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艺术 - 文化 - 正文

艺术是“玩”出来的

2018年8月10日 阅读1464次 陈圣专栏 【字体: 上一篇<<>>下一篇

艺术是“玩”出来的

侃唱会《树·人》自幕后“耍”到台前

日前,国内首部美育题材原创亲子剧侃唱会《树·人》在广州开玩;圈中好友、街坊邻里、媒体同好欢聚剧场,参与表演同喜共乐,别开生面地“耍”出了一个十分“火爆”的夜晚——至此,侃唱会《树·人》“美育”序幕悄然拉开!

参与者感觉《树·人》别样好玩,玩出了童真、情味与自然,以及各人各异的想思和观感。

那么,侃唱会《树·人》到底是怎样创演出来的呢?

重声:“艺术是‘玩’出来的”

“玩”,需要储备充足的游戏能量与“美育”精神。

然而,游戏不是儿戏,儿童玩乐需要成人做“保险”。

侃唱会《树·人》

孩子们不但不需要大人“保驾护航”,而且俨然一个供各个家庭的小孩、大人开启心智的大大的“游戏场”;里边,无数或大或小或明或暗的“游戏”——戏人、戏己,问生活、“找”自然……

“玩”剧本

编剧原本在写另一个台本,写着写着思路转向,写出了《树·人》。剧中,全是现实与生活;“老师”有老师的影子,“孩子”有孩子的形象。“说、唱、舞、演”等都源自主动而为的亲子教学、玩耍与交流;不少素材与动机就是在与孩子的游戏中斩获,再,反哺教学与玩耍——渐渐,自然演变为孩子与家长自己自然的“说、唱、舞、演”。

“玩”采风

文艺创作不是、也可能诸事都得亲身体验。但是,脚必须踩实地,眼必须装实物。有山水可爬涉,就得使用自己的手脚去亲近、感知。可学可欣赏的东西实在太多,唯独不能放弃的是向大自然这个伟大的艺术家学习。

《树·人》采风不像“采风”,就是玩。去大自然,公园、山岭、码头、河涌、树林子爱花惜草着——玩。

孩子们都知道一句俗语:“大树底下好乘凉”。某次,玩的途中,眼见一大堆“木材”,被锯成一段段、劈为一块块。大家团聚合影,大人小孩都在“有镜头感”地笑,其实,身体在流汗,内心在流泪。

老师导演从不给家庭讲“环保”,也从未提及《树》剧有“精神环保”内蕴。一如采风不打横幅,不写“到此一游”,大家在没有“采风”意识中采风,正是“美育”——进行时。

“玩”训演

《树·人》的训练与排演,不拘泥于室内,不拘泥于练功房,不拘泥于剧场。会不时把家庭大人小孩“放”出去,去到野外去到公园,激发野性,释放天性。去到古村落菜市场艺术馆,去触碰真实,感受生活,丰富视野。

被蚊子咬了,喷点驱蚊水,继续排;被石头、树根绊倒了,爬起来,继续练;不小心弄出了鼻血,把头仰起来,歇一会,继续——训练、排练。

训演现场,往往,孩子忘记是在上课,老师“忘记”是在教学。和拿着剧本“玩”排练差不多,为训演备的教案,在训练中不是因人、地点、状况而“跑偏”,就是被不断地改来改去,永远印不成教材成不了“铁案”。

某回,在公园排练遭遇骤雨,大家躲在长亭下边,抓紧机会混在群众里历练《树》剧游戏(唱段):“请你把头抬”;一起躲雨的男女老少也不“怯场”,大方自然地参与,在拥挤中玩耍歌唱众乐乐。

——《树》剧很感谢这种“及时雨”。

“玩”讲座

同样设置电脑投影PPT,“树·人讲座”却,不形成依赖,无它不能开讲。唯一不可或缺的“必需品”是人。不怕人多,也无需分人口“层次”与“质量”。来的人都能“玩”,人越多越热闹。

通过一些简易、干净的游戏,浅显、明了的语言与案例,来,传授文艺素养、普及艺术常识、纠偏文艺观念。

亦如,侃唱会《树·人》“领家长看,带孩子玩”,树·人美育讲座突出关键词:

“侃唱会是一种生活方式。”

“享受生活、玩是一种能力。”

“无分职业,人人都可以很'文艺'”

开发、引导各家大小“玩”;告别纠结与寡趣,远离庸俗与无聊,有“美感”地“玩”出善意与爱心、温情与暖意。

“玩”颁奖

在比赛、活动“泛滥”的现实环境里,侃唱会《树·人》也颁奖,颁发不一样的“荣誉证书”。

不一样在于:光有金钱买不到,光有时间换不来。

《树·人》的“荣誉证书”仅仅颁发给“树·人美育团”成员里的“小演员”(孩子)、老师(大人)。

“树·人美育团”萌生于2013年10月1日,小打小闹一晃近5年,应侃唱会《树·人》这部作品的诞生提速了生活力度。

“树·人美育团”每一位成员,均,经过长则数年短有数月的共事、观察、考验,以“什么老师出什么学生;什么家庭出什么孩子”的甄评标准发展而来。

“颁证”着重内里,淡化仪式。在游玩的路途,不经意于古树下、祠堂前、码头旁、艺术作品中把“不一样”的“荣誉证书”,以“不一样”的方式奖励给小宝贝。

“玩”舞美

仅看见舞美不是戏剧。更不是戏剧“美育”。

我们把侃唱会《树·人》的舞美泛化。囊括了的灯光音响道具。囊括了服饰化妆。甚至,涵盖对剧中的时间空间的构建……——破碎了课本理论——见谅。

里边,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木墩子的采用包括摆放位置都相当考究。道具全是我们“玩”来的。有采风玩耍搜罗到的;有索要购买到的;有交换得到的;有的,甚至是从“烧排骨”餐馆的火坑里抢救回来的。

《树》剧演出人数物资等等都上不了台面。没法在新闻稿上说:“得海陆空运多少吨物件、得花多少天装台、有多少人蜂拥在舞台、怎么挑战生命极限……”。

舞台上的物件的确沉重,都是淘来的实物。却,多少幕次看不到东西。偶尔有“舞美”出现,也是干净点缀,点到为止。

《树》剧物资装运,一辆皮卡轻松搞掂。

玩音乐

自然而然,《树》剧所有唱段男女老少都能朗朗上口。

其中,某些唱段的音乐动机、唱词,远比音乐制作、录音等“工序”要来得轻松与自由。

在,和孩子一起逗乐、游戏、讨论,或观察儿童在书吧里自由自在的活动中,我们挺自然地触碰、捕捉到《树》剧大部份音乐的创作感觉、素材。

譬如:《哈哈歌》唱词与旋律“那就是张嘴——啊,还要胆子大......”——鼓励大人小孩把嘴张开,大胆自信地说、唱;

《天天向上》词曲“一杯茶一本书一桌一椅一自己......”,很自然地规避了“悬梁刺股,砸壁借光”之类的课本“励志”故事与味道,也没有必须安静如木头的图书馆“规矩”声明。只见,《树》剧里的“众益书吧”很温暖,很明亮。大小宝贝大大方方地沐浴书香,在快乐中阅读,在阅读中游戏。

还有,《树·人》主题曲:“你种树,我种树......你写字,我写字,我们写,大大大、大大的人字”,唱段很是口语化,又非常有诗意——这种说唱的旋律让孩子很快就能记住,很快就能玩起来。“主题曲”没有刻意地树“正能量”。“强你强、强我强以及人之强;老你老、老我老以及人之老......”这种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性的词汇,巧妙融入“说唱”之中,让孩子在玩耍逗唱之中,自然形成非常愉快的记忆(此“玩”法也融入游戏编排、动作设计等等)。

“玩”演出

“领家长看,带孩子玩”是侃唱会《树·人》的引导词。无论台前幕后,所有参与者,可玩热闹,可看门道。全剧通场都在“玩”,从入场玩到剧终,谢幕还在玩。

《树》剧,观表象——注重“塑形”;近40个小孩、大人,人人不一样,个个很不同。她(他)们就是在自己演自己;说自己的话,乐自己的乐,独乐乐加众乐乐,“玩”出自己的趣味和自己所能理解、表现的意思与意义。

《树》剧,察内里——重在“塑心”;剧组大小“演员”的变化,充分体现在当日首演的舞台。这种“质变”是由长已逾两年,短则数月的训演“量变”而成。

侃唱会的训练体系,强调对艺术“自然人”的培养。表演者,“说唱舞演”均得适合适宜于自身。《树》剧训演过程,就是把各人理解或习惯了的“装腔作势、装模作样、哗众取宠”地“表演”全部送进垃圾场,把文化艺术之美灌输、种植到各人意识与观念深处的“玩乐”历程。

直至演出,大小“演员”们轻装上阵,好一番“玩耍”中,悄然引导受众寻找“种德”、“众益”、“树人”的多样“美育”路径,示范多种良方。

圈内人都知道,文艺创作与表演是智体力相结合的累活。侃唱会《树·人》亦然。大家在精益求精的追求里透支也恶补了各人的“精、气、神”。

当然,要多谢众人的颗颗“玩”心做支撑。

从侃唱会《树·人》首秀现场观察,国内首部美育题材原创亲子剧“玩”得很是悦目、十分暖心。

“玩”了这么多,“话痨”的核心话语是:

“男女老少,各行各业,人人都可以做'文艺人'。”

“真正的'文艺人',其存在会日臻干净、清爽、明亮——温暖。”

且让:“生活多一些艺术气息,艺术多一点生活味道。”

——家、生活、“生——意”,莫过如此?!



 网友观点
编辑推荐
视觉秀
一周热评
一周热点
网站群:学院官网 | 中共文化和旅游部党校 | 全国文化干部网络学院 | 全国基层文化队伍远程培训网 | 文化政策图书馆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管理教学研究案例馆 | 艺术学院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 京ICP备06023340号
联系电话:010-69268476 Email:webmaster#ccm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