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艺术 - 艺术 - 正文

青椒的故事

2018年4月16日 阅读478次 徐循华专栏 【字体: 上一篇<<>>下一篇

 

芦苇长得比人还要高的时节,通扬河两岸的女人们就在腰上束起围裙,趁空儿去大河边打柴箬子(阔边的芦叶),或者蹲在跳码儿上淘洗糯米,准备着裹粽子了。这天一早,天刚麻麻儿亮,陈三儿的老婆起得比以往都要早,她早起可不是去打箬子的。她麻利地到门口菜地里揪了一把小葱,在井台边的水池上哗啦哗啦冲洗干净,切成了半寸长的葱段儿,又打了几个鸡蛋调在小面里。她一个人在锅门口烧锅,锅子烧热了,又忙跑到灶角上,往锅里倒上油,摊了一大锅的摊饼。看着摊饼快要熟了,用菜刀在锅里划了个“米”字状,再端着油碗、用勺子箍了一圈的香油,登时的就满屋子香气。焦黄的摊饼夹杂着葱香,诱人得拉涎。她和男将头一天下午在自家的大棚里忙活了半天,摘了满满两大麻袋的青椒,约了本村开摩托车做送货交易的赵二小今早一起去县城卖青椒。请人来家做活计,她得备好早饭。

陈三儿的女人听到摩托车轰轰的响声由远及近,最后在自家的大门口熄火了,就连忙在围裙上擦擦手跑到门口打招呼,又赶紧回屋把油汪汪的摊饼端上了桌,盛上两大碗米粥,萝卜干子刚刚在摊摊饼的油锅里炒过,香喷喷的。两个大男将边吃早饭边谈闲:小时候就巴望着过节,以前过节的时候,生产队就会分点儿粮,发各种买杲昃的计划票,肉票啊,布票啊。我小时候过端午节时能吃四个花生米的粽子,都吃伤了胃。赵二小嘴里嚼着摊饼附和着:哎嗨,是的啊,现在好像日鬼了!进入九十年代后,人们对过节越来越不像以前那样看重了,一点儿都不热潮了,闷声黠气的。日子好过了,不愁吃、不愁穿的了,想吃肉,天天有的卖。肉呢,也不如我倈小时候那么香了,日娘兴的!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就把装在盘子里的一锅摊饼吃光了,碗里的米粥也吸溜吸溜喝光了,搁下筷子就去把两只鼓鼓囊囊的大麻袋绑到摩托车后边。上了车后,赵二小的脚踩在油门儿蹬子上,对坐在身后的陈三儿说:我做生意呢是亲兄弟明算账、先小人后君子,看在我倈两个从小儿摸屌儿长嗄大的份儿上,我只收你的汽油钱,给别人送货到县城全是二十块钱一趟,给你呢我就不要工钱了,只收十块一趟的油钱。可好?陈三儿连连说好,卖完青椒就付钱。赵二小这才使劲一踩油门,轰的一声开往县城。

到县城徐家坝菜市场时已是八点多了,菜场上剩下了一些老头老太提着菜篮子在慢慢的踱着步转悠。陈三儿在菜市场转了一圈,傻了眼,菜贩子们卖的青椒才五角钱一斤!他的心顿时就凉了半截:日妈妈的!年初乡里分管农业的副乡长到村里做动员,鸡嘴说成了鸭嘴,要调整农业的产品结构,种粮食不赚钱,要求家家户户铲了麦子改种青椒,青椒比小麦更赚钱。副乡长还说,县里组织各乡镇负责人到山东的平度和寿光县考察过了,那里的农民就靠种大蒜种韭菜出口到韩国,家家户户都发财致富啦!看着菜市场里堆积如山的青椒,陈三儿心里直喊晦气晦气:听了乡长活嚼蛆,家家户户都铲了麦子改种青椒,这下子屌得了,青椒的价格跌的还不如小青菜了!赵二小劝陈三儿说,如果蹲在这里卖,两大麻袋的青椒卖一天也卖不掉的,倒不如卖给搞批发的蔬菜贩子吧。找到搞批发的老板,一副爱理不理的死刑样子,嘴上叼着根香烟,边喷着烟边狗逼倒灶的:今年真是见鬼了,块块都在种这种肉子厚的青椒!县政府的那些官老爷就喜欢坐在办公室里拍脑袋,开大会说的吐沫星子直飞,非要老百姓改种青椒,种了呢又没人收,都烂在地里呢。这种青椒又不辣、酱厂都不收的,做不了辣酱。好多乡的菜农都直接砍倒在地里做农肥了。你非要我收?一麻袋顶多给十块钱,不卖拉倒!我收了送饭店?你倈说说看,老逼大个县城,能有几家饭店?一天又能吃掉多少青椒啊?你倈还说我心黑?切,个日娘兴的,日妈妈的我还不想做这个折本的交易呢!

回到池汪村后,陈三儿气呼呼地对老婆说:以后不能再信他倈乡政府的狗日的活嚼屌子了!他倈反正月月有工资拿的,我倈信了他倈的,跟嗄在后头攉,苦了几个月,贴工又贴本,到了临了儿会喝西北风儿的!



 网友观点
编辑推荐
视觉秀
一周热评
一周热点
网站群:学院官网 | 中共文化和旅游部党校 | 全国文化干部网络学院 | 全国基层文化队伍远程培训网 | 文化政策图书馆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管理教学研究案例馆 | 艺术学院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 京ICP备06023340号
联系电话:010-69268476 Email:webmaster#ccm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