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艺术 - 文化 - 正文

文化馆本体论刍议

2018年6月13日 阅读1785次 杜染专栏 【字体: 上一篇<<>>下一篇

文化馆本体论刍议

文化馆事业是我国群众文化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骨干和前沿。文化馆本体论是对文化馆的总体把握,是对文化馆的意义和价值的领悟和揭示。文化馆的本体论问题,把我们带到和哲学相关的问题——文化馆对象的存在问题上来。文化馆有两种存在对象,一个是以一定的设施场馆实体形态存在,一个是以公共文化服务及其产品的精神文化的独特的形态存在,两种存在相互统一,融为一体,在群众文化活动的实践中被体验和构造文化馆本体的存在方式,并在公共文化服务中与服务对象构造成一个统一的整体,而生成其意义。

“所谓本体,指终极的存在,也就是表示事物内部根本属性、质的规定性和本源,与‘现象’相对。而本体论就是对本体加以描述的理论体系,亦即指构造终极存在的体系。”[1]所谓本体论,卢卡奇认为,就是“历史基础上的哲学”。文化馆的本体论需要回答的是文化馆的来源、存在价值及发展方向,也就是要回答“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三个哲学终极命题。

文化馆本体论标示出文化馆及其公共文化服务的独特性质和构成,所呈现的是经验事实背后的事物本体,文化馆一切带根本性的问题无不同本体连结。文化馆本体论意味着文化馆在当代文化发展中的意义的根基和价值所在。

一、文化馆的滥觞

1915年,南京临时政府首任教育总长蔡元培倡导社会教育和通俗教育,在南京设立一个综合性的社会教育机构——江苏省立通俗教育馆,它是全国最早的一个通俗教育馆。1929年,国民政府教育部通令全国,将“通俗教育馆”改为“民众教育馆”,以其作为教育民众的中心机构。1927年开始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根据地和解放区普遍建立了俱乐部、列宁室、红角、业余剧团等组织,1935年开始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陕甘宁边区成立前和成立后的各个县市也普遍设立了民众教育馆,陕甘宁边区设立的这类民众教育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文化馆的滥觞。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国家设立中央群众艺术馆,省一级设立群众艺术馆,区县设立文化馆,街乡设立文化站。文化馆体系的机构和人员编制走向正规化,积极开展文化普及、宣传教育等活动,成为人民群众进行文化艺术活动的场馆。

关于文化馆的历史演变,郑永富主编的《群众文化学》一书中认为:“汉代乐府作为中国群众文化事业机构之滥觞,有其客观的依据。”[2]彭泽明在《中国文化馆(站)发展之路》一书中认为:“私塾、书院、社学是我国文化馆的起源;晚清时期的通俗教育演讲所是我国文化馆的萌芽;民国初的通俗教育馆是我国文化馆的雏形;民国时期的民众教育馆是我国文化馆的前身。”[3]谈祖应《中国文化馆学概论》一书转述文化部群众文化事业管理局编《文化馆工作概论》中的论断:“文化馆源于通俗教育馆”,“文化馆的前身是民众教育馆”[4]。吉林省群众文化学会编《文化馆学》提出:“在中国,民众教育馆是文化馆的前身。”“文化馆的名称是本世纪40年代末从苏联引进的。”“1949年,东北解放区开始建立人民文化馆,并将接收过来的民众教育馆也改名为人民文化馆。这是我国最早出现的文化馆。”[5]文化馆的起源是一个本体论问题,也是一个认识论问题,需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统一。文化馆与图书馆、博物馆、学校等事业机构不同,与民国时期国民党统治区的民众教育馆和日伪统治区的民众教育馆更是截然不同!文化馆具有鲜明的意识形态导向和文化政治意义,不仅涉及到人的文化权利,也涉及到文化领导权。卢卡奇在《历史与阶级意识》一书中说:“为社会意识而斗争,是与经济斗争同时进行的。而社会有了意识,等于领导社会有了可能。无产阶级不仅在政权领域,而且同时在这一为社会意识的斗争中,都在取得阶级斗争中的胜利”[6]。因此,不能笼统地说民众教育馆是文化馆的前身,需要重申的是:1935年开始中国共产党在陕甘宁边区成立前和成立后设立的新型民众教育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文化馆的滥觞。“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实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陕甘宁边区政府的各种机构都没有另立名称,因此,边区的民众教育馆与国统区的民众教育馆名称一样,但从其举办的主旨和任务上来说和国民党的民众教育馆却有根本的区别。边区民教馆是边区政府实施教育文化为人民服务、为抗战教育服务的社会文化教育机关,是真正人民的新型的群众文化组织。而国民党的民教馆,是它加强‘党化’教育民众的机构,许多民教馆活动有名无实,一些人在那里当官做老爷,很少民众去参加它们的活动。”[7]虽然在国统区的少数民众教育馆里地下共产党员、进步人士发挥了重要作用,使民众教育馆在改良民众文化、改善民众生计、塑造公民观念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从指导思想、发展方向、政治领导、机构性质和工作内容的本质上看,国统区的民众教育馆是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利益的国民党政府对民众进行的“民众教育”,应归为“社会教育”和“民众文化”的范畴。而解放区的民众教育馆是代表人民利益的陕甘宁边区政府的体现马克思主义人民主体的“革命的群众文化”,这个“革命的群众文化”是在共产主义思想指导下的新民主主义文化的一部分,它紧密地为革命斗争服务,它的创作和接受主体都是人民群众。分别处于国统区和解放区的这两个不同性质的民众教育馆,走的是两条不同性质的道路。正如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的:“在现在世界上,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对文化馆源头的认定,不仅是学术问题,也是政治问题,这是在思想认识上首先需要廓清的。如果追溯现在文化馆的源头,比新型民众教育馆更早的在苏区各地方和工农红军中普遍建立的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基层文化组织——俱乐部、列宁室则是文化馆的重要源头。“苏区是中国共产党人建设自己政权和文化的开始”,“在中央苏区建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雏形”[8]。那时候军政基本在一起,文化运动与工农兵相结合。在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立后,红军建立宣传员制度。“1929年,闽西革命根据地便开始建立俱乐部。”[9]“早在1929年末或1930年初,苏区各区乡就创办了俱乐部。”[10]“苏区群众性的文化组织很多,俱乐部、列宁室、剧社、剧团、宣传队和各种研究会等,从部队到地方,从机关到学校,从城镇到乡村,到处都有,非常活跃。”[11]“俱乐部是以文化艺术活动为中心;列宁室是以政治理论、时事教育为中心”[12]。“苏区的群众文化活动,是在工农民主政府领导之下,以俱乐部为中心开展的。”[13]每个俱乐部大都有下属的列宁室。各个文化组织都是在党的领导下开展活动,保证苏区文化沿着共产主义方向发展。各军队、中央和地方政府为使苏区文化规范化、法制化,都先后制定和颁布了相应的条例或法规,如《俱乐部纲要》、《工农俱乐部的组织》、《俱乐部列宁室的组织与工作纲要》等。

二、文化馆的价值

价值与意义是本体论需要追问的关键问题。美国哲学家、教育家约翰·杜威认为:“意义基本上就是意旨”,“有意义的事物乃是实际上跟具有共享的或社会的目的和行动的情境相联系的事物。”“因此,每一个意义都是共同的或普遍的。”“意义乃是使用和解释事物的一些规则”,“思想、智慧、科学就是有意地把自然事情导向可以为我们直接占有和享受的意义。”“价值就是价值,它们是直接具有一定内在性质的东西。”[14]汪信砚认为,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价值范畴中,“价值是客观性、主体性、实践性和历史性的内在统一。”[15]钟光荣认为:“价值等于存在。”“价值在本质上就是有用性。”[16]“价值即效用、效用即价值。”[17]笔者认为,价值和意义是一对相互关联、耦合的概念,价值是生成意义的存在基础,价值是意义的实在,意义是价值的实现。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国家发展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文学艺术事业、新闻广播电视事业、出版发行事业、图书馆博物馆文化馆和其他文化事业,开展群众性的文化活动。”这是文化馆定位、价值和意义的法律保障。

文化馆的价值主要体现在社会价值方面,文化馆是保证人民群众基本文化权益、组织辅导群众艺术文化活动的阵地,在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具有主导地位,发挥着引领作用。

文化馆在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的主导地位是由文化馆的本质决定的。文化馆是群众进行文化艺术体验的公共空间,具有公共性、公益性、主导性、服务性、普及性、综合性等特征,文化馆的本质是群众文化服务,“以组织与辅导的方式开展综合性的群众文艺活动,是群众文化事业机构区别于其他群众文化事业单位的独特职能,也是群众文化事业机构历来的中心工作内容。”[18]文化馆作为我国公益性文化事业机构和群众文化事业机构,在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与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等同属于公共文化服务机构,并因其国办文化的性质,决定了其在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的主导地位和文化引领作用。

文化馆是政府开设的群众文化事业机构和文化活动场所,是政府为公民实现基本文化权益提供公共文化服务的主渠道。文化馆的职能是保障公民基本文化权益、开展群众文化工作、进行社会审美教育。文化馆定位为群众文化网络的龙头,是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阵地。

文化馆主导地位的体现,主要是通过文化馆的业务指导和辅导,履行国家赋予文化馆的职责和使命,用先进文化满足群众文化需求,提高群众的综合素质和文化生活质量,增强群众的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发挥文化引领风尚、教育人民、服务社会、推动发展的作用,引领社会文化新风尚,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

三、文化馆的发展

文化馆是代表社会主义文化现代性的公共文化机构和活动场所,是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阵地。文化馆的发展在于“科学化”,即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统一。文化馆的科学发展涉及到设施体系、理论体系、制度体系、管理体系、业务体系等,需要顶层设计。对文化馆事业发展做好顶层设计,进行改革创新,是国家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文化馆改革与发展的顶层设计,也就是在当前这个历史发展阶段,以合乎广大人民群众长期利益为出发点,关于建一个什么样的文化馆的设计,需要在立法和制度上,明确文化馆作为政府公益性文化事业单位的性质和职能定位。文化馆是干什么的,有哪些业务,业务体系是什么,业务人员的业务职责有哪些,如何进行行业管理等,打造专业化、规范化、现代化的新型文化馆。

    文化馆的顶层设计,具体地说,包括硬件和软件两个路径,硬件就是文化馆的设施建设问题,在文化馆设施体系中迫切需要恢复建立中央群众艺术馆。软件主要是运行机制和组织管理。管理体制机制改革是软件建设的引擎,关键是建立法人治理结构和内部人事制度改革,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现代事业组织体系和专业化业务体系。这也是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在新的社会形势和文化发展要求下,从顶层设计的高度推进文化馆事业升级转型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变革。

制度建设是文化馆科学发展的重要保障。文化馆制度建设的薄弱点主要体现在政策法规制度建设和学科建设等方面。

在深化文化体制改革中,文化立法是关乎全局的不可缺少的一环。近年来,国家在公共文化方面制定了一系列法律法规,如《公共文化体育设施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等,在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颁布施行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馆法》也应尽快制定。

学科的建立对一个职业的专业化具有重要作用,学科建立的前提是有理论体系的支撑。随着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建立和完善,文化馆自身的社会价值、地位、功能更加明确,中国文化馆协会的成立和年会活动,有效地促进了文化馆事业不断向纵深发展,创建文化馆学科的条件已经形成。因此,应通过必要的渠道和形式,组织专家力量,完成文化馆学的概论、史论、管理学等文化馆系列教材编写任务,为文化馆学科建设奠定基础。文化馆学是群众文化学的分支学科,群众文化学是文化馆学的理论基础。此外,文化馆学还涉及到文化管理学、艺术管理学、公共文化服务理论、非物质文化遗产学、民间文艺学、文化产业学、教育学等相关学科或理论知识。文化馆学包括文化馆研究的基础理论和应用理论,如文化馆学概论、文化馆史论、文化馆管理学等。国家文化和旅游部、教育部以及各级群众文化学会的学术组织、中国文化馆协会等行业协会组织、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以及综合性大学或文化艺术学院应共同关注文化馆学学科建设,加强文化馆学基础理论和应用理论研究,加强文化馆专业化建设,解决教材、师资、专业期刊等方面的问题,将文化馆学作为一门学科进入大中专院校,培养一批具有文化馆学专业知识的文化馆专业工作者,推动文化馆事业的繁荣兴盛。

  

杜染,北京文化艺术活动中心副研究馆员,13021055898,62249805,duran@pku.org.cn,北京市海淀区上园村3号交大知行大厦5层,100044

  

[1] 王岳川.艺术本体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7.

[2] 郑永富.群众文化学[M].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93:344.

[3] 彭泽明.中国文化馆(站)发展之路[M].重庆:重庆出版社,2012:1.

[4] 谈祖应.中国文化馆学概论[M].海口:海南出版社,2008:154.

[5] 吉林省群众文化学会.文化馆学[M].吉林:吉林大学出版社,1988:1,33.

[6][匈]卢卡奇.历史与阶级意识[M].杜章智,任立,燕宏远,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322.

[7] 荣天玙.中国现代群众文化史[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1986:151.

[8] 吴祖鲲.革命根据地文化史论[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6:4,26.

[9] 汤家庆.中央苏区文化建设史[M].厦门:鹭江出版社,1996:76.

[10] 钱贵成.苏区文化新论[C].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2006:114.

[11] 叶春.文化建设与苏区文化传统[M].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1999:123.

[12] 钱贵成.苏区文化新论[C].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2006:71.

[13] 荣天玙.中国现代群众文化史[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1986:43.

[14][美]约翰·杜威.经验与自然[M].傅统先,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5:182,183,189,349,385.

[15] 汪信砚.科学:真善美的统一[M].北京:中华书局,2009:6.

[16] 钟光荣.价值哲学.第二卷,价值演化论[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10:464.

[17] 钟光荣.价值哲学.附卷,本体价值论[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10:69.

[18] 郑永富.群众文化学[M].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93:358.



 网友观点
编辑推荐
视觉秀
一周热评
一周热点
网站群:学院官网 | 中共文化和旅游部党校 | 全国文化干部网络学院 | 全国基层文化队伍远程培训网 | 文化政策图书馆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管理教学研究案例馆 | 艺术学院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 京ICP备06023340号
联系电话:010-69268476 Email:webmaster#ccm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