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改革 发展探索 网络文化 文化产业 公共文化 文化艺术 文化经济 大众娱乐

文化发展论坛公共文化服务 → 建构主义视域下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研究


  共有1900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主题:建构主义视域下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研究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杜染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148 积分:2466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6/3/23 23:04:00
建构主义视域下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研究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12 16:15:00

建构主义视域下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研究

杜染

[摘要]从建构主义视角来分析,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是共同的建构物,其建构的是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共同体。建构这一共同体的前提是文化认同,手段是文化联动,目标是文化自觉和文化共兴。

[关键词]京津冀协同发展;公共文化服务;建构主义;共同体

文化权利是公民的基本人权,公共文化服务是实现公民基本文化权益的重要保证。文化重在建设,以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为基础,从建构主义视角来分析,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是共同的建构物,是在京津冀这一特定区域、特定文化系统中的建构,三地主体间动态互动,呈现出三地互动的建构性特征,其建构的是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共同体。建构这一共同体的前提是文化认同,手段是文化联动,目标是文化自觉和文化共兴。

一、建构: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共同体

建构主义是20世纪90年代兴起的科学的体系结构理论,是以“立”为主的理论,也是进化理论。建构主义的结构是社会意义上的结构。“建构主义相信社会现实是被社会性地建构出来的,注重人的理念对社会现实的影响或建构,但同时强调理念是在人的主体间性的互动过程中形成的,接受社会现实的客观性。”“作为一种社会科学的研究取向,它重视客观世界乃是通过社会建构而存在,所以得名‘建构主义’。”[1]反思理论的重要派别批判理论认为,社会事实是社会和历史发展的结果,罗伯特·科克斯指出:“社会结构是主体间互动的结果,是社会建构而成的”[2]。

建构主义的学术意义是重大的:它将开始重新设定公共文化研究的议程。理论创新是理论研究中最重要、也最困难的部分。在多年的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研究中,笔者融汇多学科理论,并把握文化研究的实践意涵,将建构主义这一术语引入到公共文化学术研究中,并以马克思主义为哲学基础,创立了自己独特的文化建构主义学说,[3]拓宽了理论研究视角,为公共文化服务研究注入了新的活力,也为了和世界文化学术界更好地进行对话开创了一条道路。个体、群体、共同体是文化建构的三个维度。在共同体这个维度上,京津冀三地具备建构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共同体的基本条件和特征。

首先,从文化资源上看,京津冀在国内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根据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中国城市群发展报告2014》显示,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在优质人口集聚、居民生活质量和文化发展水平上走在前列,位居第一阵营,而京津冀城市群的文化发展指数一枝独秀,是中国名副其实的文化中心。

其次,京津冀“地域一体、文化一脉,历史渊源深厚、交往半径相宜”,具有建立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共同体的坚实基础和基本条件,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语境下,有共同的“文化圈”、“问题域”和“话语场”。

再次,这种共同体有三个特征,一是共同体成员拥有共同的认同和价值观;二是成员之间能够进行多方位的、直接的互动关系;三是共同体表现出一定程度的互惠和利他主义。

二、前提:文化认同

“文化之所以成为文化,就在于它具有自我再造的能力和趋势。建构主义的文化不是一种物化的存在,没有被实体化——把文化想像成一种独立自足、有着自身的力量和目的的‘超有机体’的实在,而是不断被人化——被活动着的人所负载和诠释,始终处于一个过程中。”“从文化全球化视野展望,世界各地区、各民族不同文化在互动中不断超越自身界限,相互渗透、吸纳和包容。可以预期,在一个‘跨文化(公共)空间’内,世界将建立起各文化互为朋友身份的、积极的集体认同,进而达到人我合一的完全的认同,形成‘集体身份’的‘世界文化共同体’。”[4]“建构主义又有着三个共同的鲜明特征:认为主体间互动建构社会意义,强调施动者和结构互动建构身份和认同,突出观念在塑造行为方面的作用。”[5]

文化认同是建构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共同体的前提。有了文化认同的前提,就可以在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中处理好以下几个关系,深挖内在关联性,增强针对性和有效性,发挥区域优势,促进协同发展。

同与异:在三地地域文化发展上,处理好同与异的关系。“集体认同是建构主义的重要概念,社会建构的重要结果就是形成集体认同,亦即行为体普遍认同主导规范和因之确定的相互身份。”[6]文化认同,是指认识到同与不同,进而达到和而不同,求同存异。在协同发展战略框架内认识到三地城市定位不同,在共建共享的同时,根据各自特色和优势,寻找互补性和关联性,保持文化多样性与文化间性。

密与疏:在交流互动上,处理好密与疏的关系。交往密度指的是行为体之间互动的频率、强度和结果。哈贝马斯的交往行为理论追求“行动的合理性与社会的合理化”。京津冀三地在公共文化服务交流互动上也应注意“以主体间性为中心”的“交往理性”、“沟通理性”。根据节日与日常、创作周期、活动周期等因素,沟通、确定交流周期和频率,达到理性交往。

虚与实:在文化空间利用和工作开展上,处理好虚与实的关系。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应统筹虚拟空间(网络空间)与现实空间的利用与开发;在工作开展上,务虚与务实相结合,抓好规划、顶层设计,勇于创新,实践探索,从实际出发,把各项工作落到实处。

点与面:在工作任务规划布局上,处理好点与面的关系。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既重点突破又全面兼顾。应注意发挥三个层面的作用,即“三界联动”:政府层面(政界)、学术层面(学界)、行业层面(业界)。其中,政界代表官方,体现“正”、“高”,突出指导性;学界代表科研,体现“新”、“理”,突出理论性;业界代表致用,体现“实”、“用”,突出实践性。同时,还应发挥民间交往的作用。

三、手段:文化联动

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出台,京津冀协同发展成为国家战略。《京津冀三地文化领域协同发展战略框架协议》的签署,为文化领域协同发展提供战略指导。在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的环境、资源、观念、认知、规则、联动等方面,都具有建构性意义,其中,联动具有实践意义,行为体通过实践建构了结构和构成性规则,推进行为体主体间的“交互联动进程”,因此,建立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联动机制是重要手段、重要方法,也是点睛之笔、神来之笔,如果没有这一笔,战略目标与具体工作之间缺少联通机制,缺少血脉,有了这一笔,会使各方贯通,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的各项工作就都鲜活灵动起来。联动机制体系体现在设施、活动、资源等“硬件”和“软件”的方方面面。联动机制体系的总体框架主要由工作协调机制、共建共享机制、服务保障机制等分机制构成。

工作协调机制:京津冀协同发展代表着一种新型的结构性原则,需要行之有效的调适过程,围绕“协同发展”的主题进行实践建构。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多部门联动,需要建立高效的协调机制,推动京津冀区域内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协作、资源共享和规则制度对接,以及工作规划、经验交流、理论研讨等。在京津冀文化领域协同发展实践中,已经建立了三地文化部门联席会议制度,建立了京津冀文化领域的“七大合作联盟”及协议、协作平台,促进了京津冀文化深度交流合作。在公共文化服务上,在省级层面,签订了图书馆、群艺馆合作协议,首都图书馆在固安设立首图分馆,三地的群众艺术馆也建立了联席会议制度;在区县层面,11家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共同成立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示范走廊发展联盟,100家文化馆共同成立京津冀数字文化馆联盟。

共建共享机制:一是在信息发布上共建共享。利用互联网,建立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信息发布网络平台。利用“互联网+”的思维来推进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整合文化资源,建设“互联网+文化”的京津冀“文化云”,提高区域公共文化服务效能。二是在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上共建共享。例如利用“政府+专业院团+公共文化机构”这一创新合作模式,“首都市民音乐厅”公益演出活动在京津冀三地演出。三是在特色文化资源上共建共享。利用广场活动、庙会、节庆等契机,将非遗展示、项目(活动项目、服务项目、品牌成果)、设施建设等进行推介或推广。例如京津冀非物质文化遗产精品联展、京津冀民俗摄影大赛、群星耀京华——京津冀群众精品文艺节目展演、融合·创造·共赢——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论坛、京津冀三地公共文化志愿者滨海行等。四是在人才上共建共享。2016年10月27日,京津冀签署《关于京津冀专业技术人员职称资格互认协议》。根据协议,三地专业技术人员互认职称资格,适用于京津冀专业技术人员在三地间流动过程中的职称晋升、岗位聘用、人才引进、培养选拔、服务保障等领域。在北京举办的“群星讲堂”,让京津冀群众文艺创作者得到了高端培训。还应发挥业内高层次人才作用,做到优势互补,互识互动,在培训、创作、研究等工作中实现人才共建共享。

服务保障机制:主要是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的政策保障及人、财、物保障。《京津冀三地文化领域协同发展战略框架协议》、《京津冀演艺领域深化合作协议》、《京津冀三省(市)群众艺术馆(中心)协同发展合作协议》、《京津冀三地文化人才交流与合作框架协议》等文件的先后签署,构建了三地文化合作的平台基础。而合作平台的建设和运行,则需要人、财、物的投入。

联动机制的实践,需要用总体性思维考量特色文化资源和交互主体行动能力,从文化建构主义的视角来看,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共同体是一个有意识的建构过程。

四、目标:文化自觉与文化共兴

从文化认同到文化自觉,从文化联动到文化共兴,而通向文化自觉、文化共兴的动力系统就是通过不断的实践活动进行文化建构。

作为一种转型期的文化理论,文化建构主义是笔者以马克思主义实践观(建构性规律)为基础,将建构主义理论精髓吸纳到自己的理论体系中而创立的学说,是具有建设性特点的学说,其主题是“文化即建构”。建构在社会系统中具有实践理性和某种目的论的特性,即建设性。“世界永远是被演绎的、而不是被实证的”,“世界是一种建构的过程”。“建构主义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社会学方法,而是一种‘文化社会学方法’。它认为,既然社会是文化的社会,而文化是社会的文化,社会建构的实质是文化建构,社会性建构是以文化为内容的建构,因为对人(乃至对物)而言,社会化的过程同时就是一个文化(规范化)的过程。”[7]文化建构主义学说即文化现代性建构、社会主义文化现代性建构,从全球文化视域下主体形态的个体、群体、共同体(人类总体)三个维度,建构人类主体性和主体间性实践哲学,建构社会主义文化现代性,产生出作为主体间性的社会主义文化。

奥努夫认为:“整个世界是一个无所不包的社会建构,也是一个物质实体。每个世界都是一个整体。”[8]实践建构了共同体,也建构了共同体中的成员。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实质是共生互动发展。北京要建设世界城市,必然要依托一个都市圈的支持,这个都市圈就是京津冀都市圈。从文化建构主义的“大文化”观来看,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还需要以全球化、现代化视野,学习和借鉴国际区域文化发展特别是都市圈如纽约、伦敦、东京、巴黎等文化发展的经验,打造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品牌,实现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协同发展的聚合效应,增加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的文化标签,形成真正的协同发展的文化高地。

作者:杜染,北京文化艺术活动中心副研究馆员,13021055898,duran@pku.org.cn,北京市海淀区上园村3号交大知行大厦5层,100044

--------------------------------------------------------------------------------

[1] 范菊华.对建构主义的解析[J].世界经济与政治,2003,7:27.

[2] 秦亚青.文化与国际社会:建构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研究[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06:68.

[3] 其学说内容详见杜染.《群众文化的现代化》[M].北京:华龄出版社,2018:6-10.文化建构主义学说包括“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理论、“立人文化”概念、“大文化”观。最终目的是建立一个真正自由的世界,实现人类的最终解放——共产主义。

[4] 李智.国际政治的文化建构——对建构主义方法论的一种解读[J].东南学术,2006,4:66.

[5] 秦亚青.建构主义:思想渊源、理论流派与学术理念[J].国际政治研究,2006,3:1.

[6] 秦亚青.关系本位与过程建构:将中国理念植入国际关系理论[J].中国社会科学,2009,3:79.

[7] 李智.国际政治的文化建构——对建构主义方法论的一种解读[J].东南学术,2006,4:63-64.

[8][美]尼古拉斯·格林伍德·奥努夫.我们建构的世界:社会理论与国际关系中的规则与统治[M].孙吉胜 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202.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