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艺术 - 艺术 - 正文

通扬河畔的男人们 · 王六儿

2018年2月12日 阅读1804次 徐循华专栏 【字体: 上一篇<<>>下一篇

老街原先很小,小到街东头脾家(方言:脾气)暴躁的马马儿(女人)打伢儿、街西头能够听到细拿宝儿嚎嗓的哭声。

西街的老王家,四间瓦屋门朝北、沿街做专卖陶瓷的店面,后面的四间住房临河。老王家世世代代靠水而居,人丁兴旺,祖上几代人都以行船为生,成年男人几乎一辈子待在船上。头一趟到扬州城东,停泊在湾头,往船上装七八个瓮子的酱菜萝卜干,接着就是摩登呢、咔叽布、府绸等各类布匹。布匹多而轻,必须再装上一块压舱石。装好船后,从扬州的茱萸湾起锚,途经宜陵、泰州、姜堰、曲塘、海安、如皋,在通扬河上行走十来天,才能把货送达南通城里的商家。调转船头,再从南通城里的濠河进入长江,不紧不慢的摇到江南的宜兴,采购一批大大小小的头坯缸、米缸、炒米坛子、酱油坛儿、醋罐子,把几十套式样不同的瓷盘子和上百件大碗二碗汤碗层层叠起,用草绳捆扎好,一件一件裹上蘘草后放入水瓮米缸里,小心翼翼挑上去装船。再过一个月就要过年了,老百姓会上街置办年货,而这些陶瓷日货总会很畅销的。在歇过一夜、缓过劲儿之后,第二天一早老王先起来到船头烧锅腔儿、煮好了一锅薄糁儿粥,再上岸买了几只烧饼,爷儿仨一事一档的吃过早饭,老王才吆喝两个儿子扯起篷布,慢慢悠悠地将船掉头,趁着江风回老家……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国家掀起社会主义改造的高潮,把行船的、开豆腐作坊的、做鞋制帽的、开澡堂子的、烧老虎灶的……这些资本主义工商企业统统实现公私合营。于是,老王一家就在劳动中逐步被改造成自食其力的社会主义劳动者和工人阶级了。老王家门口原先开了几十年的陶瓷铺子,公私合营后,成了供销社下属的一家陶瓷日杂商店。老王快到退休年龄,就在自家隔壁的老虎灶上班,负责卖开水给街上的居民,他非常高兴地变成了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企业职工。他的几个儿子也分别得到安置。最小的王六儿,原来跟着父亲和几个哥哥在船上摇橹拉纤的,被安排到县交通局管辖的运输公司下面的西场搬运站当工人。到了七十年代,通扬河上大大小小的木船慢慢地就不见了,换成了装着柴油发动机的驳船,一条大驳船噗噗噗噗拖着十来条水泥船缓缓行驶在河面上。乡下人把轮船叫做“机器快”。父亲和几个哥哥上岸了,只有王六儿还继续在通扬河上跟着 “机器快”四处漂泊。

老在水上漂,老婆很难找。后来经媒人介绍,王六儿到街对岸的红旗大队第七生产队一户人家做了倒插门女婿,总算有了一个家。他送的定亲礼,有一丈二尺不要布票就可以买到的“的确凉”花布。九十年代,陆上交通越来越发达了,新修的大马路四通八达,通扬河上的“机器快”也终于停了航。王六儿在父亲死后才终于离水上了岸,继续在搬运站当装卸工,只是由原来的跟船,变成了跟大卡车,继续跑长途搞运输,直到退休。

通扬河畔的人们,总是这样的逆来顺受,活得酸痛与艰辛。活着的时候,就得像工蚁一样不停地劳碌奔波,直到眼睛一闭、才算走完不停挣扎的一生,仿佛在通扬河上行船,总算到了终点码头;又像春天里开在大地上不起眼的野花儿,到了秋天开始枯萎,直至最后轻轻地颤动一下,凋零、飘落,重归尘土。



 网友观点
编辑推荐
视觉秀
一周热评
一周热点
网站群:学院官网 | 中共文化和旅游部党校 | 全国文化干部网络学院 | 全国基层文化队伍远程培训网 | 文化政策图书馆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管理教学研究案例馆 | 艺术学院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 京ICP备06023340号
联系电话:010-69268476 Email:webmaster#ccm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