹等少数几个品种可用,而这几个品种中的优质材料,又十分稀少。另一方面,是因为竹子都有一定的生长周期。制作吹管乐器的特定竹子通常要有五六年的竹龄,采伐以后还要储藏若干年才能使用,因此成材周期普遍比较长。近年来,随着传统笛类乐器产量不断增加,各地适用竹子的采伐量也在逐年增大,乐器制作产业的发展壮大与优质竹子资源相对短缺之间的矛盾日渐突出,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并影响了民族吹管乐器生产的发展和品质的提升。

多功能笛以塑为材,注塑为笛,把塑料材料引入到乐器制作领域中来,使之成为天然竹材的替代用品,从而拓展了民族管乐制作的材料领域,开辟了民族管乐标准化机械化生产的新天地。不仅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天然竹材消耗,减轻了民族吹管乐器生产的材料压力,保护了天然植物资源,美化了自然生态环境,而且克服了传统笛类乐器生产以竹为材,规格不一,经验为先,手工操作,工序繁多,成本偏高,无法实行机械化、自动化批量生产等弊端。不但减少了生产环节,而且节约了人力资源;不但减少了自然资源的消耗,而且降低了最终产品的成本;不但增加了产品产量,而且确保了产品质量。为民族吹奏乐器生产的可持续发展,闯出了一条新路。

五是价廉物美,易于普及。多功能笛以塑料为原料,实行标准化科学设计和工厂化规模生产,不仅降低了产品成本,而且提高了产品产量,因此,与传统竹制的笛类乐器相比,销售价格本就不高。而作为发明家的许国屏,为了“让更多的老百姓,尤其是农村的孩子能买得起它,来学习我们的民族音乐”。(《许国屏与吹笛老人的故事》第75页)又坚持分文不取本该享有的专利费。这就使多功能笛的生产成本得到了进一步降低。目前,一套普及型的多功能笛,售价不到30元,大概是当今中国市场上最为价廉物美的民族乐器了。这种几近“白菜价”的乐器,显然是绝大多数国人,那怕最贫穷的,都买得起的。而人们只要肯花这点小钱,就可以很快拥有一套既实用又时尚的多功能笛,就能够圆上美好的民族器乐学习之梦。

当前,我国已经进入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时代,人们在物质生活不断改善的同时,对民族音乐文化的需求也在不断提高。多功能笛是民乐学习的好乐器,也是艺术生活的好伴侣,更是时尚潮流的新装点。新时代的人们如有志于学习民族吹管乐器,尝试以最少的投入去获得尽可能多的民族器乐体验,那么许国屏的多功能笛,便是不错的选择。

[align=right][color=#000066][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6/12 15:38:33编辑过][/color][/align]



 网友观点
编辑推荐
视觉秀
一周热评
一周热点
网站群:学院官网 | 中共文化和旅游部党校 | 全国文化干部网络学院 | 全国基层文化队伍远程培训网 | 文化政策图书馆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管理教学研究案例馆 | 艺术学院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 京ICP备06023340号
联系电话:010-69268476 Email:webmaster#ccm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