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改革 发展探索 网络文化 文化产业 公共文化 文化艺术 文化经济 大众娱乐

文化发展论坛文化艺术文化 → “作家”遐思


  共有1226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主题:“作家”遐思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陈圣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加好友 发短信 陈圣
等级:贵宾 帖子:69 积分:133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 16:18:00
“作家”遐思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1/3 12:26:00

“作家”遐思

作者:陈圣

昨日,见识一“正版图书论斤卖”地摊。全部图书都用塑料膜包装保鲜。本人听过见过,没听过没见过的名家名作均很舒服地趴在台面上,诱引读者的目光。淘宝占便宜的事我得干;正,拣这一本,要挑那一位——“小生——陈、谭?”,我差点念出声来!《小生陈谭》是本人8年前的旧作。与现在一样,那时也没“暴富”,著作印数不多。在这个毛雨飘飞的傍晚,它竟然跑到这里,在这样一个场面,以这样的形式与本人相会。您说,有没点意思?四下无人,老板在抢搭雨棚,赶紧催促将书上秤,称回。

多年前,见过网上二手书店也有《小生陈谭》,5元/本,不二价。想索性一并“回购”。运气不济,书已下架。

与“仔不厌母丑,狗不嫌家贫”无关,就想抱回了自己的东西送人。这点欲求,与毕业生的撕书行为有没有联系或区别?本人讲不清楚。听过电台就撕书这一普遍现象的评论:(大意如此)“撕书是与紧张的学习时代告别……获得内心的平稳……彰显个性自由……”

我也毕业过好几回。没有撕书冲动与体验。一本一本认认真真地包过教科书,而已。

见识过另类的大学毕业仪式——“砸玻璃”。对这一年一度的“盛事”,高校似乎也有期许,新鲜玻璃已经备好,学生宿舍一一拉上警戒线,全校师生都期盼“声响”能远胜暴雨狂风来得更猛烈一些。是否砸玻璃比撕书更能抚慰心灵?我没听过什么评论。实话,论响动、气氛、时长,乃至味道,真不如老家逢年过节炸放鞭炮。

会阅读的那时开始知道,书除了购买获取,还有赠送。赠书,一般在内页都有“请××仁兄、贤妹指正”类字样。

在翻看小人书的那时,我并没有做“作家”的理想。也没有要为人师表著书立学的抱负。更不能想到,有那么一日,能结集出版《小生陈谭》,加入赠书的“作家”行列。还,万万没法想到,在某次图书征集活动,能把自己“请××斧正”的图书重新回收。

字数够了,出书继续。获赠书的都是友朋同好。紧急追上一忙碌的朋友,于气喘中把新作递上。对“文人”的尊重体现在朋友的双手;“文人”更是相惜,接住,翻页——糟了!“请××斧正”写成了“李四”——拿错书了。二人在书袋里“恭请张三、赵六、七七八八斧正”中好一番寻找。

请不要自贬“低头族”,不少看手机者其实是好学习分子。获悉本人又有新作,我能隐隐感觉,路上的“低头族”熟人会用余光扫描我的书袋,无意识般悄悄绕道而过。每到此时,我便开始深深地自责:书出于纸浆,纸浆出于树,多么的多么的不、环、保!你看看人家,没准低头看的是电子书。更没准正在网上写作。更没准已是很红很红的网络作家……

曾几何时,各家都有个大客厅,横亘一带门的大酒柜。硕大的玻璃酒杯倒挂。中外名酒瓶琳琅满目。

我想起了老家那时的书桌与书桌上墨黑的砚台。我想友朋的书吧;她说:“无所谓读者与书的翻动。这里有书,够了。”

2018年11月3日星期六



13岁爬上舞台,10数年后撤向幕后。

曾问道北大、清华。

文化策划、活动运营、词曲创作、剧本撰写···开花结果进行时。

275623597@qq.com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