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艺术 - 艺术 - 正文

通扬河畔的男人们 · 李木匠

2018年2月11日 阅读2063次 徐循华专栏 【字体: 上一篇<<>>下一篇

进入腊月,住在大河北边的李木匠每天晚上就要坐在床上沾着吐沫翻账本儿,一边用支圆珠笔不停地在上面划来划去。做了一年的活计,全记在这个账本儿上。

乡下人过日子,实在不容易。一年四季无论刮风下雨,在土地上劳碌的头都抬不起来,辛辛苦苦的一年忙到头,到了年底,眼睛紧紧盯着会计飞快拨拉着的算盘珠子,算着各家各户与生产队的集体往来帐,一户家庭起码六七张嘴,能够不要倒贴、多少还能有粮食分、混个全家不饿就谢天谢地、很不简单啦!在乡下,当家的男人更是不容易。之所以男人衰老的快,是因为当家人的心思重哦:看着儿女们渐渐长高,心里就一天比一天的沉重。一过八月半,当家男人的两条眉毛愁的都快要打结了:姑娘成过亲快要出嫁了,总不能让宝贝女儿摇着两个膀子、空着两只手跟着她男将(丈夫)厚着脸皮跑去婆家,那样的话,不仅自己这个大男人没面子,女儿在婆家一辈子都会抬不起头来的;眼睛一眨雄鸡变母鸭,两个儿子嘴唇上原来细细的不显眼的茸毛,一天天的变黑变粗、长成胡子长大成人了!总不能没出息到把儿子送到别人家去当倒插门女婿吧?唉!生了女儿盼儿子,儿子生出来了,顶多也就高兴过七八年,越养越犯腔(方言:不听话),长大成人了又要花钱替他找马马儿(老婆),真是个花钱的猪元帅(方言:花钱的主儿)嗷!定亲,是第一笔钱;下聘礼和通话(媒人召集双方父母一起商讨下一步的婚礼细节)是第二笔钱;拾掇新房,第三笔是大钱;操办婚宴带新娘子是最大的一笔,收的人情帐是绝对不够办婚礼的花销的。一切都停当之后,小两口儿开始恩恩爱爱过日子了,父母再慢慢替儿子还债。乡下人为儿女制办嫁妆、翻建或修缮自家的住房,总归要省吃俭用好多年。好在乡下有个沿袭了很多年的不成文规矩和习俗,匠人的工钱可以在过年之前结帐。所以,乡下人习惯把过年称为过“年关”。

一过腊月半,李木匠就得骑着脚踏车、撅着屁股四处奔波,带着笑脸儿去收账。李木匠的手艺,在大河南北、方圆三五十里的口碑一直都很好,为人也是老实得没得命,是个远近出了名的老实墩儿,做的木工活儿那是一个刷刮,丁是丁卯是卯,从不耍滑头更不会偷工减料。手艺好、人品好,请他去做活计的就多,欠的账全记在这个小本本儿上。到年底收账就要跑个十来天,每天起早带晚的骑脚踏车,屁丫膀儿(方言:屁股瓣儿)上的皮都要磨掉一层。李木匠收账有个技巧:一冭斧(斧头)下去,必须斫个准。一个黄豆一个屁,要摸准了第一户人家必须有钱付账,这样下去心理上有自信,收账才会顺当。第一天跑下来,有两个主家说好话、抱怨年辰不好,恳求缓到年三十夜上午。李木匠把跑了一天收的票子数了又数,还不够上缴生产队的误工费。

腊月二十八的傍晚,李木匠浑身是汗骑到一个叫洋蛮河的村子,姓王的主家正在和亲家公淘气杠嗓、热火朝天,邻居们围着看斜头儿(方言:看热闹)。李木匠在门口听了一会儿总算听出点儿名堂经:国庆节才结婚的小两口,夫妻不和,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王家的儿子脾家(方言:脾气)又不好,一杠嗓就动手,把媳妇身上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媳妇开始还能忍,半年下来,挨打的吃不消了,媳妇觉得这样的日子再也捱不下去了,就绝望的跑回娘家号丧,一边哭着一边数落丈夫的坏处,责怪父母看错了人、坚决要闹离婚。李木匠叹了一口气,心想今天这一户算是白跑了、明天再来吧。

太阳在缓缓地下落。天很冷。夕阳照在弓着腰骑脚踏车的李木匠后背上,远远望去,显得有些苍凉和苍老。李木匠心里暗暗想,年关不好过,收账真不是个好交易哦!



 网友观点
编辑推荐
视觉秀
一周热评
一周热点
网站群:学院官网 | 中共文化和旅游部党校 | 全国文化干部网络学院 | 全国基层文化队伍远程培训网 | 文化政策图书馆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管理教学研究案例馆 | 艺术学院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 京ICP备06023340号
联系电话:010-69268476 Email:webmaster#ccm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