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艺术 - 文化 - 正文

全新剧种“侃唱会”创作谭

2018年10月10日 阅读1293次 陈圣专栏 【字体: 上一篇<<>>下一篇

全新剧种“侃唱会”创作谭

作者:陈圣

侃唱会是什么

“侃唱会”是一种全新的舞台表演艺术样式、一个全新的剧种。由艺术家陈圣于2010年底原创于广州;

“侃唱会”既是一种人为倡导的生活方式,更是一种集“说唱演舞、诗乐书画”等众多可为剧所用的手段、技法于一体,高度文化、艺术化了的舞台表演艺术样式,就是中国传统戏剧的流变与再生;

“侃唱会”以2010年亚运专场演出:《城·事·人》陈圣、谭畅作品侃唱会发韧,继而,以侃唱会《愉·阅》、《微时代语音》等多部原创剧目(与著作)别样亮相,引人关注与思想。至今,“侃唱会”已经不仅止于舞台剧目的创演,正在文教、公益事业等领域悄然使力。

“侃唱会”的由来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本人学艺、从艺。追随戏剧在下坡路上挣扎、历练。为了扭转地方戏剧的颓势,剧团不但在体制上开始改革——将铁饭碗打破,更在剧团的生命——剧目上下功夫:改良唱腔、新编故事、创新舞美,甚至不惜弱化传统器乐,让电声乐队唱主角,来迎合热衷唱跳流行歌、交谊舞的老百姓。而,将历史、名人、传说、典故,文化符号放大入舞台剧,甚至,把国粹——武术等搅入憋足的爱情故事去类型化复制,在各省市院团开花结果则几近盛行了十余年。其中,不乏模仿外商或与外商合谋,把中国传统文化当噱头去忽悠外国人,或出口转内销让国人开洋荤的“成功”舞台剧案例。近年,把国外数十年来的流行“中国化”(由国人用国语演绎给国人“开眼界”)又成了流行。还别说,在票房甚是成功。至于体制,截止2014年初,全国上下大小文艺院团或早或晚多数都变“公司”了。改变的是体制,不变的是意识;不仅是管理观念,创作理念、模式,财政投入、剧目采购机制等,均换汤多换药难——“切合实际”的花样倒是时有折腾翻新。于是,演员将艺术事业现实为生存家业;创作者化热情为抱怨直至失望到意冷心灰。院团呢?也就半死不活了。那么,又有没有院团创演老百姓看得起、愿意看的舞台剧呢?有!近年,就在上述背景里坚守与熬练、破土而出的老百姓愿意接受、乐于欣赏的剧目与类型就有不少。这些剧目与剧种,多数由尚在体制(如本人)或已经辞别体制的“艺痴”痛定思痛,几经试验,淘劣存优,最后得以成活于演艺市场的心血结晶。其中,就有“侃唱会”。

“侃唱会”诞生于2010年11月25日,亚运专场演出《城·事·人》陈圣、谭畅作品侃唱会。那时,观众多到部分“上帝”被挤在阶梯座椅边的台阶上。之后,“侃唱会”剧目系列以难产的节奏,陆续创演出《愉·阅》、《微时代语音》等作品。

“侃唱会”的生存资本地方戏剧(曲)成熟于“那时代”,有的是“那时代”的气息、价值与审美趣味,能从数十数百年前活至现在已经很不简单,可惜“年老色衰”,“申遗”无法避免。传统戏剧进入了博物馆并不代表已经消亡,其优质的文化基因肯定会得到传承。本人从艺数十年,参与、目睹无数的剧目、活动、工程,成功的经验、失败的教训多多。思考与实践渐渐结晶——“侃唱会”就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文艺基因传承。当然,“侃唱会”不等同于一般的地方剧种。它是陈圣本人的原创,更是时代的产物、时代的必需。“侃唱会”出生于“本时代”,这个“本时代”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去到那个“本时代”,进而延续其生命力。为何?首先,得益于其系列剧目可以成为永恒的主题——善与爱的潜传。侃唱会《城·事·人》、《愉?阅》、《歌手的流浪》、《微时代语音》等作品,虽然剧情各异,但是传导的诉求与核心价值却大致相同。以后的剧目也将如此。这与其说是陈圣在创作时主观植入了个人的价值观念,还不如说是这个世界需要施布善意、养育爱心。因为,人与人、人与自身不缺矛盾和纷争,武力、怒火解决不了,唯有善爱是最好的平衡、协调剂。如:《歌手的流浪》的剧中人,明里,音乐硕士兼流浪歌手、社工、“二世祖”老板、农民工子女,几者各有轨迹互不相干,却缘于爱心而相识相连并相帮,这就是善之力!其次,是“侃唱会”的生活气息与艺术质量;就在身边的人物、情节与故事,在重质轻量的艺术要求下,自有其包括鲜活、深度与余味无穷在内的审美情趣与价值。上述剧目的剧本与音乐,通过不断地给各年龄、职业人群进行口头演绎,观察受众反应、听取意见,耗时数年才最终完稿。它,不是居高临下地“接地气”,而是就在地气里长育。再有就是,低成本、易运作、可实操与艺术导向意义;这是“侃唱会”的又一法宝。这么多年来,专业舞台上出的“大作”以数百计;阵容庞大、物资繁多、成本高昂。因为“大”而曲高,因为“大”而短命。

“侃唱会”系列剧目《微时代语音》;几个人、一台戏,注重内里,淡化形式,轻车简行。演出方不劳碌,经纪方不沉重,观众很轻松。当然,本人很头痛演员,这年头,音乐艺术院校与学生是越来越多,出了不少“专才”,你果真需要“全才”,哪怕找几位除了会说“观众朋友们你们好吗?”之外的几句对白的歌手,你也得把他们全裁掉。艺术院校的教育也得“接地气”(近年有新气象),这是另话。

“侃唱会”的存长

“侃唱会”暂时没有附饰行政力量与官方背景,传播有难度。却缘于旺盛的生命力与“草根”气质,注定由民营文艺企业添柴加油开枝散叶,令更多的观众喜闻乐赏。本来,剧目、样式的创演、运用和民营国营、体制内外扯不上关系。可是,生于“专业”的“侃唱会”为什么要“寄生”于“民营”来育长呢?有历史就有习惯、模式与审美的固化,包括“我就是专业”的自视过高——这是优劣均特别明显的老国有文艺院团的特点与事实。而,民营文艺企业,没历史也就少包袱,多的是现成经验的吸收,少的是“摸着石头过河”的成本付出。更重要的是,来自于民,出身带泥土,有想做事、好做事、必须做好事的冲劲和压力。事实表明,民营文艺企业同样能诞生专业艺术,而且不排除更专业、更多元,老百姓能获得更为丰富的文艺产品的真实惠。当然,这涉及到政策共享。就如,假真国内开放石油市场,中石油、中石化就不会一边猎取超级暴利,一边叫穷要奶喝。而消费者真能买到质价相宜的油品。民营文艺企业不怕竞争,恐惧垄断,呼唤共享公平的文艺政策。不期望文艺政策向民营倾斜,只需要职能部门少干预、多信任;少指导,多放手。如此,包括“侃唱会”在内的“新生儿”才会真正有更好的出生机会、成活几率与发育空间……

——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说明“侃唱会”类作品来自于“民”,适合于“民”,需要“民”去滋养,需要“民”来养活,更需要“国”给机会!至于“侃唱会”的原创者,就算冒着明眼人都知道的,断掉“国奶”国有文艺院团悉数断气的危险,陈圣肯定仍会忠心于专业艺术院团。获纳税人养了数十年,有情结是主要因素。其次,本人觉得国有专业艺术院团、艺术创作还大有可为。只是需要哪些人去为,怎么为的问题。如何为?归结于“德能勤绩”——哈哈,好像考核官员。其中,“德能”是关键。二者又归结为与侃唱会的核心主题一致的“善”。——春天肯定会来,只是时间早晚与你是否愿意付出(有为)与等待(有时间)的问题。

“侃唱会”的未来实话实说,“侃唱会”是一个集说话、奏乐、歌唱、舞蹈、书法、绘画、动漫等众多可为剧所用的手段、技法于一体的大杂烩,就是传统戏剧的流变与再生。待到“那时候”——国人整体素养提升了,中华民族真正复兴了,真正告别了什么都想要,什么都好像能得到的混沌物质主义时代,它会被提纯。



 网友观点
编辑推荐
视觉秀
一周热评
一周热点
网站群:学院官网 | 中共文化和旅游部党校 | 全国文化干部网络学院 | 全国基层文化队伍远程培训网 | 文化政策图书馆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管理教学研究案例馆 | 艺术学院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 京ICP备06023340号
联系电话:010-69268476 Email:webmaster#ccm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