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艺术 - 艺术 - 正文

通扬河畔的男人们 · 张歪嘴

2018年1月12日 阅读1362次 徐循华专栏 【字体: 上一篇<<>>下一篇

张歪嘴是我们那个地方的神汉。他会看老黄历、还会跳大神,乡人的婚丧喜庆都找他看日子。他戴着顶灰朦朦的破毡帽,折张黄纸塞在额前作帽檐,眯着一双老鼠眼,一边用枯树枝般的手指在舌尖上沾唾沫一边翻黄历,嘴里嘟嘟囔囔念念有词。他还有个本事就是掌握有很多治疗疑难杂症的偏方和秘方,谁家有个头疼脑热的,他会把脉、抓几把药草让病人回去煎服,病得严重的就去主家跳大神。治好了的,人家提块猪肉或拎袋白米来答谢;治不好甚至死了呢,乡邻也不会追究。因为张歪嘴有句至理名言:“治得好的是病,治不好的是命。我能治病,但治不了命。”

乡间传说国共内战期间国民党抽壮丁时,他用一剂古怪的药膏在手脚上涂抹一下,乡里的青年人立即就害了烂腿烂膀,因此躲过了一劫。但他却一辈子也没能治好自己独子张大嘴的毛病。这个毛病的成因,上了岁数的老人是这样说的:张大嘴小时候在河里洗澡,看到一个穿便装的地下党人用一把割麦子的镰刀把一个内奸的喉咙割了,内奸倒在河坎上,双腿在河坎上蹬了很久很久,把芦苇蹬得直摇晃,从脖子刀口处喷出的鲜血喷在芦叶上吱吱直响……张大嘴受了惊吓就落下了病根。这个毛病小时候不知道,到了娶媳妇圆房之夜才发现不能行男女之事。张歪嘴用尽了偏方和祖传秘方,就是不顶用。也有老人振振有词地说,是抗美援朝和美国佬开打之后,张大嘴娶亲那天,政府征兵的宣传队伍浩浩荡荡经过张歪嘴家门口时突然敲锣打鼓放鞭炮,张大嘴吓得从新娘子身上滚到踏板上、还可耻地尿了裤子。还有一种说法是,抗美援朝政府征兵时,张歪嘴暗地里和政府作对使坏、帮村里的年轻人在手脚上涂药膏,被眼睛雪亮的群众检举揭发,正好赶上“三反五反”运动,乡政府就声势浩大批斗破坏征兵工作的坏分子。要不是张歪嘴主动及时向政府献出治愈烂腿烂膀的药方和治冻伤的秘方,差点就被拉出去枪毙了。张大嘴帮着父亲碾药、狼狈为奸没主动揭发,也被拉到批斗大会现场陪斗,被一浪高过一浪的怒吼与震撼人心的愤怒场面吓出了毛病……不管什么原因,张大嘴上过床的媳妇跑了。

张家不能断了香火啊,张歪嘴就做主帮大嘴抱养了个孩子。这个孩子从小就和我同学,因他两颗虎牙外龇,嘴唇又特厚,我们给他取了个绰号“翘嘴儿”。翘嘴儿从上学第一天开始就赖学,经常早上才被歪嘴祖父边打边往学校赶,午饭后又被大嘴父亲用绳子捆着押送到教室。挨打的时候,翘嘴儿哭得像猫叫春似的,难听死了。翘嘴儿上到初中就辍学了,在生产队帮祖父和父亲挣工分过日子。后来分田到户,他把土地扔给祖父和父亲,学了瓦工手艺、外出闯荡,跟着建筑队到新疆打工,挣了钱、娶了个大屁股老婆。张歪嘴见到重孙那年就离世了。翘嘴儿把孩子扔给大嘴父亲,自己带着大屁股老婆继续在新疆闯荡江湖,不几年就玩大了、当上了包工头,在村里给大嘴父亲建起一栋三层小洋楼。每次回老家过年时开着豪华越野车,一路尘烟开到家门口。前几年,翘嘴儿从三十多层的高楼上失足摔下,父亲张大嘴听到儿子摔死的消息就倒地而亡,翘嘴儿的大屁股老婆则带着孩子留在了新疆。

往日热热闹闹的张家,而今死寂一般。院子里的草,长得比人还高。



 网友观点
编辑推荐
视觉秀
一周热评
一周热点
网站群:学院官网 | 中共文化和旅游部党校 | 全国文化干部网络学院 | 全国基层文化队伍远程培训网 | 文化政策图书馆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管理教学研究案例馆 | 艺术学院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 京ICP备06023340号
联系电话:010-69268476 Email:webmaster#ccm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