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改革 发展探索 网络文化 文化产业 公共文化 文化艺术 文化经济 大众娱乐

文化发展论坛文化艺术历史 → [原创]古人不曾使用过“堵”的方式治理洪水(黄佶)


  共有5017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主题:[原创]古人不曾使用过“堵”的方式治理洪水(黄佶)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黄佶2016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4 积分:10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6/5/24 20:04:00
[原创]古人不曾使用过“堵”的方式治理洪水(黄佶)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6 21:57:00

古人不曾使用过“堵”的方式治理洪水


黄佶


  摘要:共工“壅防百川”不是在拦阻洪水,也无法堵住洪水。鲧治水的方法不是“堵”,而是“护”——环绕官民集中居住区修建拦水坝,使洪水“过而不入”。因此,历史上不存在用“堵”的方式治理洪水的阶段。


------------------


  《国语·周语》(下)中说:“昔共工弃此道也,虞于湛乐,淫失其身,欲壅防百川,堕高堙庳,以害天下。”


  闻一多先生在《伏羲考》中把“壅防”理解成古代人“对付”洪水的三种方法之一,即:1,“择丘陵而居”;2,“壅防”;3,“疏导”。(闻一多:伏羲考,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9年7月第一版,p42)


  闻先生在书中说:“壅防,即筑初步的或正式的隄。”(伏羲考,p42)。


  “隄”即为“堤坝”的“堤”。


  于是共工“壅防百川”被后人解读为共工在治洪水:


  “共工氏是神农氏之后,又一个为发展农业生产做出过重要贡献的人。他发明了筑堤蓄水的办法。……。黄河的经常泛滥威胁到了部落的生存,共工率领大家与洪水英勇搏斗,他们采取‘堵’而不是‘疏’的办法来治水,未能根治洪水,但是为后人治水积累了经验。(百度百科,共工)


  但是,《周语》里“壅防”中的“防”不是“预防(洪水)”的意思,而是“堤坝”的意思,“防,堤也。”(《说文》), “以防止水。”(《周礼·稻人》)。


  如果看一下《周语》中“共工壅防百川”这一句的上下文,就能知道,《周语》的作者是在批评共工:


  灵王二十二年,谷、洛斗,将毁王宫。王欲壅之,太子晋谏曰:

  不可。晋闻古之长民者,不堕山,不崇薮,不防川,不窦泽。……,古之圣王唯此之慎。

  昔共工弃此道也,虞于湛乐,淫失其身,欲壅防百川,堕高堙庳,以害天下。皇天弗福,庶民弗助,祸乱并兴,共工用灭。……


  显然,共工打算“壅防百川”是一种错误行为,动机本身就是坏的:“以害天下”。所以,共工“壅防百川”不是为了“对付”洪水,不可能是在治水。


  用堵的办法阻挡洪水,不仅在常识上讲不通(即使是根据古人的常识水平),而且在技术上也毫无可行性。


  现代人类已经有了大型机械,要截流一条大河,修建牢固的大坝,阻挡洪水,也是非常困难的。即使钢筋水泥的大坝建成,一旦上游出现洪水,还是要开闸泄洪,否则大坝自身难保。



照片:长江三峡大坝的施工机械。

照片:截流的最后时刻。

照片:长江截流所用的水泥三角锥,每块重二十八吨。

照片:长江截流成功,两岸施工队伍胜利会师。

照片:三峡大坝在泄洪。


  因此,古人用简陋的工具筑堤拦截一条河流、阻止其洪水肆虐下游是不可能的,更不用说在“百川”(一百条河)中筑这样的大堤了,这工程量将大得不可想象。


  笔者猜测,共工“壅防百川”不是在治理洪水,而是在截流河水,以便本部落有充足稳定的水源,尤其在旱灾之年、河流枯竭的时候。


  采取的技术可能是在河流狭窄之处,投入树枝和石块等,阻滞河水,或破坏山体,制造人为塌方,即“堕高堙庳”(hui1 gao1 yin1 bei1)——毁坏高处,堵塞低处,最后形成堰塞湖。


照片:山体滑坡。

照片:塌方导致河道被堵,形成堰塞湖。

示意图:堰塞湖的形成过程。

照片:山体滑坡在四川唐家山造成的堰塞湖,水位每天上升数米。


  西北师范大学中文系赵逵夫教授说:“看来,共工是将由两个山陵之间流来的一条河采用筑堤防的办法堵住,使水位升高后改道流向其他地方。两山之间积水成湖,人们可以进行渔猎。”(赵逵夫:从《天问》看共工、鲧、禹治水及其对中华文明的贡献,社会科学战线,2001年第一期)


  但是,松散的土石构成的堰塞坝毫无强度可言,一旦上流暴雨,堰塞湖水位上升,堰塞坝无法承受其压力,就会崩溃,堰塞湖里的积水奔腾而下,导致下游洪水泛滥。所以,“壅防百川”的做法会“害天下”。


示意图:堰塞湖的形成和堰塞坝崩溃的后果。

照片:堰塞坝溃决试验。

照片:四川唐家山堰塞湖正在泄洪。


  《国语·周语》(上)说:“川壅而溃,伤人必多”,就是这个意思。


  《淮南子·本经训》说:“舜之时,共工振滔洪水,以薄空桑,……”,也是在描述共工引发了洪水,威胁到“空桑”这个地区(今鲁西豫东)。


  因此,共工不是在治水,不是在“对付洪水”,而是为了部落的一己私利,用“壅防”之术建立临时性质的简易蓄水区或水库。在给自己带来好处的同时,却给下游的人民制造了悬在头上的巨大隐患。所以共工被视为制造大洪水的人。


  沿河地区争夺水资源,即使在现代也是很普遍的事情:“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下称“黄委会”)的大楼,淹没在郑州市一片高楼与立交桥之间,很不显眼。然而对位于黄河沿岸的几十座城市的市委书记、市长们,这里是他们每年必到之地。此地事关沿黄十一省区百余座大小城市赖以生存的黄河水资源分配,二十年间,黄河水争夺战从未停歇。”(黄河“抢水”战,每日经济新闻,2014年3月5日,http://finance.ifeng.com/a/20140305/11807581_0.shtml


  “壅防百川”中的“百川”应该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未必指一百条河,而是指多条河流,或流经共工部落的全部或多数河流。


  共工也可能是神话虚构人物,因此他“壅防百川”也可能是神话作者用来形容地震造成山体塌方、泥石流堵住河床,形成堰塞湖。


  共工或者是一个被神化了的(或恶魔化了的)自然人,否则他以头怒触不周山不可能导致“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淮南子·天文训》)。正因为他是神或魔,所以他有能力撞倒大山、堰塞“百”川。


  人们普遍认为古人治水经历了“先堵后疏”的过程。“以堵治水”者先是共工,后是鲧(gun3);“以疏治水”者是鲧的儿子禹(yu3)。


  传说鲧继承了共工“壅防百川”的方法,但如果共工“壅防百川”不是在治水,那么鲧采纳其技术治水的说法就不能成立了。


  那么实际上鲧是如何治水的呢?


  《山海经》里有一句话:“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这被解读为鲧使用“息壤”进行“堵”(“堙”),这也是古人治水“先堵后疏”这一说法的依据之一。


  但是赵逵夫教授注意到历史上有很多鲧建立城郭的记载,并和其治水任务有关,于是得出结论:“封闭性堤防,也即能够抵御洪水侵袭的城郭,应是鲧所首创。”


  这些记载包括(原引文中有错别字,已修正):


  《世本·作篇》:“鲧作城郭”。


  《吕氏春秋·郡守》:“夏鲧作城”。


  《吴越春秋》:“鲧筑城以卫君,造郭以守民,此城郭之始也。”“尧听四岳之言,用鲧修水。鲧曰:帝遭天灾,厥黎不康。乃筑城造郭,以为固国。”


  《通志》:“尧封鲧为崇伯,使之治水,乃兴徒役,作九仞之城。”


  因此,鲧的治水方法不是“堵”(因为根本堵不住),而是“护”:用围堤保护官民集中居住区,使洪水“过而不入”,同时也创造了城池的雏形。


  但是,这种办法兴师动众,保护范围却非常有限,广大田野只能被淹没,导致农作物绝收。


  而且黄河泥沙导致河床不断抬升,护城的大堤被迫越筑越高。一旦堤防崩塌,洪水居高临下、奔腾而来,城中民众将遭遇灭顶之灾。


  于是鲧的儿子禹汲取教训,疏通河道,避免水位过度上涨,获得了成功,成为千古传奇。


  鲧消极地“护”重点区域,被动地等待洪水来袭;禹则主动地“疏”,从源头上缓解或消除洪水对广大地区的威胁。这个进步过程符合人类会逐渐加深对事物的认识、形成更为合理的应对措施这一客观规律。


   (作者简介:黄佶,男,工学博士,大学教师,著有《资本异论》和《译龙风云》等著作。)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