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艺术 - 艺术 - 正文

通扬河畔的男人们 · 刘大麻子

2018年1月11日 阅读1533次 徐循华专栏 【字体: 上一篇<<>>下一篇

通扬河畔的男人们 · 刘大麻子

刘大麻子脸上并没有麻子。他是我们那一带的名人。据他说他年轻时跑到盐城参加过新四军。他还有板有眼地说他扛着铡刀杀过大把大把的日本鬼子,杀鬼子如切菜,杀红了眼砍得人头如瓜滚。因为杀人多,众乡亲才叫他大麻子。上小学一二年级时,学校经常请贫下中农代表给全校师生讲光荣的阶级斗争革命史。刘大麻子在大队部的大会堂主席台上眉飞色舞、唾沫横飞讲故事——

年轻的时候,我跟着老四爹(苏北一带对新四军的尊称)干革命,打土豪、分田地,就是斗地主、吃香的、喝辣的。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我跟着一个老四爹去丁所街上锄奸。那个坏怂正在跟他的细马马儿(女人)弄得热火朝天呢,老四爹抬手就是一枪。嗳呀,没得命啰!驳壳枪卡住了!刘大麻子关键时刻就开始卖关子。他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水,一抹嘴接着往下说:老四爹猛虎一样扑上床、死死摁住汉奸坏怂的头,我从屁股后面拔出杀猪刀死命的戳坏怂的脖子,戳一下,血,热烫烫的,直喷!再戳,人就软了,死狗一样瘫在床上了。那个细马马儿吓得直喊妈妈哎妈妈哎。我来火了,一刀扎在她白搭搭的奶子上……我们对大麻子肃然起敬。

后来,学校响应上面的号召开展“忆苦思甜”活动,校长找不到能在台上滔滔不绝又能吸引学生眼球的,只好又把刘大麻子请来,事先跟刘麻子说好这次不讲阶级斗争故事。大麻子一根筋,他到处作报告说顺嘴了,还是把这一段精彩片段重复了一遍。接着才开始进入忆苦思甜章节:“跟着老四爹,那是吃香的喝辣的!唉,到了六二年,那个苦啊,大家都没得吃,饿的啃树皮、吃番瓜叶子啊山芋藤啊,实在没得吃的,只好去讨饭……”贫下中农协会的吴大头本来坐在主持人位子上打盹儿,忽然一激灵、愣了一下,突然捶了一下桌子:“刘大麻子哎,你又活嚼大三光,麻田的跑到菜地里,活搞卵子啦!六二年已经是解放后啦!你老糊涂了,颠三倒四的咯,你下去歇下子吧。” 

我问过我父亲,刘大麻子说的可是真事。父亲说:反正有影子的。刘大麻子可惜了,解放军大部队集结在如皋江岸准备渡江的时候,他被江边的一个细姑娘迷住了,死活不肯渡江。我曾经问过大麻子为什么不肯过江,他说他一个班的战友在打东台、打海安、打李堡、打如皋的时候都死光了,他的腿在打如皋时中了弹、嵌在骨头里取不出来、再也走不动了,要歇歇。嗨呀,要不然的话,大麻子哪里会是现在这个怂样儿!人啊,这就是命,唉!父亲长叹了一声。



 网友观点
编辑推荐
视觉秀
一周热评
一周热点
网站群:学院官网 | 中共文化和旅游部党校 | 全国文化干部网络学院 | 全国基层文化队伍远程培训网 | 文化政策图书馆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管理教学研究案例馆 | 艺术学院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 京ICP备06023340号
联系电话:010-69268476 Email:webmaster#ccm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