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改革 发展探索 网络文化 文化产业 公共文化 文化艺术 文化经济 大众娱乐

文化发展论坛公共文化服务 → “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理论建构


  共有217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理论建构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杜染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143 积分:2374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6/3/23 23:04:00
“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理论建构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7/6 12:01:00

 “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理论建构

杜染

群众文化,是独具特色的中国社会主义文化形态,也是民族性与世界性相统一的具有文化政治和学术思想双重意义的文化形态。群众文化的现代化,是中国社会主义文化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全球化时代对世界文化现代化的一份贡献。梁漱溟在《东西文化及其哲学》里曾说过:“世界文化的未来就是中国文化的复兴。”[1]20世纪最有成就的历史学家之一的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Toynbee,1889—1975)对中国文明高度评价,在《展望21世纪:汤因比与池田大作对话录》一书中说:“世界统一是避免人类集体自杀之路,在这一点上,现在各民族中具有最充分准备的,是两千年来培育了独特思维方法的中华民族。”[2]日裔美国人弗朗西斯·福山1992年发表了《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他的“历史终结论”把苏东社会主义体制的崩溃看作是西方资本主义自由民主的胜利,认为历史终结于自由民主制度,此后是这一制度在世界的扩张,人类最终将进入普遍的自由民主社会。但是,在其2014年出版的新作《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从法国大革命到现在》中,观点发生改变,认为“中国产生了一个能高度胜任的政府,其政府的职位皆由经过笔试选拔且能够管理庞大帝国事务的一流文职官员担任。福山写道: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发生在中国的事情,正是这种传统在经历了一个世纪衰落后的复兴。中国共产党正在回到历史中去以证明自己,即便没有西方民主和法治的传统所带来的好处,它也能创建一个有能力的政府。”[3]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上,中国还将会产生更多更好的中国经验、中国故事、中国话语。

现代化是世界人民所共同面临的问题。现代化是社会全面进步的过程,现代性是现代化的内在推动力,它的核心是科学精神。现代化、现代性也是中外学者热衷的学术话题。弗农·V·阿斯巴图连《马克思主义与现代化的意义》一文中说:“现代化的目的即其过程本身。”“现代化来源于‘现代’一词,意思是具有新的性质,或者更直接地说,这是具有当前性。”“现代化的最高终极目标,就是共产主义”。[4]印度孟买大学社会学系主任A-R.德赛提出,根据许多学者的研究成果,现代化既是过程又是产物。[5]国内学者丰子义认为:“现代性作为现代社会发展过程的基本特征和表现,体现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因而是一个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的总体性概念。”[6]尹保云认为:“现代性在各个民族、各个文化中是共同的。”“现代性本身是普遍主义的,它潜藏在人的共同本性之中,没有民族与文化的界限。”“现代化即是现代性在物质的、制度的、观念的三个层面的增加和扩展。”[7]还有一些学者认为:“现代性是现代化的主导力量,现代化是现代性的历史展开”[8]。“共产主义是代表着先进的‘现代性’,是社会发展的方向。”[9]

对于中国的现代性,张旭东认为:“现在的中国完全是一个现代国家;当前的中国文化问题完全是现代性文化的内部问题。”[10]刘小枫认为:“并没有与欧美的现代性绝然不同的中国的现代性,尽管中国的现代性具有历史的具体性。”[11]还有学者认为:“现代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核心命题。”[12]“中国目下的时代坐标是: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追求着现代化。”“中国目前所面临的问题实际上是现代性的问题,中国是在现代性的世界中追求着自己的现代性,其发展模式的建构本质上是一种现代性模式的探索。”[13]

一、全球化、全球性,以及现代化、现代性

全球化、现代化,是一个普遍性的世界性的图景和趋势,也是国内外学者热议的历久弥新、方兴未艾的学术话语和时代性的语言。与全球化、现代化概念相连的还有全球性、现代性概念。对这些概念在学术中进行运用,首先需要对每个概念的定义及概念间的相互关系进行辨析。国内外学者在这方面已经进行了大量深入的卓有成效的研究和探讨。美国学者罗兰·罗伯森认为:“作为一个概念,全球化既指世界的压缩(compression),又指认为世界是一个整体的意识的增强。全球化概念现在所指的那些过程和行动在多个世纪里一直在发生着,尽管存在某些间断。”[14]英国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认为:“现代性的根本性后果之一是全球化。”“全球化可以被定义为:世界范围内的社会关系的强化,这种关系以这样一种方式将彼此相距遥远的地域连接起来,即此地所发生的事件可能是由许多英里以外的异地事件而引起,反之亦然。”[15][荷]让·内德文·皮特斯在《作为杂合的全球化》一文中说:“在社会学中,现代化对全球化问题而言是一个关键词。在几种较为突出的概念中,全球化被看作现代化的必然结果。”[16]国内学者汪信砚认为:“所谓‘全球化’,是指人类从以往各个地域、民族和国家之间彼此分隔的原始闭关自守状态走向一个全球性社会的变迁过程。”[17]陈文殿认为:“全球化是指现代文明进程中世界范围的经济、政治、文化等不同层面的人类交往活动及其结果。”[18]

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方面的现象是全球化。全球化,说得形象一些,就是天下一家亲。文化全球化是全球化的一个重要层面。“文化全球化是指世界各种文化形式在‘互融’与‘相异’的两维张力的作用下,在全球范围内的流动与互动,从而日趋于同步的、共通的发展。”[19]郭建宁认为:“文化全球化,主要是指文化交融的国际化,文化观念的多元化和文化市场的开放化。”[20]

“现代化”(modernization)一词大约出现在18世纪70年代的欧美。意大利米兰大学教授、著名经济社会学家艾伯特·马蒂内利(Alberto  Martinelli)在《全球现代化——重思现代性事业》一书中将“现代化界定为一系列大规模变迁过程的总和,通过这些变迁过程特定社会往往获得被认为是现代性所特有的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特征。”“现代性指的是在现代化过程中所具有的社会生活和文化的特定状态。”“现代性是一个没有终点的过程,这意味着永久创新的思想、新事物不断被创造出来的思想。生活在现在,指向未来,渴望新奇,促进创新。正如库玛(Kumar,1995)所观察到的,它创造了新的传统。”[21]徐宗华认为:“‘五四’新文化运动就是文化现代化运动;二三十年代,中国知识界就提出了‘现代化’的口号。最早完整使用‘现代化’一词的是胡适。1929年,他在为英文《基督教年鉴》写的《文化的冲突》一文中,正式使用了‘一心一意的现代化’(whole-hearted  modernization)的提法。”“英文modernization是modernize的名词形式,产生于1770年,基本含义是:(1)实现现代化的过程,(2)实现现代化后的状态。”“现代性是现代化的标准。”[22]北京大学著名现代化研究专家罗荣渠对“现代化”这个概念表述为:“从历史的角度来透视,广义而言,现代化作为一个世界性的历史过程,是指人类社会从工业革命以来所经历的一场急剧变革,这一变革以工业化为推动力,导致传统的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的全球性的大转变过程,它使工业主义渗透到经济、政治、文化、思想各个领域,引起深刻的相应变化;狭义而言,现代化又不是一个自然的社会演变过程,它是落后国家采取高效率的途径(其中包括可利用的传统因素),通过有计划地经济技术改造和学习世界先进,带动广泛的社会改革,以迅速赶上先进工业国和适应现代世界环境的发展过程。”[23]金耀基认为,“人类社会的发展除现代化之外,还看不到有别的出路。”[24]“中国的出路有而且只有一条,那就是中国的现代化。”[25]

对于现代化的本质,国内一些学者从不同侧面进行了研究探讨,得出了比较一致的结论。“现代化的本质是社会结构的变迁”。[26]“现代化既是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也是发展目标。作为过程,现代化是指人类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转变。”“所谓现代社会,是指社会发展阶段上人类的理想与现实能力和条件的一种耦合,即在某一历史时段人类向理想社会迈进所能达到的最佳状态,或在某一历史时期人类进步所能达到的先进模式。”[27]“现代化是现代社会发展的内在的、必然的趋势。”[28]“现代化乃是全世界、全人类性的历史变迁。”[29]“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是通过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达到实现现代化的目标。”[30]“现代化是一种传统社会文化向现代社会文化转化的过程,是一种新的社会文化形态,文化的核心和根本在哲学,现代化的理论特征表现为现代性,‘哲学意义上的现代性是人的现代性;正是由于有了现代的人的观念,才催生了现代意义上的人,并由这样的人构建出理想的现代社会’[31]”[32]“现代化是人类文明的一种形式,是人类的一大进步。现代化促进社会生产力的极大提高,给人带来生活上的很大方便,从哲学上讲,人从自然界获得了更多的自由。因此走向现代化是人类的发展趋向。”[33]

对于中国现代性话语与西方现代性的分歧,谢少波认为:“现代性在哈贝马斯那里被表述为‘文化的反思能力不断加强,价值观和规范的普及推广,以及社会化主体的日益个体化,批判意识的不断提高,以及自主意志的形成’”“中国现代性话语从一开始就与西方现代性有分歧:中国现代性更关注的是民族的复兴和国家的自强,而不是社会的个体化和自主意志的形成,即詹明信所谓‘私人事物与公共事物的截然分开,诗与政治的截然分开’,在尚未经历过西方现代性的半殖民地文化语境里建设现代性,绝不等于复制西方的主体意识。”[34]张旭东指出了中国现代性内部的文化政治的逻辑,认为:“在一个较为抽象的层面上,文化与政治的相互渗透和重叠,是五四白话革命和新文化运动的核心,也是中国现代性的核心。”“中国现代性内部的文化政治的逻辑,是通过革命和革命的意识形态论述展开的,只有在这个大前提下,我们才可能理解文艺与政治的关系。”[35]

对于中国的现代化历程,郭建宁认为:“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特别是1919年五四运动以来,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变迁十分剧烈,而实质是文化转型,主题是现代化。”[36]1949年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取得革命胜利,为现代化创造了政治前提,新中国成立,标志着中国在社会主义的轨道上向现代国家迈进,开始探索现代化和社会主义。“我国自主的现代化进程开始于新中国成立以后”。[37]“中国的现代性之路,也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路。”[38]社会主义现代化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目标是建成富强、民主、文明的现代化国家。“社会主义现代化是人的现代化的社会条件,人的现代化又是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内在要求。”“社会主义现代化是以文化创新推进社会变革的过程”[39]

二、文化现代化以及“群众文化的现代化”

文化现代化是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义。“价值的分化和文化的多元互动是保障人类发展与稳定的唯一方式。而这,正是文化现代性的标志。”[40]何传启认为“文化现代化是一个全球性的趋势和运动。”[41]“文化现代化是现代化的一种表现形式,是文化领域的现代化。”[42]“文化现代化不但给现代化的主体(人),而且给现代化进程本身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提供巨大的文化力,因而文化现代化是现代化的主导内容。尤其是文化现代化中思想观念的现代化、制度的现代化是整个社会现代化的先导和灵魂,其地位更为重要。”[43]“文化的现代化主要是指在充分吸收以往优秀文化成果的基础上,建立适合现代社会需要的新文化。文化现代化是整个社会和人的现代化的极其重要的内容。”[44]

文化现代化、人的现代化是现代化主导内容。文化现代化可以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所谓文化现代化,是指人类特质全面而自由地体现和表述的状态。”[45]“马克思主义核心价值观可以归结为‘实现人的自由、解放和全面发展’。”[46]进步社会的主要特征是“自由”的发展。“整个现代性的立足点,不就是自由吗?”[47]丰子义认为,“马克思所讲的现代化是建立在生产力高度发展的基础上的,以人类获得最终解放和全面发展为目标的现代化。”[48]“‘创新’乃是现代性的内核之一。文化现代性不仅表现为对现代化进程的反思,同时也是对既有思想资源的整合、创新,这本是一体两面的关系;只有建立在反思和创新基础上,文化现代性的理论建构活动才能成为社会进步的精神动力与智力支持。”[49]

中国的文化现代化与马克思主义的核心价值观是一致的。“文化现代化是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主导。”[50]“中国的文化现代化,与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几乎是同时的。”[51]五四新文化运动“为中国文化的现代重建廓清了文化现代化的内涵,有益于现代化价值系统的建构,开启了将现代化的理想目标内化为近现代中国文化发展的基本价值目标,开始了中国近现代历史的现代化过程由‘外在冲击’向‘内在转化’的历史过程,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近现代历史进程中由破到立的历史转折点”。[52]“‘五四’以后,一种新生的革命文化诞生了,它不仅反封建,而且也反对帝国主义”。[53]“文化的现代化,从最根本的意义上来说,就是指内在于人们社会行为的又指导人们行为的价值观的现代化,主要是文化价值、文化观念、文化精神的现代化。其中最核心的价值观应是以人为本、一切为了人,也就是要符合和满足人的生存、享受、发展的需要。在当代中国,实现传统文化的现代化,与建设符合社会发展的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是一致的。这就是要建设面向世界、面向现代化、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只有坚持马克思主义,发展社会主义文化,才是中国文化现代化的正道。”[54]“‘民主、科学、社会主义’,这就是张岱年“文化综合创新”论的真谛”。[55]李宗桂认为,文化现代化,从科学理性的角度看,从文化研究和文化建设的实践看,是文化学的建设。从文化现代化的角度看,文化学的建设,是规整、提升文化研究和文化建设的队伍和质量的必由之路。[56]

群众文化是社会主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克思主义认为,人民群众是历史的主体,是历史的创造者。马克思认为:“历史活动是群众的事业,随着历史活动的深入,必将是群众队伍的扩大”。[57]当代德国法律思想家、哲学家、社会民主主义者和政治活动家古斯塔夫·拉德布鲁赫在其1922年首先出版、1927年修订版的论著《社会主义文化论》中说:“无产阶级文化,成长中的社会主义文化只能是一种群众的文化,而我们把高贵化的群众称作共同体。”“要建立一种群众文化。”“欢庆的群众还可能成为艺术创造的巨大推动力。”[58]德国斯图加特大学教授特奥多尔·贝格曼在1994年撰写的《社会主义的前景》一文中说到几项紧迫的理论任务,其中之一是“发展社会主义的群众文化,以此作为在为争取一个更加美好的社会的现在和未来而进行的斗争中开展自我文化教育、废除性别等级制度和提高生活乐趣的媒介”。[59]法国国际事务专家路易·多洛在《国际文化关系》一书中提到:“‘群众文化’不断需要越来越多的可用资金,以建立‘消遣文化’和群众教育文化。”[60]他还在《个体文化与大众文化》一书中写道:“自从文化与文明之争以来,大家情绪从来没有如此之激烈。路易·阿拉贡在他的《群众文化或不被接受的题目》一书中对于这种新型文化所招致的异议、抗拒或提防表示愤慨,并故意选了‘群众’一词来陈述,因为这个单词带上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标记。”[61]因历史、语境的不同,当下中国所说的群众文化概念与国外学者提到的从翻译成中文的文字上看是一致的“群众文化”,其内涵是否完全等同,还有待进一步探讨,但也从一个侧面说明,群众文化概念在世界文化中已经“浮出历史地表”,得到了学术上的关注与探讨。

群众文化的现代化、文化现代化、人的现代化,三者相互促进,有机相连,是现代化建设的重要领域。群众文化的现代化不仅是文化现代化中的重要方面和重要目标,也是十分重要的支撑,还是群众文化战略发展的目标。着眼于群众文化与中国现代化的现实关系问题,根本任务是要实现中国“文化的现代化”、“人的现代化”。现代化的前提和目的都是“人的现代化”。现代性的群众文化是现代公民社会生活的一部分。群众文化是当前中国主导文化、主流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代中国的主流文化,毫无疑问,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思想导向,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发展中的文化,主要由作为意识形态的政治文化、日益繁荣的社会文化、体系建构中的高雅文化构成。”[62]“在当代中华民族(中国)文化的横断面上,社会主义文化目前是一种主流文化,它不仅相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外来文化是一种主流文化,而且相对于其他大众文化也是一种主流文化。”“中国主流文化的核心内涵是‘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中国主流文化应该自觉对接于全球语境,并且通过增强文化自信来实现这一对接,构建中国具有全球品质的主流文化。”[63]

“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理论是融会了群众文化基础理论和应用理论之后,联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和现代化建设两个重大理论命题,对实际工作和应用具有指导意义的发展理论,是现代化视野中的群众文化事业发展理论。恩格斯指出,“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理论也是发展着的理论。在现代化建设的实践中,会不断涌现新课题,这个理论不是靠翻阅本本演绎的,也不是冥思苦想感悟出来的,而是在如火如荼、日新月异的群众文化实践中不断总结、提炼和熔铸而成的,并且会不断丰富和发展。

“群众文化的现代化”是群众文化具有现代性特征的过程和结果。在建设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的征途中,群众文化事业发展的长期目标是群众文化的现代化,中期目标是推动群众文化服务体系的现代化。在“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理论体系中,其核心是“一个中心,三个基本要义”,一个中心即发展的科学化,三个基本要义即:运作的社会化,管理的规范化,业务的专业化。现代化是被提升的总概念,具体概括为“四个化”:科学化、社会化、规范化、专业化。旨在从建设、发展、运营、管理、服务“五位一体”地阐述群众文化现代化理论,“建设”理念是最基础、最基本的理念,群众文化事业作为文化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五位一体”的目的和宗旨都是指向文化建设。事业·建设·品牌·战略,整合·联动·共建·共享,体制·机制·改革·创新,服务·组织·辅导·研究,16个关键词基本囊括了群众文化工作的属性、任务和方法。此外,在群众文化现代化的体系中,总体认识上应该把握的一点是,“四个化”是相互关联耦合的,各有侧重,又相互渗透。在群众文化事业的建设、发展、运营、管理、服务中,“四个化”有可能都会涉及,只是分别选择了一个最具代表性的“化”,而且每个代表性的“化”也不能完全概括所代表的方面,其中又包含着下一个层次的几个“化”。比如标准化,就包括设施建设、管理和服务、工作评价以及政府保障的标准化。围绕的都是科学化这个中心,并与科学化共同支撑起的是群众文化的现代化。具体来说,现代化的本质是现代性、公共性、整体性。现代化融合了现代性、当代性、公共性。科学化包括系统化、理性化、均衡化、均等化、组织化、品牌化等层次,突出顶层设计和方向上、路径上的把握。系统化体现在整体性、协调性,以及层次性、目的性、历时性等。系统思维,简单说就是大局观和协调意识。社会化包括多元化、公共化、公益化、大众化等层次。规范化包括标准化、制度化、程序化等层次。标准化是制度化的最高形式,可运用到生产、开发、设计、管理等方面,包括设施的标准化建设,标准化管理体系涵盖技术(专业化)、管理(规范化)、运营(社会化)三个不同的范围,并涉及承担不同管理职能的部门。专业化包括常态化、体系化、数字化等层次。

三、“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理论体系研究

“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的最终目标是人的全面发展,人类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实现文化与文明重合。“群众文化的现代化”也是当代中国群众文化发展观。

群众文化领域的改革创新,往往要落后于教育、体育和专业文化领域。这除了群众文化的活动内容和方式具有综合性、复杂性之外,在一定程度上归结为群众文化理论研究的滞后和文化政治意识的不足。“中国当前的理论思维,面对全球化的挑战,缺的就是文化政治意识。”[64]社会主义文化始终把反映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满足大众的文化需求、落实群众的文化权益放在首位。主流文化建设必须始终坚持指导思想上的“一元化”,即以社会主义的理想、信念、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为核心构筑当代中国的主流文化。当代中国的主流文化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化。

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处于“建构化”阶段,现代群众文化服务体系是重要环节。“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理论是吸收了群众文化理论研究前人的研究成果,和其他有关学科的知识,结合当代文化发展的前沿理论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理论与实践,开创的群众文化理论。从“全球化”“现代化”“文化政治”等视角观照群众文化的现代化“建设”,为这一中国开创的中国特色的文化形态赋予了现代性和世界意义。群众文化的现代化,核心是发展的科学化,科学化既是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的核心,也是一切基本内涵的前提。三个基本要义是:运作的社会化、管理的规范化、业务的专业化,三个基本要义,是和谐共生、有机统一的,也是为一切群众文化的现代化内涵奠定基础的三个规范性要求。三个规范性要求之下又从属若干次生性要求,如从属于社会化的多元化、大众化,从属于规范化的制度化、标准化,从属于专业化的体系化、常态化等。以上构成了群众文化现代化的基本内涵。“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理论体系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来源:一是全球化、现代化理论,二是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理论与实践,三是中国群众文化学理论,四是文化学理论,五是公共文化服务理论。恩格斯说:“一个民族想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

“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的概念,定义为群众文化在现代社会全球化进程和文明进程中的理性建构与科学发展。本质特征是现代性和公共性。现代性体现在人力解放和人格解放,公共性体现在公共领域、人民主权、民本位。全球化带来世界范围内大众民主的发展,全体民众都具有在公共领域的话语权。全球化意味着文化的输出与输入,全球化为文明进程的空间化提供了条件,在新的世界空间里,全球化在文化上的呈现应是文化多元主义,在世界范围内创造出一种人性化、多样化的全球文化。需要认清的是,在全球文化的冲突与融合过程中,在文化差异性与多样性的同时,也意味着同一化和标准化。第三世界的理论将服务于全球。“全球意识”站在全世界的高度来看文化的发展。从人权角度,中国特色的群众文化理论也会在现代性建构中被世界发现、认识并服务于世界,因此,群众文化的概念具有世界意义。在当代中国的社会文化中,主要有四种文化形态:主导文化、精英文化、大众文化、民间文化。主流文化是党和国家运用政府的手段主张、扶持、倡导、培育的文化,这种文化代表着党和国家的价值取向、社会理想和追求的目标。从文化建设意义上,我国将文化分为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群众文化属于文化事业的一部分,属于主流文化范畴,同时与精英文化、大众文化、民间文化也有许多相融合的地方。

“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理论不是元理论,而是一种群众文化理论的开端,这种群众文化理论致力于证明群众文化未来发展趋势和发展标准。从理论类别上区分,如果群众文化学属于基础理论,群众文化辅导学、群众文化管理学等属于应用理论,“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理论属于一种发展理论。群众文化的现代化是与中国现代化探索与实践相呼应的。随着“五四”时期古代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转型,开始了群众文化的现代化进程。随着群众文化学和群众文化理论的发轫和形成,形成“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理论。群众文化从学术上讲,不仅是社会主义国家的独有,而是人类共同享有的,促进人的解放的一种文化形态。群众文化事业属于公共文化事业,一切运营的根本是公益服务,发挥社会效益的最大化。

笔者最初用现代化的理念研究群众文化事业的发展始于1999年撰写论文《建立现代化城市社区文化室新理念》,该文在2001年获得文化部群星奖“科研成果”奖项之后,笔者结合群众文化工作实践,开始致力于“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理论体系的建构与研究,直到2011年3月11日,发表在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文化发展论坛网站上的论文《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与群众文化的现代化》,正式提出了“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理论。

在《杜染作品集·群众文化》(2012年5月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一书的群众文化理论部分中,笔者将多年的“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理论体系研究的很多观点、论断贯穿在该书各章节的学术论文中,诸如群众文化的科学化、社会化、规范化、专业化等理念以及在文化志愿者、法人治理结构、理事会、文化艺术节、学科建设、指标体系、总分馆制、文化馆章程、馆长职级制、人才职业能力评价体系、文化立法、文化治理、行业组织建设、免费开放、社会文化指导员、职称改革等方面,均进行了探索性、前瞻性的研究,提出了“群众文化的立足点是人的全面发展”等论断。

在2016年承担的北京市宣传文化高层次人才培养资助项目——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研究《群众文化的现代化》课题中,对“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的理论体系进行了理论建构,全书所讨论的问题,就是以现代化为中心的群众文化问题。其核心论题是“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社会主义文化现代性建设”。书中对文化政治与群众文化、群众文化概念的世界意义、“群众文化的现代化”在社会主义文化现代性建设中的地位、群众文艺创作体系、群众文化学视角下的家庭文化建设、文化馆在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的主导地位、现代化文化馆的标准化建设以及文化馆体系的公共数字文化建设、互联网+文化馆、公众参与、文化养老等问题进行了理论探讨,提出了群众文化是一个具有独立的文化价值的兼容性的与时代同步发展的具有双重意义的文化类型、群众文化的战略发展目标是现代化、群众文化概念应向世界输出等论断和“现代化文化馆”概念,并在实践的基础上提出了“群众文学共同体”概念,在群众文艺队伍建设和业务发展上寻求突破、创新。

杜染:北京文化艺术活动中心(北京群众艺术馆)副研究馆员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园村3号交大知行大厦5层,100044

邮箱:duran@pku.org.cn

参考文献

1.复旦大学发展与政策研究中心编:《全球化与中国发展》,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2.侯且岸著:《当代中国的“显学”——中国现代史学理论与思想新论》,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

3.康民、刘务勇著:《群众论》,兰州:甘肃教育出版社,2012年版。

--------------------------------------------------------------------------------

[1] 《梁漱溟学术精华录》,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64页。

[2] [英]汤因比,[日]池田大作:《展望二十一世纪:汤因比与池田大作对话录》,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5年版,第295页。

[3] 佚名:《福山新作传达出“失望感”》,《参考消息》2014年10月13日第12版。

[4] [美]罗伯特·海尔布罗纳 等著,俞新天、邓新裕、周锦?译:《现代化理论研究》,北京:华夏出版社,1989年版,第86、96页。

[5] 颜加珍著:《社会主义现代化:经济发展与文化选择》,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2011年版,第8页。

[6] 丰子义著:《发展的反思与探索——马克思社会发展理论的当代阐释》,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05页。

[7] 尹保云著:《什么是现代化——概念与范式的探讨》,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5、8页。

[8] 颜加珍著:《社会主义现代化:经济发展与文化选择》,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2011年版,第9页。

[9] 徐宗华著:《现代化的政治文化维度》,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81页。

[10] 张旭东著:《全球化时代的文化认同:西方普遍主义话语的历史批判》,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9页。

[11] 刘小枫著:《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现代性与现代中国》,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3页。

[12] 陈用芳著:《多维视角下人学与现代化关系》,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0年版,第330页。

[13] 董晓萍,王一川主编:《文化如风:中国文化软实力发展战略论纲》,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6、17页。

[14] [美]罗伯森著;梁光严译:《全球化:社会理论和全球文化》,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11页。

[15] [英]安东尼·吉登斯著;田禾译:《现代性的后果》,南京:译林出版社,2011年版,第152、56—57页。

[16] 梁展选编:《全球化话语》,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2年版,第105页。

[17] 汪信砚著:《全球化、现代化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3页。

[18] 陈文殿著:《全球化与文化个性》,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5页。

[19] 陶东风主编,王南副主编:《文学理论基本问题》,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306页。

[20] 郭建宁著:《当代中国的文化选择》,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156页。

[21] [意]艾伯特·马蒂内利著;李国武译:《全球现代化:重思现代性事业》,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年版,第8、13、12页。

[22] 徐宗华著:《现代化的政治文化维度》,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32、33页。

[23] 罗荣渠著:《现代化新论——世界与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北京:商务出版社,2004年版,第17页。

[24] 金耀基著:中国现代化的终极愿景:金耀基自选集,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68页。

[25] 金耀基著:《从传统到现代》,台北:时报文化出版企业有限公司,1987年版,第12页。

[26] 毕道村著:《现代化本质》,北京: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187页。

[27] 周毅:《西方现代化理论与中国现代化之路》,《改革与理论》2003年第1期,总第146期,第15页。

[28] 乔林:《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现代化》,《探索与争鸣》1991年第4期。

[29] 路日亮主编:《现代化理论与中国现代化》,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20页。

[30] 周毅:《西方现代化理论与中国现代化之路》,《改革与理论》2003年第1期,总第146期,第19页。

[31] 陈嘉明著:《现代性与后现代性十五讲》,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42页。

[32] 王德军著:《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人与文化》,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163页。

[33] 王德军著:《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人与文化》,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172页。

[34] 谢少波著;赵国新,陈丽译:《另类立场:文化批判与批判文化》,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74、75页。

[35] 张旭东著:《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第376页。

[36] 郭建宁著:《当代中国的文化选择》,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1页。

[37] 李金蓉著:《文化与现代化——对当代中国文化问题的思考》,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第31页。

[38] 倪寿鹏著:《詹姆逊的文化批判理论》,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231页。

[39] 颜加珍著:《社会主义现代化:经济发展与文化选择》,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2011年版,第137、156页。

[40] 邢建昌,姜文振著:《文艺美学的现代性建构》,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第423页。

[41] 何传启著:《现代化科学:国家发达的科学原理》,北京: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304页。

[42] 何传启著:《现代化科学:国家发达的科学原理》,北京: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308页。

[43] 路日亮主编:《现代化理论与中国现代化》,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431页。

[44] 肖前主编:《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524页。

[45] 黎德化著:《中国文化的现代化》,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5页。

[46] 孙健,孙翔,杨柳编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与当代中国公共管理文化建设研究》,兰州: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2014年版,第19页。

[47] 张旭东著:《批评的踪迹:文化理论与文化批评:1985~2002》,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年版,第208页。

[48] 丰子义著:《现代化的理论基础——马克思现代社会发展理论研究》,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78页。

[49] 董晓萍,王一川主编:《文化如风:中国文化软实力发展战略论纲》,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211页。

[50] 田启波著:《马克思主义发展哲学与中国现代化》,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175页。

[51] 路日亮主编:《现代化理论与中国现代化》,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407页。

[52] 罗本琦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转型》,《岭南学刊》2005年第6期,第69页。

[53] 袁志田著:《全球化研究》,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47页。

[54] 路日亮主编:《现代化理论与中国现代化》,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409页。

[55] 范学海著:《综合与创造——论张岱年的哲学思想》,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331页。

[56] 李宗桂著:《传统与现代之间:中国文化现代化的哲学省思》,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198、200页。

[57]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04页。

[58] [德]古斯塔夫·拉德布鲁赫著:《社会主义文化论》,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22、23页。

[59] 中央编辑局世界社会主义研究所编:《当代国外社会主义:理论与模式》,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第28页。

[60] 路易·多洛著,孙恒译:《国际文化关系》,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20页。

[61] 路易·多洛著,黄健华译:《个体文化与大众文化》,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47—48页。

[62] 李宗桂著:《当代中国文化探讨》,广州:花城出版社,2012年版,第98页。

[63] 强以华主编:《世界文化发展论坛(2013)》,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15、17、26页。

[64] 张旭东著:《全球化时代的文化认同:西方普遍主义话语的历史批判》,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51页。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杜染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143 积分:2374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6/3/23 23:04:00
《群众文化的现代化》由北师大出版社改为华龄出版社出版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7/7 10:41:00

 

2016年10月,《群众文化的现代化》一书通过了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选题会,列入了出版选题,但因北师大出版社所属印刷厂北京京师印务有限公司是中央政府采购单位,而不是北京市政府采购单位,请示上级单位后还是无法解决,故未能在北师大出版社出版,首批拨付的资助款项从北师大出版社退回后,2017年2月,又与华龄出版社签订出版合同。两家出版社均为国家级出版社,为本书的出版都付出了各自的努力,所体现出来的支持学术事业的满腔热忱和敬业精神令我感到由衷的敬佩!感谢华龄出版社领导的大力支持,以及本书责任编辑高志红老师的敬业精神和专业水准的编辑工作!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